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二十八章 弹指一挥间管教你气焰尽灭

凌云宫 沐森淼 2029 2016-10-12 17:46:33

    目的达到了,凌云公子自是没必要再陪他们演下去,寥寥几招就让十几名云家弟子定在了原地。

  二楼大厅的楼梯口霎时多出十好几个“稻草人”,僵在那举着剑,姿态各异地冲着楼梯口,一个个凶神恶煞地被人定在原地的样子,却也只剩下滑稽了。甚至有那么两、三个还保持着朝前探身准备俯冲的姿势,恐怕只要动一动手指,都能让他们“滚”出这悦来客栈。

  云毅和云飞扬提剑上前之际,上官已然飞身越过这堆“稻草人”,落在了他父子面前。

  身姿飘逸、姿态轻盈,完全看不出打斗的痕迹。眼风扫过身后那堆“稻草人”,尽情抛洒着凌云公子那独有的轻蔑眼神,指尖掸了下莫须有的灰尘,弹落的不仅是云家人那股子要吃人的架势,还有云毅这武林盟主的强横气焰。

  只见上官勾唇冷笑道:

  “世伯不提侄儿倒是忘了,方才此事只讲了一半。侄儿自是不能与他人作替罪羊,若真如云少方才所言……那云少逃出虎口之后,就没回想下这其中疑点?在下怎么看,都好像是有人故意放话给云少,再故意放你逃脱,而后栽赃与凌云宫,以此挑起雷霆山庄与凌云宫的不和呢?”

  云飞扬闻言,双眸错动,当日之事的确有人暗中相助,不然也不可能轻松制服那几个追捕自己的匪寇。

  这话确实不假,若说此事与上官全无关系,打死云毅都不信!

  但以上官的行事做派,又岂会遗留下如此大的马脚?

  难不成真的另有其人在背后搞鬼?

  现在江湖上势力最大的莫过于他们两家,那人是想借自己的手铲除凌云宫,还是想借凌云宫的手铲除自己?难不成他是想坐山观虎斗,让他们两败俱伤?

  云毅稍作思索尚未想好如何反驳上官,却被那人又抢先一步——

  “当时又是谁对云少说,是我凌云宫卖消息给黑水寨的?”

  这个问题确确实实是上官想问的。

  “是……一个被唤作老四……”

  “黑水寨早已被人付之一炬!”

  云毅回过神及时搭腔,他可不想儿子又被绕进什么圈套里。

  云飞扬闻言惊愕不已,只因方才裘海荣的打断,短聚一时的父子,彼此间都未来得及详谈此事。没想到黑水寨竟被人一把火烧了!

  难道当时老四在杀自己前说的那些话,都是有人指使他如是讲给自己听的?此人在暗中帮自己逃离了黑水寨又烧了寨子,是不想留下活口么?他这样做真的是为了嫁祸凌云宫?

  因为心虚似乎也没了方才那股子怒气,云飞扬心中惴惴不安,若说凌云宫真和此事无关的话,那唯有一个人嫌疑最大!

  “付之一炬?可有活口留下?”虽然早已知晓黑水寨的结局,但是样子还是要装一装的,上官蹙眉回问云毅。

  抛下种种揣测,云毅还是不想放过这个打击凌云宫的机会,赖也要赖定他!

  “这话应该老夫问你才是!”

  话音未落,云毅拔剑与上官战在一处,云飞扬因为黑水寨的事方寸大乱,故而没能第一时间出手制止他们二人。当然他出不出手结果都一样,有伤在身的他也帮不上什么忙,而拖着病体死扛的云毅,怕也未必是凌云公子的对手。

  裘家弟子许是听见了外面的打斗声,纷纷提着行囊冲出房间,却也没出手,只站在各自门前观战。

云毅毕竟是武林盟主,他们师父不发话点苍众弟子也不敢妄动,却在心里都窝着火,此时正巧有人替他们出气,自是要看看这盟主大人的笑话。

  几十回合下来,老狐狸渐渐落了下风……

  原本见一上午都风平浪静的,悦来客栈的掌柜先还乐呵呢。想起方才有位长相极为俊朗的公子还跟他打赌说,这帮人一定会在晌午前离开他这小店,现下已近午时,一上午也未动干戈,想必这帮人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走的吧。

  可掌柜的没放松多久,楼上就动起手来了!

  于是乎,他和两三个店小二就在楼下摆开了阵势。一个个也像被点了穴一般,都仰着脑瓜、梗着脖子、揣着手,姿势一致的出奇,站在一楼大堂听着楼上“叮叮咣咣”的打斗声。

  “咣当!”小二们一缩脖儿。

  “咔嚓!”掌柜的双眉紧锁。

  ‘唉!——’掌柜的暗暗苦叹一声,‘这客栈算是开到头了!’

  楼上此时又是另一副景象:

  云家被点穴的弟子们最惨!

  他们或是被凌云公子当作武器飞出去攻击云毅,或是成了上官的人肉盾牌用以抵挡云毅的利剑。不过这跌跌撞撞地倒是把他们的穴道都解开了,此时正七扭八歪地倒卧了一地,各自抱着伤处哼哼唧唧。

  云飞扬将气喘如牛的云毅,也扶到一把椅子上坐定休息,老头儿已是虚汗淋漓,脸色青白。

  凌云公子气定神闲地走到云家父子面前,云飞扬紧张得刚要出手防卫,被上官折扇轻点拦下。

  戏谑的眼风,轻勾的唇角,奚落的笑意,隐着一丝鄙薄口吻,那人轻悠悠缓缓吐出三字:“放轻松……”

  随后,上官出乎意料地冲云毅拱手施礼,挟着万年不改极具形式的微笑,恭敬言道:

  “世伯承让了,今儿个算是平手。世伯有伤在身本不宜大动肝火,待世伯将养好身体,若再想和上官切磋,侄儿定当奉陪。”

  观战的点苍弟子开怀振奋,凌云公子真真替他们出了口恶气!

  呵呵…这点苍还真如云毅所担心的那般:被人卖了还替人家数银子!

  因着打斗云毅的发冠也歪了,袍子也松垮开来,满头虚汗顺着挡在眉梢前的花白碎发滴答下落。饶是心中恨意难消,眼里怒火中烧,却也只能空放狠话,无力再战。

  他甩头啐了口血沫子叱道:

  “哼!今日是老夫重病在身…放你一马,可黑水寨一事还有这裘千金的事,老夫不会与你善罢甘休的!别以为你放把火烧了黑水寨,便自持死无对证了,终有一日老夫定会查个水落石出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