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二十九章 猫捕鼠,也要先捉弄一番不是?

凌云宫 沐森淼 2247 2016-10-17 13:41:31

    ‘老狐狸这就装不下去了么?你不是一向都善于人前演戏的么?口蜜腹剑如你,阳奉阴违是你,怎么现在就迫不及待要和我撕破脸皮了?’

  上官可不想这么早就和云毅宣战,猫捉老鼠的时候,都要先捉弄一番,直到老鼠没力气了,才会吃掉它。

  眼下云毅,就是那只被凌云公子玩弄于鼓掌的老鼠,不耍够他,如何解恨?!

  不剥去他所有的伪装,如何向江湖各界拆穿他的为人?!

  不拔除他所有的依仗,不耗尽他的力气,如何让他死无葬身之地!

  “世伯要如此说,侄儿也无话好讲,不管世伯是真想查出真凶也好,还是因为忌惮凌云宫欲加之罪也罢,世伯如此污蔑侄儿……呵!”凌云公子话锋转冷,“看来人走茶凉这话不假,世伯恐怕早就忘了与先父的交情罢!”

  云毅双眸一紧,没想到这小畜生拿上官鸿说事,还是被他落下了口舌。

  “退一万步讲,我若真有心刺杀云少,又岂会假手于人?还留下这么大的漏洞惹祸上身,那我上官清淼岂不与蠢材无异?再说,得罪雷霆山庄又与我有何好处呢?”

  凌云公子的话严谨契实地教人寻不出辩驳漏洞。上官说着话,行至心不在焉自顾想事的云飞扬跟前,而后对其说道:

  “既然有人敢暗中设计,欲引发雷霆山庄与凌云宫的矛盾,”他看了眼云飞扬,那人似乎对自己的话有反应。又望向沉在椅子里,极力压抑着急促呼吸的云毅,“不需世伯发话,上官也自当追查到底,以免遗祸武林!”

  云毅刚要回话,只听身后裘淑萍的房门被人再次打开——

  裘掌门唤过一名弟子将昏睡的女儿抱出房间,他似乎对方才的打斗一点兴趣都没有,都没拿正眼瞧过云家人便招呼着弟子们往楼下去。

  云毅一见裘海荣,赶忙从椅子上爬起来,虽然最终还是挨着颜面没敢乱认裘淑萍这笔糊涂账,但是也不能让上官清淼奸计得逞,破坏了点苍和云家的关系啊!他如是思忖迎上前去欲作最后申辩:

  “裘兄,勿要上了这小人的当!一切都是他在背后指使的,”许是动了真气,云毅隔空点指上官的指尖都在微微颤抖,“裘兄,此人向来心机诡诈,你万不可轻信受他挑拨!……”

  方才他们在外面的对话,裘海荣不是没听见。他吩咐弟子们先下楼,而后转过那比锅底还黑的脸,撩起倦怠气馁的眸子,忿恨地睨着云家父子,未等云毅说完,老爷子从牙缝里阴狠狠挤出一句:

  “挑拨?凌云公子作何要挑拨你我?”

  云毅:“……”

  这不又绕回来了么,总不能承认是因为自己杀了他爹吧!

  只听裘掌门斩钉截铁道:

  “盟主用不着替你儿子找借口开脱,你们云家不想认这门亲事,我裘海荣无话可说,谁让小女有眼无珠信错了人,做出此等不争气的事呢?!”

  言至于此裘掌门认命地微阖双眼,咬碎后槽牙拽出一句:

  “老夫也不追究了,老夫认了!”

  裘海荣甩下话,头都没回,便匆匆下楼出了客栈。

  云毅脚步虚浮地追了几步无果,最后只得扒着楼梯扶手喊了声:“裘兄,云毅一定会还你个真相!”

  就在云毅同裘海荣纠葛之际,云飞扬那厢走到上官身旁,一把攥住他的手腕,只用他们二人能听到的音量,沉声怒问:

  “暗中使绊的到底是不是你?”

  “云少何出此言?”

  “难道你不是因为担心与我交易败露,让我爹知晓,故而才想杀我灭口?!”

  “真想不到云少愚笨至此!本公子会做那种此地无银的事么?!”

  上官收折扇敲了下云飞扬的腕口位置,云飞扬整只手登时发麻,只得松开上官的手腕。

  云飞扬暗忖:‘是啊,假使自己没逃出来,遭了黑水寨毒手,想必父亲定会发动全江湖彻查此事,那样的话凌云宫难免不被查出来,到时候其中因果自明,可以说这的确不是什么明智之举。’

  他疑惑地瞅着上官清淼,最后说道:“今晚三更城东码头,我有事问你。”

  但见凌云公子凤眸流转,并未应话,继而转身欲去,也不知他有否记下。

  云毅扭身上楼之时正撞上要下楼的上官,“诶…世伯小心”。

  老头一趔趄,险些倒栽下楼。上官自是不会扶他,以免老狐狸“碰瓷儿”,还好云毅眼疾手快自己扶住了楼梯扶手。

  虽说老家伙打人的力气是没有了,可瞪人的劲儿不减,“哼!上官清淼这笔账我有的跟你算!”

  “世伯要算账?……可以,不过我劝世伯最好还是先养好身体再说。”

  凌云公子将凉薄唇角稍稍一勾,笑得轻慢而魅邪,与之擦身而过,直气得云大盟主又是好一阵咳嗽。

  “掌柜的。”

  下得楼来,上官还不忘与徘徊在一楼大堂的客栈掌柜打招呼。

  这一上午愣是没客人敢进店,客栈掌柜和店小二们除了呆若木鸡地大眼瞪小眼,就剩下似热锅蚂蚁般来回踱步了。

  “哎呦!我的爷,”一见和自己打赌的那人下得楼来,掌柜立马迎了上去,“您…您不是说晌午之前他们肯定都会离开我这客栈吗?怎么还动起手来了?”

  “那方才是不是走了一拨人?”

  “嗯……那倒是,不过,还有一批人呢?”

  “一会儿就下来,”上官边说话边往外走,临出大门口,他折扇随意向后一甩,轻笑道:“哦,楼上东西砸坏了不少,记得找他们赔。”

  掌柜的愣神之际,凌云公子已然步出了悦来客栈。

  云家人拖伤挟残地来到楼下的时候,恰巧被云毅看到他二人在客栈门前交谈。

  老狐狸精明过头的猜测着:

  果不其然,这客栈掌柜和他上官清淼是一伙的,看起来想从这掌柜的下手已是不可能的了,即便自己私下抓了掌柜的严刑拷问,怕最后也会如同青儿的下场一样,也问不出什么来。

  凌云公子就是要做出这番假象给多疑的云毅看,让他无从着手。

  行至街上,两人打马而来,一人手中还牵着一匹白马,看那高头大马的精神矍铄样,定知是匹良驹。

  一见凌云公子走来,二人一前一后甩镫下马,“公子!”

  从来人手中接过马缰,上官清淼随即下令:“告诉陆钊,放人。”

  “是。”一人领命欲去。

  “且慢,”那人立马待命,凌云公子现下已恢复了往日的冷峻苛肃、不苟言笑,他蹙眉问道:“风在何处?”

  只见旁边一个回话后,上官便从腰中解下那块色若青竹、未经雕饰的翡翠玉佩,交与待命那人,“将风召回。”

  “是!”

  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