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三十六章 相拥晨曦下 一吻慰卿心

凌云宫 沐森淼 1869 2016-11-11 14:54:51

    上官紧紧抓着小柔双肘,他全然不知自己说话时的语气和情绪,已经令小柔感到有些害怕了。他只知道,这回自己说什么也不会再扔她一个人在这里,让她再做出什么傻事了。

  “他到底有什么好?他那种薄情寡义之人根本配不上你!你知不知道他……”

即将脱口的话,戛然而止于那个“他”字上,连上官自己都不清楚为何一见到这女孩儿,自己的心就不受控制,总是在冲动间就吐露出肺腑。

  上官清淼眉头怜惜地微微蹙起,素日间一双清冷凤眸,此刻正以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盯着赵小柔,似是要望进她的心底。

  小柔这下是真的被这个,她经常在心里骂他“冷面大魔头”的人给吓到了。

她眼睛一眨不眨地傻傻回望那人,与以往的僵漠呆滞不同,她的瞳眸不再晦暗无光,而是充斥着惊诧、惶恐、不解,还有少少的小委屈。她不明白这“大魔头”干嘛刚一回来,就冲自己发脾气。

  四目相对,眸色交织,带着各自的情愫撞进彼此心田。

  上官清淼蓦地一把将赵小柔裹进怀里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阻止她再做蠢事,才能让自己快要跳出喉咙的心安定下来。

  他在心中暗自道白:

  ‘傻丫头,你知不知道云飞扬他想杀你;你知不知道你对他的一往情深他根本就不在乎;你又知不知道…我有多妒忌他!’

  被上官紧紧裹在怀里的小柔,整个人就像被点了穴一般,仿佛当下这一刻连呼吸都停止了。靠在他胸膛上,她甚至都分不清彼此的心跳声,因为他们两人的心都跳的好快,好快。

  前一刻她还在浅滩上感慨,一个多月前在此处企图放弃自己的生命,现在却也能平静地站在这里,简直恍若隔世。

  而后一刻,大魔头就忽然蹿出来,莫名其妙地、连珠炮似地教训了自己一通。现在居然还这么紧紧地抱着她,好像自己是他苦寻了许久终于觅得的珍品一般。

  “是谁带你来这的?你来这究竟想做什么?……”

  听不到小柔的回答,上官松开了手虚揽着她,俯视着等待她作答。

  小柔还未能从方才的状况里缓过神来,她看上官清淼的眼神依旧有些茫然,还稍稍透着点慌措,上官料想,可能是自己刚才冷不丁的举动吓到这丫头了。

  继而,上官的语气归于平静,且带着几分轻柔,“以后不准自己到这来,听到没?嗯?……”他望着她,稍稍戏谑地挑挑眉梢,“作何不答?还是不想说话么?”

  尽管心中对于小柔还不愿与人交流,感到有些失落和无奈,但上官依然保持着这样的口吻,耐心地将类似命令的话语传递给她:

  “以后不准你再为那种人做傻事,赵小柔已经为云飞扬死过一次了。你现在是尹莳雲,你这第二次生的机会是我给你的,我有权利…不许你再为那种烂人轻易挥霍生命,明白么?”

  他言至此处,收紧了下拢着她纤腰的手臂。

  赵小柔顿感双颊好似火烧,羞赧不已。

  「我不许」这三个字通过声音的传输,深深地印在了小柔的脑海里——

  他不许……

  他不许她再为云飞扬寻死,仅仅是因为他救了自己一命吗?为何他每见自己身处险境时,总会第一时间冲到自己身边?他刚才欲言又止的话究竟想说什么?他又为何要如此关心自己?

  赵小柔内心深处似乎已经浮现出一个答案……

  她眸色一紧,清润的黑眸上,慢慢拢上一层朦胧的水光,闪闪烁烁,她攥着上官袖筒的柔荑也随之缓缓收紧。但她还是不敢相信,更不敢直面自己内心中的那个猜想,她翕动着唇望着他。

  上官才发现这丫头应该真的是被自己吓到了,她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,甚至连她的唇也在轻轻发颤。

  愈来愈多的怜惜与心疼,甚至还夹杂着某些特殊的情愫,涌上凌云公子的心头。晨风拂过他额前的碎发,带起几丝掠过他的眼眸,那双深邃的黑眸不再冷澈如冰,而是逐渐转为炽烈,仿佛欲将那倒映在其中的身影融化一般。

  不知该如何安慰眼前这女孩儿的某人,只好……

  环山石廊上,飘雪带着下人们,正四处搜寻着赵小柔的踪影。

  睡在外间的她早上醒来的时候,发现小柔已经不在房里了,许是昨晚忙着给小柔制备冬衣太累了,以至于睡得死死的飘雪,都不晓得小柔是何时跑出去的,这下可真把她急坏了。

  “这……这可怎么是好,这大清早的,她一个人能去哪呢?真是的,动不了的时候吧,怕她瘫了替她着急,好了,现下好不容易能走了,偏还是不让人省心。”

  珍珠陪着她一处处找寻,“别急,姑娘刚恢复不久,想必走不了多远的。”

  “唉……”飘雪无奈,低叹一声。

  行至顶层的观景石廊下,忽听小厮喊话:

  “飘雪姑娘——尹姑娘好像在前岛!诶!咱家公子也回来了,他们…唔唔唔……”

  那小厮突然被身旁的另一个小厮,极为识时务地捂住了嘴,那人在他耳边小声提醒:

  “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……?”后面的他也记不得了,只听琥珀曾说公子这么教她来着,“哎呀!公子和尹姑娘的事岂容你瞎嚷嚷!”

  飘雪、珍珠听到呼声,也随之向山下的浅滩望去,此时前岛的晨雾早已消散,朝阳正照耀在鸥鹭争鸣的浅滩之上,那里还站着一对相拥的璧人,他们的身影融于金色的晨光之中,如梦幻般的存在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