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四十二章 你的妻子只能是有助于你前途的女人

凌云宫 沐森淼 2278 2016-12-01 15:54:25

    云夫人端着空药碗送云飞扬出屋,也想着顺手把药碗交给下人,正要挑门帘出去,不想云毅又把云飞扬叫了回去,云夫人想许是父子俩有什么贴心话要讲,便就手出了屋。于是,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父子二人。

  云毅卧在床头,让云飞扬就坐在他身边,他略作沉思而后开口:

  “那日,你当着上官清淼的面,说你的腿是半路跌伤的,你为何要撒谎?”

  云飞扬恍然抬眸,目光闪烁地瞅瞅自己父亲,欲言又止。

  “我前些日子病得厉害,也没顾得上问你这些,当下这里就爹和你在,你说实话,你和裘淑萍之间到底有没有……”

  云毅没好意思说出,自己儿子和裘淑萍有私情,这种话。

  “我!”云飞扬猛然间眸色一凛,抬头之际正好对上他爹一双审视自己的眸子。

  云飞扬那日说话总是吞吞吐吐的,云毅真怕与裘淑萍暗通款曲的就是他儿子,再联想起他和小柔退婚的事,云毅对自己儿子又多了份猜忌,飞扬不是那种无中生有的人,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关联。

  “我记得当日在客栈,我问过你,你说你的腿是被贼人打伤的,后来与上官清淼对质,你又说是半路摔伤的,显然你刻意隐瞒了一些事。难不成……你喜欢的真的是那裘淑萍?是不是两年前的试剑大会上你对她一见倾心?你与小柔退婚也是因为她吗?”

  “不!不是!”

  云飞扬慌忙应答,他爹却不依不饶地一再追问:

  “那你们两个是怎么到一处去的?难道是你们约定好的,她在暗处一路追随与你,待安葬了柔儿以后,就与你公开关系?只是不巧,你半路遭劫,于是她便出手相救,是这样吗?”

  “没有!不是爹你想的那样!”云飞扬连忙辩解。

  “我!……是…”云飞扬飞快地想着措辞,他捋了捋思路答道:

  “……我确实是被她半路救起的,然后裘淑萍就带我来到悦来客栈投宿,但是,我们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!爹,你要相信我,我真的和她没什么!”

  鼻下长出一口气,云毅审视着自己儿子。

  “你被她所救,她一个单身女子怎会出现在黑水寨附近?还是在夜里?……”

  云飞扬闻听此言,即刻回道:

  “我也不甚清楚,我当时已经昏了过去,等再醒来,人就在客栈了,而且我被救后一直高烧不退,我也只晓得是被她所救而已。至于个中细节也没机会询问,她除了请大夫替我治伤以外,很少同我过话,你也看到了我们俩也是各有各的房间,我一天也见不到她几回,我原想着等能动了就去找诚叔的,结果裘掌门却突然间赶来了客栈……”

  言至此处,云飞扬有些羞于开口,“……至于那晚…我为何会在裘淑萍的房里,我也不清楚,事发前只依稀记得,有店小二来我房间送饭,我用过饭后没多久就昏昏睡去了,再醒来就在她房里了……”

  云飞扬一连气道出的这些,半真半假,他唯一对他爹隐瞒的就是沐柯的存在。他之前还拜托沐柯帮他在五子郡里找云诚,当时云飞扬还存着侥幸,因为云诚虽认识沐柯却不认识裘淑萍,他还想着只要沐柯找到云诚,他们夫妻就不用照看自己了,可以按他们先前的打算即刻离开五子郡,谁料还是人算不如天算。

  “之所以没当着上官的面讲出来,是因为我这话说了恐也不会有人信得,可能连爹都不会相信,但事实就是如此,我的确是被裘淑萍所救,至于与她同行的还有没有其他人……那我就不晓得了。可这样的事实您教儿子如何说?不用上官清淼找茬,即便裘掌门听了也会认为我在撒谎,这种事实我讲出来比不讲更糟!到时候我就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!”

  沐柯为人正直,有副侠义心肠,为云飞扬所钦佩,早年间二人也有些交情,还经常相约切磋剑术,故此讲义气的云飞扬愣是宁可替沐柯背了这黑锅,也没把那人供出来。

  况且现在与爱人两分离的他,也十分敬佩沐柯和裘淑萍的勇气,他也希望看到一对真心相爱的人,能不受武林恩怨的困扰走到一起。曾几何时,他也想带着小柔远走他乡,躲避这纷纷扰扰的恩怨纠葛,可最终,他还是没能迈出这一步。

  现在的他十分后悔,后悔自己没能像沐柯和裘淑萍那样「为爱走天涯」,他的「悔不当初」却在裘、沐二人那里得以实现。故而,他佩服他们,羡慕他们,也衷心地想保护这对苦命鸳鸯。只是,最终由于上官清淼的搅局,逼疯了裘淑萍,就连沐柯也下落不明。

  云飞扬也曾自责,若不是因为自己耽搁了沐柯他们的行程,他夫妻俩兴许会逃过这一劫。所以,他现在能为他们做的,就是帮裘淑萍向外界隐瞒沐柯的存在,希望失踪的沐柯能尽快回来,去点苍救出他的爱人。

  云毅睨着言之凿凿的云飞扬,他儿子讲这话时看不出有什么异样——

  “罢了……我的儿子我还是了解的,再怎么说你也万万做不出那种苟且之事,当日我就曾怀疑是上官给你们下了药,然后布好局,就等着裘海荣那莽夫去钻,只是,儿子……”

  云毅说着拉过云飞扬的手,表情严肃地叮嘱他:

  “色字头上一把刀,你已经错过了一次,万不可再错第二次。”

  讲到这儿,云毅的表情和眼神都极为认真,他示以云飞扬一个眼色,郑重叮咛:

  “小柔就是因为你和她说了句什么‘兄妹之情难为眷侣之慕’才跳崖自尽的,我不清楚你这‘眷侣之慕’究竟有没有所指……可是,若非柔儿的死,也不会生出这些事端。为父要提醒你——”

  这「提醒」二字,云毅咬得很重,“不管将来,你是接掌雷霆山庄,还是在朝为官,你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。你要娶的女人,只能是对你前途有帮助的女子,千万不能为‘爱’一意孤行,更不能将自己大好前程,断送在女人手里!”

  这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,不管与裘淑萍私奔的是不是自己儿子,事已至此,云毅都不追究了。

  但是,他如此语重心长地、郑重其事地告诫云飞扬,就是要让他认清一个事实:

  「爱情」这个东西与他云飞扬来讲,永远都不是最重要的,甚至可以说是「无关紧要」、「可有可无」的,他可以拥有雷霆山庄;可以拥有整个武林;甚至可以拥有高官厚禄,但他云飞扬唯一不可拥有的,既是——「爱」的权利。

  这是云飞扬今天听到的,最令其痛心的一句话!

  这是他身为雷霆山庄少主人,身为武林盟主的独子,要做出的牺牲。亦是他的悲哀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