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淡淡清香,深深爱恋

第十七章 往事如烟

淡淡清香,深深爱恋 叶雅诺 1784 2016-09-17 08:17:01

  林香淇看着那几个幼稚的字体,眼前仿佛出现那一刻,十六岁的她和蓝景来教堂做礼拜,刚学会汉字的蓝景用防身用的瑞士刀刻下了这几个字。

  “蓝景是家里在我小时候定的娃娃亲,父母去世后婚约解除了。”林香淇说道。

  “那这里是你的家乡?”谭安安瞪大眼睛!

  “恩,我在这生活了20年。”这些往事她从未和她的闺密说过,因为这里是让她痛苦的地方,要不是曹佳一直发邮件恳请,她可能不会来。

  “是不是你父母出事,你家家道中落,男方退婚了?”谭安安开始无限想象,一般电视剧都是这么编的。

  林香淇笑而不语,往事如烟,不是一句两句就说的清楚。当记事起,她的父母就告诉她,蓝家的蓝景是她林香淇的未婚夫,蓝景的爸爸是德国人,蓝景的母亲是中国人,和林香淇的妈妈是亲如姐妹的好朋友。

  她和蓝景一起长大,一起上学,一起玩耍,那时年少不懂什么是未婚夫,只认为是好朋友那种关系,只到两人到了青春期的懵懂,16岁的蓝景对16岁的林香淇说,我爱你,什么都不懂的林香淇只知道傻笑。林家出事,最亲的人离开了自己,蓝景家一个人都没出现,让林香淇心如死灰,蓝景,蓝景,心痛的无法呼吸的时候,她曾一遍一遍呼唤着这个名字。

  “娃娃亲,大人们闹着玩的,没有真挚的感情。”林香淇解释,脑海里出现昨晚和蓝景的谈话。

  酒店顶层的露天花园,这里是VIP才能进来的地方,也是蓝景和林香淇小时候经常玩耍的地方。

  “GIGI,我们结婚吧。”蓝景真诚地看着林香淇。

  “蓝景,婚约我已经推掉了,我们不合适,那只不过是大人们感情用事做的荒唐的约定。”林香淇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蓝景。

  “叔叔阿姨如果在,肯定也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。”蓝景不愿放弃。

  “我爸妈出事的时候你在哪?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?”林香淇大吼。

  “如果我没猜错,你是为了英国皇室的独家代理权吧,蓝氏休想从我手中夺走一个客户。”蓝氏竞选皇室业务的事她早就听高浚说过。

  蓝景无言以对,蓝氏家族决定他继承经营权在先,林香淇父母出事在后,他在英国进修,如果回来他就会失去一切,蓝氏还有一大把盯着继承权的人,他选择了蓝氏放弃了林香淇。

  “既然你不愿意,我也不强求,我的号码一直没变,需要我的时候随时打我电话,还有我未婚妻的位置永远就给你,之前没帮你做的,之后我一定会补回来。”

  林香淇转身离去,她和他再也回不到当初的单纯,横在他们面前的是利益和计谋,她不想也不敢与他有太多的交集,她怕蓝氏的人乘虚而入。

  “好了,不要八卦了,玉琳,怎么没见你老公?”林香淇看着单身一人的肖玉琳。

  “他有合约要谈,我就一个人来了。”肖玉琳看了看林香淇身旁的江亦辰,偷偷在林香淇耳边轻轻说道。

  “这男的不错,好好珍惜。”

  林香淇绘声地笑了笑,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,可她又不能明说,怕吓着她的小伙伴们。  

  “好啦,人都走了,我们也过去吧,教堂斜对面的公园,曹佳在那办了露天婚礼宴席,还有香淇、陈伟杰你们两个好好地给姑奶奶我解释清楚。”谭安安咬牙切齿。

  “知道啦。”林香淇摇摇头,她真的对这个损友没办法。

  江亦辰陪同林香淇走出教堂,在门口被身后的人叫住了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一名穿了婚纱的女子拿着手捧花朝林香淇走来。

  “我叫王香雪,曹佳的妻子。”王香雪自我介绍。

  林香淇点头,当然她在举行结婚仪式的时候就看到她了。

  “谢谢你能来,如果你不来,曹佳他可能会无法释怀,会逃婚的。”王香雪委屈地眼泪掉了下来。

  “别哭,今天是你开心的日子。”林香淇拿出纸巾轻轻地替王香雪擦眼泪。

  “你人真好,难怪曹佳他那么爱你。”王香雪停止哭泣。

  “你送的对表很好看。”王香雪抬手示出腕上的手表。

  “这个送给你,希望你早日得到自己的幸福。”王香雪将手捧花送入林香淇手中,曹佳在远处深深地望着。

  “谢谢。”林香淇收下手捧花,和江亦辰转身离去,快走出教堂时林香淇回头看了看挂在庞大教堂顶处的时钟。教堂的后面是墓地,她的爸爸妈妈就埋在那里,但她还是没有勇气去看他们,对不起,爸爸妈妈。

  江亦辰看看发愣的林香淇,再看看远处的曹佳,麻烦的女人,难道还舍不得吗?人家已经结婚了。

  “走吧。”江亦辰强行拉走了林香淇。

  “我明天有会议,所以下午就要回去。”江亦辰闷闷不乐,想到林香淇跟那么多男的纠缠不清,自己就要发狂,自己究竟喜欢她什么,居然如此欲罢不能。

  “我和你一起走。”林香淇一点都不想在这里多待,万一科瑞的董事知道她回来,她肯定会被奇澳叔叔他们逮回去的,她才不要回去做他们的赚钱工具。

   江亦辰随手拿起手机,打了个电话。

“喂,小张,定2张回去的机票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