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三十九章 他的手与他的外貌有种违和感

凌云宫 沐森淼 1612 2016-11-20 11:37:42

    没过两日,小柔坐上代步轮车,由上官推着沿山道蜿蜒盘行。上官担心刚恢复不久的她爬山辛苦,故而仍是用轮车推着她上去后山,随行的还有琥珀和洛东霆。

  行至一处竹林拐角,上官将小柔从轮车上扶起,对着她温和一笑,继而从袖中掏出一方丝帕欲蒙住她的双眼。

  上官双手环在小柔头后,在她耳畔轻呢:“有份礼物送你,闭上眼睛。”

  不容小柔拒绝,上官便在说话间遮住了她的双眼。

  当帕子蒙住双眼的那一刻,小柔心中又是一阵小鼓乱捶,她紧抿着唇欲伸手去阻止,可还是比上官慢了一拍,但她却也没去解那帕子,只是因为一下子看不见了,紧张得抓着上官肋下的衣袍不敢松手。

  “别怕,跟着我就好。”

  蓦地有双手裹住了自己的手,迫使小柔松开了上官的袍子。

  上官绕去她身后,一只手从背后环过来扶着她,另只手托着她的手,处于黑暗中的小柔只好跟随着上官的指引,忐忑前行。然而她却不曾怀疑过他的动机,也未加任何防备之心,这完全基于与他相处的这段时日,小柔对上官的观察,故此她相信他。

  她搜寻着与上官相识的快两个月的记忆,貌似被他这样挽着走还是第一次。尽管她不能动的时候他抱过自己,但那时因为自己内心是封闭的,所以并没什么感觉。

  而当下,加之之前她和上官发生的种种,细数下来竟都是她不曾有过的经历。便是与自己在同个屋檐下生活了十一年的云飞扬,也从未和她做过这些事。上官清淼这个男人似乎总能带给自己一些花样,一些惊喜,而由之产生的这些前所未有的情感体验,像极了酿制葡萄酒的葡萄,正在自己心里悄然发酵着……

  “停,等下,前面有块山石,往左跨两步,好,继续往前走。”

  “小心,要上台阶了。抬脚,好,就快到了。”

  他的声音温柔地在耳边响起,不时提醒着自己前方的障碍。

  与他掌纹相擦,他的掌心、指间布满了薄茧,不用想也知道,那是多年习练炽焰掌留下的痕迹。

  他的手掌和他的外貌有种违和感,很难想象如此英武非凡、俊美无俦的潇洒公子,他的手掌却是粗糙的、硬朗的,又是那么有力,那么温暖,刚劲十足。

  上官的手和他外貌的反差,正如同他本人与外人眼中的凌云公子的差别。

  江湖上的凌云公子:冷敛清傲,足智多谋,善谋世事,善策人心;行商,讲求互利共赢;谈情,又是风流不羁。但他于江湖上行走却是诡诈多变的,甚至也有人说他城府极深、阴狠诡谲的。

  然而,回到烟波岛的上官,尤其是当下站在小柔身旁的他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长有薄茧的手掌:真实不带虚假;阳光而又温暖;包容且有担当。

  他人前的种种,不过是历经磨砺造就出的,一套保护自己的伪装罢了。只要卸下对外的伪装,他依旧是那个坦诚直率,温柔体贴,是那个十一年前父母、家人眼中的上官清淼。

  只是……他的这份真诚并不是谁都能看得到的。

  被这样一双手包裹着、牵引着,小柔感到很踏实、很安心。

  又因着被蒙住了双眼不用与上官交流目光,所以前几日那种尴尬、慌张的感觉也减轻了不少,全神贯注在脚下路的她,也不会因着当下与上官的独处而害羞了。

  不知不觉间她渐渐放松下来,由上官扶着慢慢朝那人既定的方向走去。

  洛东霆瞧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对男女,以及……他们身后的小尾巴,识趣地拽走了推着轮车,屁颠屁颠跟在人家后面的琥珀。

  “诶?你拽我干嘛?!”

  忠于职守的琥珀,丝毫没察觉到自己是多余的,她是侍婢,随侍主子在侧是她的本分!被东霆拽去一边的她,挣脱开那人的手,还想回去“坚守”她的岗位。

  洛东霆手一伸,勾住琥珀的后脖领,“你这小妮子长点心,成不成?”东霆翻了她一记白眼儿,“难怪清淼总说你这孩子缺根筋!”

  “啊?!你说什么?!!”

  琥珀听了这话倏忽调转回身,冲他吼道:

  “洛东霆!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啦!你敢骂我!”小妮子咆哮着举拳便砸。

  “诶……你这孩子怎么听话只听一半呢?!不是我说,是你家公子说的……”

  洛东霆是绝对不会和一个孩子动手的,可架不住这是个女孩子,「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」这曾是上官对琥珀的点评。于是乎,江湖上人人敬仰的洛大神医,便被一个小妮子追得满山跑。

  不过,他倒是以自己的安危,给上官腾出了与小柔独处的机会,不知凌云公子回去该如何感谢洛大神医呢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