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四十章 为博美人笑 烽火戏诸侯

凌云宫 沐森淼 1704 2016-11-27 17:18:24

  当帕子被取下的那刻,小柔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片金黄耀目的天地之中——

  抬头看,一根根参天枝丫携着满枝青青黄黄的“小扇子”,取代了头顶上的蓝天白云; 

  低头瞧,脚下踩着的不再是土石板路,而是由无数黄澄澄的银杏落叶铺就的“金毡步道”。

  小柔缓缓地转着步子,目不转睛地欣赏着眼前这片美景,陶醉于这绵延射地的银杏步道之中。

  上官看着她时而仰望头顶上的漫天金黄,时而蹲下身拾起一两片“小扇子”在手中把玩,这一刻的她不再呆漠,眼睛里也没有了空洞与晦暗,他知道自己的功夫终究没有白费。

  自她醒后,她的心就一次又一次地被他以各种方式,一点点地唤醒,再唤醒,上官就是要让这个女孩重新找回自己。与此同时,他也很高兴,看起来自己送出的这第一份礼物,她喜欢得很,这就好,这就够了,只要她喜欢就好。

  【为博美人笑,烽火戏诸侯】

  上官忽然联想到这个典故,他有些自嘲地弯弯唇角,似乎自己现在做的和那周幽王不过是“五十步笑百步”罢了。

  抛开褒姒红颜祸水的恶名,也不管周幽王如何的昏庸无道,只是当一个男人遇到心仪女子的时候,可能都会做出一些程度不一的荒唐事。没什么“为什么”,仅仅是他们不知该如何表达对心上人的爱而已。

  不过他们都懂得一个道理,就是:即便最美的赞赏,最动听的情话,似乎都不及实际行动,最能表达自己真挚的感情了。

  故此,他送了她这片银杏树林。

  “这银杏还是栽成林子方才好看,你说是么?”

  上官单手负后,行至正怡然自得地欣赏这片银杏林的小柔身后,俯下头,贴着她耳边柔声询问。

  小柔垂眸,抿抿嘴,回以一个羞赧的微笑,而后闷着头跑离了上官,虽然她未曾正面回应,但她嘴边的笑纹已成为最好的答案。

  一阵秋风拂过,整片银杏林“沙沙”作响,风儿将不可计数的“金色小扇子”,以及上官清淼高呼的一句话,吹送至小柔身侧:

  “喜欢就要讲出来,不然,本公子下次都不晓得该送你什么好了!”

  他的话,触动了她的心。

  自己当日不过是在银杏树下多站了会,他就为她栽种了这片银杏林。难道他对自己是出自真心的喜欢?他不嫌弃自己失去了武功,还是个孤女?即便……自己曾经和云飞扬有过婚约,他也不在乎么?

  赵小柔至今也弄不清楚,这“大魔头”究竟喜欢自己什么……

  追了洛东霆半座后山,此时正在凉亭里歇脚的琥珀,见景生情,忽而心为所感,她痴痴地望着银杏道上那一对璧人,倏忽问向一旁的东霆:

  “你不觉得他们俩很般配么?”

  “嗯…没有比他们再配的了,一个半疯子、一个半傻子。呵呵……”洛东霆嗤笑着答道。

  琥珀狠狠甩了他一巴掌,打在他的胳膊上,洛东霆吃痛地一边糊撸着胳膊,一边睨着琥珀说:“小丫头片子,人小,力气倒不小!”

  “谁让你说他们的,你说雲姐姐就不行,”小妮子把眼一眯,样子像极了被惹恼的猫儿,伸手点指着东霆,“你居然还敢说公子是疯子!”

  琥珀突然记起公子罚她抄《女诫》的事,她一直以为是洛东霆在背后向上官讲了自己坏话,才引得公子罚她的,所以现在……报仇的机会来啦!

  弯眉一枉,琥珀猛地伸出双手放到嘴边,朝半山腰的银杏步道上,她家公子所在之处大喊:

  “公……唔唔唔”

  本想给洛东霆告状的她,连一个字儿都没喊出来,就被那人一把捂住了嘴。

  小妮子岂能吃亏?

  “啊!你敢咬我……琥珀,你站住,看我不逮到你的,你个丫头片子。”

  琥珀咬完东霆扭头就往山上跑,大笑不止的她跑出一段距离后,还朝着穷追的洛东霆得意洋洋地做了个鬼脸,以示自己报复成功。

  枉洛东霆与上官清淼也算师出同门,话说他也是自小跟随上官鸿习练炽焰掌的呀!虽功力不及上官,但无论如何也不至于让个小丫头占了上风吧。俗话说:「让一让二,不让三」,上官看不过去的时候,也会给琥珀点颜色,怎就他能一再忍让她呢?

……

  雷霆山庄

  管家云诚连着找了几处,终于在云毅的书房里发现了云飞扬。

  “哎呀少爷,您怎么跑到老爷书房来了?”云诚说话间已然疾步走进内阁,“教老奴一通好找啊!”

  在书架上翻来翻去不知找寻着什么的云飞扬,停下动作强装镇定回身搭话:

  “哦,我闲着无聊,过来找几本爹爹收藏的剑谱……”

  他话未讲完,云诚已经拉上他开始往外走,“得,您先别找剑谱了,老爷正有事找您呢,您还是先随我去上房罢。”

  “爹爹找我?”云飞扬一边跟着云诚往外走,一边蹙眉问道:“诚叔,你可知我爹找我所为何事?”

“这……老奴也不清楚,老爷只说让您即刻去见他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