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二十六章 这女子很傻,却也很聪明

凌云宫 沐森淼 2235 2016-09-13 10:32:12

  裘海荣看得出裘淑萍的惊恐与仓惶,自是心疼不已。女子与人私奔在这个年代本就不齿,更何况还当着外人争执了这么久也没个了结,那云飞扬还占完便宜想赖账,任哪个女子能受得了?

  裘海荣心下有些懊恼,这一上午光顾与云家争执,却忽略了女儿的感受,她一定是在房里都听了去,因此才经受不住打击变得恍恍惚惚的。

  “世侄女……你莫怕,”云毅俯了俯身假作安抚之态,“云伯父问你,飞扬可否与你私定过终身?”

  “淑萍啊,淑萍不哭了,你先起来,来,起来跟你云伯父讲清事情经过……”

  裘海荣还和风细雨地哄劝着裘淑萍,岂料这句话掀了裘淑萍的逆鳞。她整个人如同被生生斩掉尾巴的狸猫,狂嘶一声,从裘海荣怀里挣扎着跳起身,疾退两步,和面前的云家父子及自己父亲拉开了距离。

  紧接着,裘淑萍就开始语无伦次地指着三人鼻尖破口大骂,口口声声说他们都是逼迫她的坏人。

  裘海荣追着上蹿下跳的裘淑萍,裘淑萍胡乱哭骂了一通,又开始疯笑着围着楼上几个男人打转:

  “是你!爹!是他!”

  她先揪住了云飞扬的衣领,云飞扬咋撒着手不知该怎么办好,唯独望着裘淑萍的那双眸子里有愕惋之色,“啊哈哈哈……对就是你!”

  裘海荣顿住了脚步,云毅态度晦暗不明,但见裘淑萍刚还揪着云飞扬傻笑,一声冷嗤过后,她又立马变了脸,“都怪你!怪你!爹,你为何非要让女儿嫁给不爱的人!!为什么!”

  她薅着云飞扬的脖领不松手还喊他爹,几个人见状了然,裘淑萍是彻底疯了。

  而裘淑萍这厢却丝毫不在乎旁人的所感所想,尽其所能地发癫发狂。

  只见她左手刚撒开云飞扬,右手又扯过云毅的袖子傻笑。

  “哈哈……爹爹每次捉迷藏都输给萍儿,这次竟是萍儿输给爹爹了,呵呵呵……”

  裘淑萍笑得前仰后合,就在云毅刚要点她穴道之时,她一个闪身躲开,同时也躲过了裘海荣的擒拿手。

  冷眼旁观这一切,上官不禁暗自感叹:

  这女子很傻,为了她心爱的男子,竟能丝毫不顾及形象和清誉,众目睽睽之下装疯卖傻,宁可自己颜面扫地也要维护沐柯周全;这女子也很聪明,她选择了一个不得罪任何人,又不委屈自己的方式,守住了自己对沐柯忠贞的爱。

  裘淑萍是装疯的?!!

  试问一个疯子怎能如此机敏,总能一再躲过旁人的抓捕?更何况她爹和云毅还都是武林高手。

  裘淑萍能逃得过他们的擒拿,却逃不过凌云公子的法眼。

  这事双方各执一词,僵持不下,裘海荣迟早会查问客栈掌柜的,故此上官就先一步堵了他的嘴。而云毅性子一向好多疑,上官既敢毫不避讳地叫客栈掌柜上来问话,云毅肯定会怀疑那掌柜已被上官收买,这样他就不会按上官指的道走下去,那唯一能调查清楚此事的,也就只剩下当事人裘淑萍了。

  所以云毅这回反而是帮了上官一个忙,客栈掌柜是局外人若查问他,肯定一五一十吐露个干净,那大家就都知道沐柯的存在了。那裘海荣还会相信自己的话吗?云家父子也有理由指证,云飞扬和裘淑萍昨日傍晚发生的事,是被人设计的,这样矛头就都会指向自己,所以绝不能让外人搅局。

  至于上官为何不担心云飞扬会出卖沐柯,他自是有他的心思。因为云飞扬越狡辩就越证明他心里有鬼,且云飞扬几斤几两他心中有数,他有把握能把他绕进去,而老天爷似乎又站在他这边,云飞扬很义气地未曾吐露出沐柯,这就省去他不少麻烦。

  那裘淑萍就更好对付了,因为她的沐柯现在还下落不明,上官正好借此机会,赌一赌这裘淑萍对沐柯的感情,现在他知道他赌赢了!

  此女在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一整夜分析着是谁设计了她和云飞扬;又犹豫着该不该逃跑;还担心沐柯回来寻不见自己再自投罗网。于是裘淑萍就揣着纷繁复杂的心绪,熬了一整夜,直到天将拂晓,直到她彻底陷入绝望。

  她等了沐柯一夜,那人却如同消失了一般,既没来救自己,也没有半点音信。裘淑萍也想过逃出去寻他,可父亲吩咐人把客栈里外把守得严严实实,即便自己再能打,也实难敌过这十几名同门师兄弟,更何况还有她爹坐镇。

  就算自己摆脱了点苍众人,那她又该去何处寻找沐柯?

  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,她觉得沐柯的突然失踪;她和云飞扬的遭人设计;以及她爹的恰时出现,这一连串的事件环环紧扣,正如云毅所说是被人提前安排好了的。

  所以,她一直在房里听着外面几个人的对话,也听出了一些端倪。

  直到上官说要盘问客栈掌柜,裘淑萍这才按自己事先想好的对策——万不得已她就装疯,从而阻止他爹查出沐柯。

  为了真爱,这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!

  大笑不止的裘淑萍一路躲闪着她爹,一回身望见了对面长身玉立、冷傲非凡的那个男子,她笑得眼角酸痛顿时淌下了泪花——‘想必就是他!’

  “爹!是他!就是他!你…抓他……我嫁他好了!呵呵呵……”裘淑萍用手点指着,面前这个气质与沐柯有几分相似的男子,扭头朝身后几人喊话。

  沐柯好比一株散发着兰麝芬芳,香洁清雅的幽兰,他周身总是携着一抹儿令人清心爽神的气息。他的清隽淡雅形成了一种清贵气,迫使他整个人宛如酷夏时节,能给人消暑的冰块一般,只要守在他身边就能静下心来,令人不自觉地只想接近。

  而眼前这位凌云公子,从骨子里便散发出一袭迫人的冷傲霸气,好似生于悬崖绝壁,历经风雪洗礼,遗世独立的傲骨寒兰。只一眼便为他的冷、他的傲、他的独一无二、绝世出尘所震慑,让人们虽是啧啧称奇,却也只能望而兴叹,只可远观而不敢靠前。

  裘淑萍在心中比较着二人,疯疯癫癫朝负手而立的上官扑来,却在快要沾到他衣边的时候,“噗通”一声跪在了上官脚下。

  “爹!女儿今后会听爹的话,女儿什么都听爹的,只求爹爹饶了我这次罢!放了我罢,爹爹,女儿真的会乖乖的!……”

  裘淑萍眼含热泪不住对着上官磕头哀求,她希望凌云公子能懂自己的意思。

  冷眼睨着跪在脚下的裘淑萍,那双泪光盈盈、卑微乞求的眼睛,忽然令上官清淼想起了一个人——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