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三十五章 生死一瞬间,善恶一念差

凌云宫 沐森淼 1514 2016-11-09 16:23:26

    然而,却架不住他的“救命稻草”……开始动摇了:

  「若此药不灵,沐柯他想起所有的事,那咱们岂不功亏一篑?!」

  「爷不觉得公子近来优柔寡断了许多?」

  「咱们今后行事万不可再违背凌云宫的规矩,触及公子的底线。」

  「万一有个闪失,就等于给咱们自己留了条祸根呐!」

  【若想掩盖真相,最好的办法就是斩草除根!】

  「做凌云宫的探子一定不能被人识破底细,否则,你们就得为自己的失误承担相应的后果。」

  “啊!”——

  就在沐柯几近努力快要够到陆钊手的那一瞬,陆钊还是松开了自己的手,只因沐柯看见了他的真颜,他怕沐柯会因此识破自己的身份,他依旧选择了最直截了当的办法——【灭口了事】。

  趴在崖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陆钊,攥紧拳头,凝望着沐柯掉下去的方向,回想他最后那个似惊愕、似不解,但更多的是仇视的眼神,久久难以平复。

  孟旭绝对是那种打架时能把后背交给他的兄弟,也正因为对他的信任救了自己一命,但陆钊的信任也只能给予孟旭一人。

  他这个被幽冥殿培养出来的冷血杀手,“信任”这东西于他早已成为一种奢侈。便是上官清淼,自己对他更多的也只有感激与敬畏,至于沐柯,他可不相信那人会因为自己救了他,就不会追究自己的来历以及绑走他的目的。

  沐柯死了……陆钊更多的是心有余悸,虽放手的一刹那他很坚定,但事后他又忐忑、纠结不已,主要是……他该如何向上官清淼解释?!

  【生与死,一瞬之间;善与恶,一念之差!】

  未来如何,全凭当下你的选择。

  烟波岛——凌云宫

  日出东方,烟波岛四周的湖面上云雾霏霏,这烟波岛得名就源于此,只因岛上除了夏季之外,其余三季经常会在朝暮时分的湖面氤氲上一层薄雾。

  十天的路程,上官只用了一多半的时间就赶回来了,日夜兼程,如此归心似箭的,他究竟为何?

  与其问为何,不如说「为谁」更恰当。

  透过薄雾,上官依稀看见烟波岛前岛的浅滩上,正站着一名女子。

  心中莫名萌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,或许用「敏感」来形容此刻的上官更为贴切,因为一个多月前赵小柔就是在那片浅滩上自爆经脉的。

  “把船靠过去。”

  上官鬼使神差的脱口就是这句,他想看看站在那里的究竟是谁。

  ‘是那个傻丫头么?应该不会吧,自己走时她还下不了地呢。’

  ‘可这大清早的,又有谁会一个人杵在那儿呢?那人望着湖面一动不动的,到底在想什么?’

  前岛并无码头,船头只得一点点向着西面的滩涂靠近,而那个背对他们的女子却开始朝相反的方向慢慢移动。可能是因为有雾的关系,或许是方位的不同,似乎她并未注意到有条船正慢慢靠近浅滩。

  “快点!”

  见那女子的身影正一点点远离自己,上官忽而催促道。

  很快,岸边就在眼前,他终于看清楚了那女子的背影。

  那个背影!

  那个背影,他永远也忘不掉!

  初遇赵小柔时,在巫山崖顶,她因为云飞扬悔婚欲跳崖自尽,他和沈玉乔碰巧赶到时所见的——就是这个背影;

  被云飞扬休弃后,将她带回烟波岛,她伤心欲绝地行在雨中,他尾随其后,从后岛的码头一直走到前岛的浅滩,他当时一直关注的——就是这个背影;

  他气她为云飞扬那种负心人作践自己,他骂她愚蠢好欺不知以牙还牙,他将她一个人扔在浅滩,她受了刺激决定自爆经脉了结自己的那一刻,他闻声回望的——就是这个背影!

  单薄而瘦削,却暗含着一股子倔强;略带茫然,略显孤独,总是隐着点点落寞,点点悲伤的那个背影——

  脚下一跺舢板,上官清淼没等船靠岸就飞身上了浅滩,那一刻他都不晓得自己是如何奔去她身旁的。

  当时的他心中只剩一个念头:这蠢丫头又要做傻事么!

  “腿脚刚好就跑来这儿做什么?!”

  突兀间,背后冒出一个冷冰冰的声音,与此同时还被一只手扯住了手肘,顿时吓得赵小柔打了个冷颤!

  猝不及防,被身后人用力拽了这一下,让小柔倒吸一口冷气,猛然回身的她脚下一个趔趄,险些撞进那人怀里。

  “才一好就又想着为情自尽么?云飞扬那种人值得你这般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他寻死?他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