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淡淡清香,深深爱恋

第十六章 旧人相逢

淡淡清香,深深爱恋 叶雅诺 3178 2016-09-15 11:02:01

  江亦辰拿着房卡领着林香淇上了电梯,林香淇还沉浸在回忆中,眼神迷茫。

“GIGI?”

身后一名男子纯正的德国口音,林香淇后头看了一眼,蓝色的眼眸棕色的头发,白皙的皮肤。

“蓝景。”林香淇不可思议,他怎么在这。

“真的是你,太棒了,我终于又见到你了。”蓝景如获至宝,冲上前去紧紧地将林香淇抱入怀中,生怕她消失。

“喂,放开,你弄疼我了。”林香淇用德语回道,他长高了许多,在他身边都要抬头才能看清面容,成熟了,比杂志上还要妖艳惑众。

“抱歉,我太激动了。”蓝景赶紧放开林香淇。

一旁的江亦辰看傻了眼,身旁比他高半个头的外国人长得比他还帅气,蓝景,好熟悉的名字,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。他和林香淇又是什么关系?前面有高浚,后面有刚结婚的曹佳,这里又是蓝景,林香淇的烂桃花真能与他这个花花公子相匹敌了。更让他生气的是,林香淇和蓝景的对话他一句都没听懂。

“GIGI,你是要回来常住吗?”自从林香淇父母出事后,蓝景去了英国就再也没见过林香淇,因为事业上的事情,两家集团也决裂了。他从未停止找过她,可是由于外界的干扰,她被保护的很好,他一直都没找到她。

“这是我的朋友江亦辰,我是来参加朋友婚礼的,结束就走。”林香淇指了指身边的江亦辰。

“这是蓝景,我的一个朋友。”

江亦辰朝蓝景点点头,还算有良心,没把我当空气,江亦辰心喜。

电梯到达了楼层,江亦辰拉着行李准备出去。

“GIGI,我们谈一谈好吗?”蓝景拉住林香淇的手臂。

林香淇停步,有些事是应该说清楚的。

“江亦辰,你先去房间,我和我朋友有话要说。”

“好,这是房卡,等下你自己回会房间,行李等下来我房间拿,1682你房间隔壁。”江亦辰不再多说,拉着行李先走了。

  晚上与蓝景聊的太晚,到凌晨才回房间,到江亦辰房间拿行李时敲了好久的门才开的,估计是先前睡着了。林香淇睡得太晚,再加上时差的关系,以至于第二天接近中午才醒。

  “糟糕,曹佳的婚礼。”林香淇赶紧起身,梳洗装扮后冲出房间,敲开江亦辰的房间,却发现某人悠闲地在房间里喝着咖啡看着电视。

  “你怎么不叫我。”林香淇怒气冲冲。

  “昨晚你和那个混血帅哥聊的那么嗨,我以为你今天不会去你朋友的婚礼。”江亦辰的话语带着浓浓的酸意。

  “你……”算了,先不和你计较,林香淇心想。

  “走吧,迟到是肯定的,但是去总比不去强吧。”

  江亦辰随林香淇出了酒店坐了电动送客车去了教堂。

“昨晚从机场过来,你坐汽车可没看到你有什么不适应。”江亦辰好奇。

“是哦,你说我都忘记了,以前我只要坐到汽车里就会昏倒。”可能是昨天太累了吧,林香淇寻思。

“下次再试试也许能把这个怪病治好,还有手机要经常用,感觉不适要去克制,实在坚持不住身体不舒服就打电话给我。”江亦辰想要帮她客服自己的心理障碍,有些事情越是怕越要去面对。

“嗯。”林香淇点头答应。

  “你怎么才来。”等候在教堂门口的谭安安看到赶来的林香淇,心里总算松了口气,再看到跟随在林香淇身后的帅气男子,江亦辰,谭安安惊讶。

  “昨晚睡晚了,不好意思。”林香淇抱歉道。

  “曹佳在休息室的阳台等你。”谭安安在前面领路。

  “等我做什么?”林香淇迷惑。

  “最后的告别吧,毕竟交往过,大概是这个意思,我也不太清除,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  林香淇抬头看了一眼谭安安,今天她的闺密穿了一身梦幻紫色礼裙,显得十分优雅,谭安安身边有个眼神漂来,陈伟杰,难怪安安提前3天就来了,原来……

  “你是林香淇。”陈伟杰开口。

  “嗨,我是安安的闺密。”林香淇表明关系,希望陈伟杰心里有数,她的闺密如果知道她曾和安安男友相亲,她刚保证她会死的很惨。

  “你是我和林香淇相亲那天,被泼到咖啡的男子。”陈伟杰一句话直接秒杀林香淇和谭安安。

  “你好,江亦辰,香淇的男友。”江亦辰彬彬有礼。

  “什么,你们相过亲,林香淇!”谭安安的河东狮吼让身边的人吓了一跳。

  林香淇赶紧拉起江亦辰就迅速逃跑,天呐,这威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,江亦辰看着自己被拉着的手嘴角轻扬,她和她闺密的男友相亲,有意思,那冰冰凉软绵绵的小手握在手中甚是舒服,真想就这样牵着她的手狂奔永远不放开。

