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二十五章 为爱,你能牺牲几何?

凌云宫 沐森淼 2280 2016-09-07 10:17:00

  方才凌云公子并未直接指证云飞扬,而且还准备告辞离去,却是云飞扬一下子蹿出来,说暗害他的主谋是凌云宫,之后这父子就把矛头指向了上官清淼。

  裘海荣暗忖:难道,就是因为上官清淼查出了云飞扬与自己女儿私奔之事,云家怕丑事败露,故此先“倒打一耙”,让自己以为这一切都是上官一手编排的?让自己怀疑上官的动机,从而相信云飞扬是清白的?

  听方才云飞扬讲述被掳经过,裘海荣就觉得错洞百出,现下听上官所述,他心中的那杆秤又再次倾向于“能把黑的说成白的”的凌云公子,却不知这凌云公子一早就把他也算计进去了。

  “不……”云飞扬那“不行”二字尚未脱口,便被他爹的声音所覆盖,顺便也打断了裘掌门的思绪:

  “请掌柜的倒不如直接请裘家千金,怎么说她也是当事人,与其咱们大家在这儿猜忌对质,不如请裘千金讲出事情经过,倘若真是我儿做的……那老夫定会替她做主。”

  既然上官敢信誓旦旦地说要盘问掌柜,云毅这老狐狸也绝非愚笨之人。他猜测定是上官有把握,才敢大放厥词,恐怕问也问不出什么。索性寻根就源,方才碍着女儿家脸皮儿薄,一直没得机会盘问裘淑萍,眼下看来也只有让她自己道出实情了。

  “爹……”云飞扬连忙拽拽云毅袖子。

  此时的云飞扬又替沐柯捏了把汗,如果他被查出来的话,便是他逃到天边恐怕也只有死路一条。更何况跑得了和尚,跑不了庙,他跑了,还有天山派不是。

  可自己又不想受不白之冤,他此刻倒有些进退两难、举棋不定,但不知裘淑萍会如何应对,又不晓得沐柯现下身在何处,难道是发现点苍的人寻上门躲起来了?然后再伺机救出裘淑萍?

  云毅不着痕迹地拂开儿子的手,还吩咐他坐在自己身侧不许再多言。

  现在云毅也仿佛有点雾里看花了,儿子态度上的转变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:

  ‘难不成飞扬真的和这裘淑萍暗通曲款?难道他悔婚真的是为了她?要真是如此……大不了就认了!’

  权衡利弊,老狐狸的小算盘打得精明,若云飞扬真和裘淑萍私定了终身,那认下这门亲事自己也不亏,毕竟还有裘家的铜铁矿搁在那打底呢!哼!大不了让上官清淼这厮看个笑话。

  咳咳,反正云家的笑话他看的也不是一、两桩了。哼!

  不过,裘云两家若是联姻对上官清淼可是大大的不利!他若是敢四处宣扬飞扬与裘淑萍私奔的丑事,那到时候得罪的就不只是云家了!他还真得仔细掂量掂量!而且,将来他若想替父报仇推到自己,裘海荣就算是为了女儿,也得站在云家这边!

  思及此处,云毅反倒心平气和下来,瞥了眼略显踌躇的云飞扬,他一展愁眉,更是认定心中所想——看来飞扬与裘淑萍之间果然有事。

  这话能打云毅口中说出实属不易呀!裘海荣暗地察言观色,发现云毅与云飞扬神色截然相反,云飞扬略显忐忑,踌躇不安;云毅倒是比方才淡定了不少。难道,云毅想通了?莫不是闻听要盘问客栈掌柜,云毅怕家丑外扬,故而改变主意了?

  裘海荣暗自思量:暂不管那企图赖账的云飞扬,只要女儿承认了,他云家也休想赖账,云飞扬自然要对淑萍负责到底!

  上官睨着眼前心思各异的三个人,手中婆娑着挂在腰间的那块质地上乘的翡翠玉佩。到了考验真爱的时候了——

  “云兄所言当真?”

  “身为盟主,老夫自当以身作则,令爱若真是受了犬子蛊惑,飞扬是一定要负责的。”

  裘海荣稍作沉吟,虽然让女儿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儿,指认同自己私奔之人是有些磨不开,但眼下情形,似乎也只有让女儿这当事人出来讲明一切,才能让云飞扬无从狡辩。

  未等裘海荣表态,地字二号房的房门“咣当!”一声被人从里面猛然拽开,搞得众人一瞬怔忡,纷纷投来惊愕的目光。

  只见眼神懈怠的裘淑萍,赫然自房中跌跌撞撞闯了出来,一头扑进裘海荣怀里,大哭着说:

  “阿爹!阿爹带我回家,带我回家罢,我以后会乖乖的,阿爹让我嫁谁,我就嫁谁……阿爹,我会乖乖的……我发誓我不再乱跑了,我……我会帮阿爹守着点苍,真的……真的……阿爹信我,萍儿真的不会再乱跑了。不会乱跑……”

  她满脸尽是泪痕,神思显然有些涣散,跪在裘海荣怀里不住地央求哭闹。

  众人见状都认为,裘淑萍是因为自己与人私奔一事被公之于众,经受不住羞耻心的谴责而神思错乱,云飞扬则多了一层不忍与愧疚,终是自己连累了她和沐柯。

  而他的这种神情在裘海荣看来,则更加认定他云飞扬,就是害得裘淑萍至斯的那个人!

  裘淑萍的母亲早已不在人世,唯一给裘海荣留下的念想——仅此一女。裘海荣一生也算对得住他们母女,因着担心女儿会遭继母冷落嫌弃,裘海荣一直没有续弦,并且将女儿带在自己身边,亲自抚养长大。

  女儿怎么了?裘海荣本没有什么重男轻女的观念,在自己的悉心教导下,裘淑萍文采武功样样不输男子,裘海荣也曾不止一次人前夸赞他的掌上明珠,裘淑萍潜移默化中成了点苍公认的接|班人。

  于是,裘海荣见女儿也到了该成亲的年纪,就打算招赘自己老成持重的大弟子。老爷子就是看重他大徒弟敦厚恭谦,为人又孝顺稳重,原想着有他辅佐女儿掌权点苍应该是极妥当的,可不承想与女儿商议婚事时,裘淑萍竟一百个不同意!

  让她说个缘由又说不出,问她是否另有所爱又支支吾吾,老爷子想若女儿已有意中人也不是不可以商量,可裘淑萍偏偏就说没有,却在老爷子已经定下亲事后,忽然留书与人私奔。裘掌门的大徒弟也因着此事无颜留在点苍,辞别了他,下山回家奉养寡母去了。

  裘淑萍这一哭闹勾起了老爷子的心酸,又见自己含辛茹苦,一手拉扯大的女儿哭得泪人一般,便有心埋怨她自作孽,也终是不忍再出言教训。这孩子哪还有往日的飒爽英姿?裘掌门看了心中一时触动,也柔和了语气:

  “萍儿,萍儿莫惊……你们先下去,去楼下候着。”

  裘海荣屏退左右,云毅也识相地让云家弟子一同退守楼下等候。

  此时楼上大堂只有裘家父女、云家父子和上官清淼,当然还有在云飞扬房中处于半瘫痪状态的云诚,不是没人替他解穴而是上官功力深厚,云毅又病体未愈发不出什么内力,故此,哼!无人能解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