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二十七章 公子自省 掌门认栽

凌云宫 沐森淼 1953 2016-10-07 21:31:59

    「冤冤相报何时了?我永远成不了你说的那种人!」

  上官清淼突然想起当日赵小柔自爆经脉前他们的对话,是自己告诉她要「以彼之道,还诸彼身!」

  他这种人……是什么样的人?

  卑鄙?丑恶?冷酷无情?不择手段?

  这些年为报家仇,他将自己从一个阳光少年,磨砺成如今的凌云公子,犹如混铁几经锻造,终究淬炼成了利刃,他阴狠了手段,他冷硬了心,却也逐渐迷失了自己。

  为了报仇已经有很多无辜之人被牵连进来,眼前的裘淑萍与沐柯;黑水寨无辜受难的匪寇家眷;云毅秘密处死的青儿,以及武功尽失尚在烟波岛养伤的小柔,等等等等。这些人都与他们两家的恩怨毫无瓜葛,却又都被凌云公子设计进了他的复仇局中,变成他报复云毅的棋子,且都没落到什么好下场。

  坦白讲,上官自知他早已算不上是个好人,也从未在乎过自己的改变。只要能扳倒云毅替父报仇他做什么、变成怎样都无所谓。直到……他救起了那丫头,那个宁可默默忍受他人伤害,也不愿以怨报怨的傻丫头。

  她的一句「冤冤相报何时了」,令他开始自省。

  他这样不顾一切地只为报一己之仇,利用了、伤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,究竟该与不该?

  将来的某一天被他利用过的、伤害过的,会不会也如今日这般报复自己,或是他的家人呢?

  再说回眼下,如果让那个至纯至善的丫头,知道是自己为了报仇,而害死了她的贴身侍婢青儿,害得沐柯与裘淑萍这对有情男女被生生拆散,那她又该如何看待他上官清淼?

  凌云公子尚不自知,一向睥睨世间,视旁人为无物的他,居然也开始在意一个小女子对自己的看法了。

  裘淑萍的头“砰砰砰”撞在地板上,只连磕了三、四个,额头上就鼓出了红包,可见其恳求自己的态度有多坚定。上官紧攥了把手中折扇,如磐石般的心竟也有一丝松动。

  眼见过去引以为傲的掌上明珠,骤然变成了当下这个狼狈至斯的疯子。裘海荣似乎发觉方才上官对云毅所言有几分道理,这掌门之位也不过是个虚名。女儿一疯,他这点苍掌门也跟着威严尽失,那虚名犹如失手打翻的瓷器,碎落一地。

  直杵杵僵立在原地,烧红了眸子,忍住了泪,裘海荣以一种复杂的眼神,睨着发狂发癫的女儿,那眼神中有惊措,有怨恼,有羞恶,当然最多的还是心痛。

  上官正欲点了裘淑萍穴道,恰被醒过味儿的裘海荣抢先一步,被点住睡穴的裘淑萍晕了过去,由她爹将她抱回客房内安顿。

  之后,裘海荣再也提不起丝毫精神,有气无力地朝不知楼上发生何事,匆匆奔上二楼的点苍弟子,说了句“回点苍”。而后,老爷子就将满是恚怒怨怼的眸子,抛向了云飞扬——云家这笔账,点苍记下了!

  裘淑萍疯了,云毅的态度模棱两可。本就因着这件事的重重疑点,并不想认下这门亲事,只为裘海荣开出的嫁妆曾有一瞬让他活动了心,可不想裘淑萍竟疯了!那云家是绝对不会娶一个疯子进门的,否则可真是让武林各派看笑话了!

  只这件事终是让上官那小人得了逞,云毅眼下更头痛的是,将来该如何修复与点苍的关系。

  点苍众弟子自是不解内情,只认为是云飞扬怕认下此事有辱门风,成为江湖笑柄,才始乱终弃,害得他们大小姐抑郁成狂。一个个恶狠狠矃着云家父子,愤愤地回去自己房间打点行囊。

  【冤有头债有主】,造成今日局面的是谁?云毅心里清楚得很!与点苍能否修复关系,就看能不能逼迫这幕后主谋招认了!

  “阴谋得逞,凌云公子这是准备溜之大吉吗?!”

  上官正欲要走,刚下了两墱台阶,便听云毅如是发话,并未回身的他鼻下轻嗤一声,言道:

  “也不知是侄儿阴谋得逞,还是世伯贼喊捉贼未遂!”

  上官抖开折扇轻挥,反咬云毅是恶人先告状,贼喊捉贼。螓首微侧,他轻勾唇角挑眉揶揄:“搅了令郎亲事的可并非侄儿我……”

  云毅虎目蹿火,冷哼一声:

  “我呸!上官清淼你休要颠倒黑白!裘家千金为何会变成这样,飞扬又为何会被人拖到裘千金房里,你应该最清楚!”

  “侄儿再清楚也不及令郎清楚!看云少方才支吾应答的样子,”他说话间转身望向云飞扬,“究竟还有何事隐瞒你父,不如就此言明!”

  云飞扬稍显慌张地张张嘴又闭了上,他想还口却不知该如何辩驳,若一五一十地说明,自己是没事了,可就出卖了沐柯。现在裘淑萍又疯了,裘掌门如果知道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沐柯的话,必定会寻出沐柯碎尸万段,恐怕还会迁怒与天山派。

  不容分说,上官紧接着说道:“想必云少有些话是不好拿出来讲罢,”他轻嗤一声,“估计有些事情也是我们这些外人不便得知的,而且,怕也是裘掌门不喜听的,不如回去与云世伯私下一一道明!”

  上官抓住了云飞扬遮遮掩掩这一点,故意含糊其辞地讲话,再次轻而易举地把这顶与裘淑萍私奔的帽子,拽回了云飞扬头上,并且把自己给二人下药的嫌疑,也排除个干干净净。

  云毅瞄了眼儿子,再结合方才云飞扬的种种表现,他也有些心虚,也担心儿子是否真的与裘淑萍之间存在什么暧昧,但见上官要走又及时扭转话题:

  “哼!就算裘千金这事你蒙混过去了,那黑水寨一事你也逃不了嫌疑!”

  他一声令下,云家弟子一拥而上。柄柄冷刃,寒光凛凛,挟着凌厉剑气齐刷刷朝凌云公子袭来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