  “男……男友?那两人什么时候暗度成仓了?”慢三拍的谭安安才反应过来江亦辰的那句话。

  “香淇那死丫头怎么知道休息室往哪边走?”谭安安边走边纳闷。

  “你和香淇相过亲你怎么没告诉我,还好她没看上你,要不然我不成了抢闺密男友的坏女人。”谭安安一个人泛着嘀咕。

  “我哪知道你和林香淇认识,再说我要是和她有交集,也没你什么事了。”陈伟杰真为他家迷糊女友的智商感到着急。

  休息室里没有人,隔过窗户,林香淇看到曹佳现在阳台上。

  “你在这等我。”林香淇这时才发现自己一直牵着江亦辰的手,脸上立刻火热起来。

  “好。”江亦辰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。

  林香淇推开门走了过去。

  “你来了。”曹佳一直在阳台等待。

  “这是送你的礼物。”林香淇从包中拿出长长的礼盒。

  “为什么等我?”林香淇进来的时候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人在教堂的院子里,那说明还没举办仪式。

  “如果我说我爱你,你愿意跟我走吗?”曹佳的眼神十分强烈,如赤火般。

  多么疯狂的话语,如几年前说分手那样让人措手不及,林香淇一时间忘记了呼吸,这句话如果是毕业时说的话,她绝对是毫不犹豫的。

  林香淇莞莞一笑,是结婚前的恐惧吗?

  休息室的江亦辰看着玻璃门外的两人,虽然听不到他们说什么,但是那个叫曹佳的男子看林香淇的眼神里满满的爱慕之情,那个丫头看不出来吗?

  “那是我的男朋友。”林香淇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化解眼前的尴尬,只能借江亦辰一用了。

  曹佳顺着林香淇指的方向看到了一位气质翩翩英俊的男子,是他,林香淇住院的那晚他曾偷偷过去看她,就是这位男子整晚陪在他的身边,医院的院子里,也是他来接的林香淇,所有的冲动瞬间倒塌,无论如何只要林香淇幸福就好。

  “最后我能抱你一下吗?”曹佳请求,说来真是惭愧,和林香淇交往最深的亲密接触也就是并肩散步,他们的爱情永远是一个人追一个人躲而已。

  “恩。”林香淇默许。

  曹佳如得到莫大的恩赐般,欣喜如狂地上前将林香淇拥入怀中,她穿着淡粉色的七分袖连衣裙,长发及腰,乌黑亮丽,她的身体很冰凉,似乎没有温度般,她的身体很柔软,淡淡的香气,让人忍不住索取,舍不得放手,此时此刻曹佳才体会到什么叫后悔当初,如果不是当初的放手,是不是现在在这礼堂的就是他和她。

  江亦辰刚走了个神就发现林香淇和曹佳在拥抱,脸色立刻变得灰沉,这个女人在做什么,余情未了吗?她这么做就不怕惹祸上身吗?她当然不知道她的身体只要碰一丝丝就会让人欲罢不能,如果那位准新郎被林香淇拐跑了,他江亦辰怎么办,心中怒火冲天,气冲冲地向窗台走去。

  “好了,新婚快乐,快去吧,新娘要等着急了。”林香淇感觉气氛不对,赶紧推开曹佳。

  曹佳注意到自己的失态,连忙放开林香淇。

  “那我先下去了。”曹佳匆忙离开,正好和进来的江亦辰擦肩而过。

  江亦辰瞪了曹佳一眼,脸上的表情很明显代表两个字不爽。

  “我的契约女友,你刚刚的行为我能理解为红杏出墙吗?”

  林香淇呆住了,他什么逻辑。

  “只不过是朋友间的拥抱礼仪罢了,你想多了,契约男友先生。”林香淇越过江亦辰独自下课楼。

  礼堂里,结婚仪式早已开始,新郎新娘在牧师前宣誓后互相交换戒指。林香淇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,肖玉琳蹭到了林香淇的身边。

  “你知道曹佳为什么在这里结婚吗?”肖玉琳小声说道。

  “为什么。”八卦哪能少的了谭安安小姐。

  “因为,曹佳就是在这里留学的,他的老婆也是在这里追求他的。”肖玉琳偷偷喵了身边的林香淇。

  “她也来了。”谭安安指着前面穿黑色套装的罗家敏。

  “她也真做的出来,黑色一身,她是来参加葬礼的吗?”谭安安愤愤不平。

  “穿一身黑的应该是我们家淇淇,哪轮得上她,对吧,亲亲小淇淇。”肖玉琳肉麻的称呼另谭安安和林香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  “蓝景爱林香淇,这是和你重名吗?”江亦辰好听的声音如魔音般。

  “哪里哪里?”谭安安瞬间满血激活,有什么比八卦更让人兴奋呢。

  众人齐看向江亦辰前面椅子的背后,椅子的右上角,一排刻的歪歪倒倒的字,如刚学会写字的小学生,蓝景爱林香淇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