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四十一章 弃武从政 不枉功名

凌云宫 沐森淼 2326 2016-11-29 17:36:53

    自五子郡回来后,云毅的病不但没好反而更重了几分。

  一则是为着云飞扬遭绑架的事,急火攻心;二则嘛,自是被上官清淼的离间计给气伤了,再加上连日的奔波劳累,故而,返家之后他便卧床不起。

  “爹、娘,儿子给爹娘请安了。”

  “哦,”云夫人放下空药碗,招呼下人搬了把椅子与云飞扬坐,“你腿伤未愈,就别站着说话了。”

  卧坐在床边的云毅,许是因病的关系气色不大好看,他屏退左右,而后言道:

  “我给你大舅舅写了封信,拜托他在兵部与你谋个空缺,等有消息了,你就进京去罢。”

  “爹…”

  云飞扬万没想到父亲打算安排自己去兵部入职,错愕间他抬头望向云毅,心中暗忖自己尚未救出小柔,他岂能就这么离开狼州?

  云毅直了直身,拢拢披在肩上的衣服,紧接着讲出的话里略带了几分失意。

  “经过黑水寨与点苍这两件事,想必你也认清了上官那小畜生的嘴脸。”如今但凡一提到上官清淼,云毅的眸子里就只剩下了鄙夷与怨怼。

  他轻咳两声继续言道:

  “他这是在觊觎你爹我的盟主之位,开始设计咱们云家了。柔儿身边的丫鬟青儿,就是他安插在咱家的眼线,想必你黑水寨遭劫也是青儿走漏的消息,唉……为父现在想想都后怕,若你此番真有个三长两短,可教我与你母亲怎么活呀!”

  言至此,云毅喟叹一声,连云夫人也是一脸担忧,不禁抹了把泪。

  “儿子不孝,让爹娘为我担心了。”

  云飞扬此言,实属有感而发。因为他被绑架的事,他的父母都没少替他担惊受怕,经过这一阵子折腾,二老好像都苍老了不少,添了不少白发。

  云毅安抚性地拍拍云飞扬搭在腿上的手,随即讲道:

  “所以,我和你母亲已经商量好了,还是送你去尚都为官的好。”

  云飞扬动了动嘴皮儿几欲开口,可未等他出言,便又听他父亲接着说:

  “这一来呢,可以远避祸事,即便将来雷霆山庄与凌云宫冲突起来,也不会累及你;二来呢,入朝为官,对你、对咱家都只有利,没有弊。且你又有功名在身,兵部亦是你舅父在掌权,你在他手下当差可以说是顺风顺水,倘再过几年混上个头衔,那也是光宗耀祖的荣誉,倒不如弃武从政,也不枉你的探花功名。”

  云飞扬望了望为自己劳心劳神的双亲,他们总是替自己设想的很周到,从小到大都是这样,他只需依照他们的安排去做,就万事大吉了。

  如果放在往常,他一定会欣然接受,因为他知道,父母如是安排也是为自己好。可今时不同往日,他眼下还不能离开狼州。

  “爹……”云飞扬踌躇开口:

  “儿子不想离开狼州!爹爹不总说我缺乏江湖历练么,我想今后就跟在您身边,辅助爹爹处理各派事务。再有…我听说大师兄的右手废了,您现在又卧病在床,可镖局和军器监还有各处生意也不能没人照看。爹,儿子明年就该行冠礼了,儿子也该尝试着为这个家多分担些才是,我不能总让爹娘为我忧心呐。”

  这一番话令云毅夫妇宽慰不少,云毅不禁心中暗叹:自己儿子真可谓「经一事长一智」啊!

  不过,他可万没想到,他儿子的这番肺腑里,还夹杂着其他不为人知的目的。

  接二连三落入一个个圈套之中,被神秘人和上官清淼牵着鼻子走的感觉,着实难受。故此,云飞扬确实想过要增长江湖阅历,同时,他也心疼年迈的父亲,不忍看他孤军奋战,再为这个家、为自己劳心费神,说帮云毅打理雷霆山庄恰也是出自他本意的。

  但,云飞扬也有他的一点私心。那就是:设法搞到军器监在各地分设的军器坊的经营契据,只要把十家军器坊的经营权交给上官,他就能换回小柔了。

  “唉……你有这份孝心爹爹就知足了。”

  云毅的嘴角终于展露了些许笑纹,一旁的云夫人也是不住附和,夸赞自己儿子懂事不少。

  “过去我也是希望你能承接我的位置,可你性格耿直内向,又向来不喜行走江湖,如今你能愿意辅助爹爹,看来是长大了,也懂得为父母分忧了,为父的甚是欣慰啊。不过……将来咱雷霆山庄势必会与凌云宫势同水火,一场恶斗恐在所难免,若留你在狼州万一再遭了那奸人算计,岂不要了我与你母亲的命去!”

  他夫妻二人毕竟就这么一根独苗,云飞扬的性命安危比任何事都重要。

  云毅看看云飞扬,继而又语重心长地说道:

  “虽然…青儿是被我揪出来了,可难保不会再有第二个、第三个!爹也是为你的安全着想,尚都那边有你舅父坐镇,他凌云宫就算势力再大也不能只手遮天。况且据我所知,上官清淼为人自持清高,不屑盘符权贵,所以官场与他可谓陌路。这样一来,你入朝为官比留在狼州要安全的多,你去后,我也再无后顾之忧,待将养好身体,咳咳……我就要与那小畜生算总账!”

   一时激动的云毅又是好一阵咳嗽。

  “可是爹……”云飞扬刚想借着这个档口,讲出自己想要留下的理由,又被他母亲堵回了话去。

  “哎呀儿子,你就听爹娘的没错!”

  云夫人一边抹着云毅的后背,一边给他分析:

  “你去了尚都一样可以帮助你爹呀!前不久朝廷传旨下来,要军器监在一月之内赶制十万军械,现在你爹病着,你大师兄又被上官清淼打残了右臂在家养伤,京师里的军器监只有夏总管一个人盯着,你若能进京为官,日后正好可以帮你父亲管理军器监呐!”

  云毅一旁默默颔首,以示认同。

  云飞扬听着母亲的话,双眸搓动间不知他在想些什么。

  云夫人又拉过儿子的手,好生劝慰:

  “兵部的差事,可是多少人削尖脑袋都得不着的,你还犹豫什么?不用替我们担心,我和你爹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,难道还会栽在一个毛头小子手里么?你去了京师你爹才可以专心对付上官那个小人。再有,若将来你在朝堂上一朝得志,奠定下势力,那今后还有谁敢得罪咱雷霆山庄?!什么凌云宫、点苍派,到那时,哪个敢得罪咱,哪个就不得好死!”

  云飞扬后脊梁蹿上一股寒意,记忆中还未曾听母亲说过如此狠厉的话,看来上官清淼这次是把他们雷霆山庄得罪苦了。

  “好了……”云毅一摆手,说道:“旁的事莫要顾忌太多,你这些日子有空,就多看看四书温习温习功课,只要你大舅舅那边一有消息,你就立马动身。”

  云毅言罢便以身体乏累为由,教云飞扬告退了,云飞扬退至门口,犹豫再三终是没再开口,也不知他心中作何打算。

  “飞扬!等等……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