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一十九章 杀人灭口 请君入瓮

凌云宫 沐森淼 1959 2016-08-15 17:25:39

  上官今日故意如此,就是想让云毅捉摸不透,江湖上的凌云公子就是“风流”的代名词,那他自然要保持着这份伪装。要知道,在云毅这老狐狸面前过多暴露真实的自己,可是件危险的事。

  裘海荣倒不曾多想,凌云公子往日的风流韵事可是江湖皆知,今日他这身打扮与昨日大相径庭,又是一番神清气爽,想必是在天香阁遇到了相宜的姑娘吧。不过他现下可不能回去天香阁风流快活,自己还有事要他出面主持呢!

  “上官清淼休走!爹!就是他出卖消息给黑水寨!快擒住他!”未等裘海荣开口,岂料云飞扬的一声怒喝由身后传来。

  原本这二楼的大厅四围都是客房,又因着裘海荣方才进来找他父子谈话,所以云飞扬的房门一直是敞着的,正当上官在外面高声放言,不会插手裘云两家之事的时候,被屋里的云飞扬听了去,这才拖着伤腿急忙冲出房间,打算让云家人擒住上官清淼。

  云家人这厢闻听自家少爷喊话,不用云毅开口,一个呼啦超堵住了上官清淼的去路,将其团团围在当中。

  不过,今日凌云公子很有耐心,眼角眉梢隐着猎物上钩的笑意,泰然自若地站在人墙当中,转身睇向扶着地字三号房门框的云飞扬。

  经过揽月楼那次事件之后,这云家人也算见识了凌云公子的身手,方铭就是因着中了炽焰掌断了一臂,他们可不想布其后尘。故而这些人也只是拉开架子将凌云公子围在当中,不到万不得已,他们谁都不敢贸然出手。

  听儿子如是喊话,云毅顿时蹿上头巅的一股怒气,仍是被心中泛起的一丝狐疑遏制住。

  自己儿子的话应该不会有假,那上官清淼在发现云飞扬踪迹的时候,为何没斩草除根?可若说上官清淼与这些事一点关系都没有,哼哼,鬼才相信!

  “哼!上官清淼!原来是你出卖消息给黑水寨,害我云家船队遭劫,害我家少爷身陷囹圄,奸小之徒!你几次三番陷害我们雷霆山庄,今日正好新账旧账一齐算过!”

  云诚不愧为云毅最忠实的……“狗腿”!

  未等他家老爷发话,这云诚一听是上官清淼在背后捣鬼,让黑水寨劫走了云飞扬,直气得他是「三尸神暴跳,五灵豪气冲」,朝上官喊话的表情,简直就想立马扑上去将他撕个粉碎泄愤!

  一声喝令,云家弟子刷拉拉齐齐亮剑扑向上官清淼!

  云家此番来了十多名弟子,都是跟随云毅多年的,虽然他们的武功不如上官清淼,但是好在人多,又不乏实战经验,就在云诚下令之时,他们俨然有了战术:

  如果对手实力强大,武功超群,那么最有效的攻击策略就是快招突击、声东击西,以多制寡的车轮战术。以最快的速度,最强势的攻击,招招都奔着上官的要害,只要有一人得手,就算成功,如果不这样压制凌云公子,他们根本没有取胜的机会。

  熟读兵法的云飞扬拖着伤腿,扶着门框观战:他心中有数,即便这十几个人全力攻击也不能要了上官清淼的命,不过云家剑法向来以凌厉机变著称,只要上官一招松懈露出破绽,也不是没有擒住他的可能。

  云毅自知上官的实力,奈何原本就五脏气结的他,又因着这些日子劳累奔波的关系,令他刚一拔剑,咽喉之中就泛上一丝咸腥,当着外人也只好压了回去,云毅紧紧攥握住手中剑柄,虎目泛着冷厉精光——这无疑是个铲除异己的绝佳时机!

  凭什么?就凭云飞扬方才的喊话:上官清淼是幕后迫害云飞扬的主谋!

  可云毅转念一想,如果这样就要了上官清淼的性命,是不是会让不晓得内情的裘海荣认为,云家这是在杀人灭口?而且十几招过去上官清淼却只守不攻,与上次在揽月楼交手时的态度大相径庭,云毅心下难免不起疑。

  眼见一柄柄凌厉长剑朝自己袭来,上官身形左躲右闪,不慌不忙地避开云家弟子的攻势,折扇在手,巧妙地挥开一道道疾如闪电的锋利剑尖,攻守有节,张弛有度,那沉着淡定的样子宛若游戏一般。

  辗转腾挪间灵活地避开朝自己袭来的利剑,上官手下从容应对,口中道出了云毅的担忧:

  “呵!得知和裘千金一同在此投宿的是云少时,上官就知道自己一脚趟进了浑水渠,本想避之了事,谁知还是惹来了杀身之祸!不过世伯在杀人灭口前,有否记起曾与你有过八拜情谊的家父?世伯为了庇护独子想除我而后快,难道就忘了家父也只有侄儿一脉单传么?还是……”

  他说话间以折扇挥开朝自己迎面袭来的利剑,“云世伯根本没想顾及这些!”

  “统统停手!——”

  被云毅父子搞得云里雾里的裘海荣,一见云家弟子对凌云公子下了狠手,他果断地阻止了事态的进一步恶化,点苍弟子纷纷挥剑涌进包围圈,拦下了云家人。

  “在没搞清来龙去脉之前,谁都不准动手!”

  上一刻这云家人还好好的,怎么一见凌云公子,他们就喊打喊杀起来?而且这挑头的居然是云飞扬!昨晚他还人事不省,怎今日一见凌云公子就来了气势?看那样子就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,非要置上官清淼于死地才算完。

  上官一再忍让回避的态度,和云飞扬一见他就恨不得除之后快的样子,令裘海荣对云飞扬蛊惑女儿同他私奔的事,更加深信不疑。

  也只有被人抓住了小辫子的,才急于灭口不是?而上官清淼恐怕也是碍于云毅盟主的地位,和他与上官鸿的故交情份,才不想被牵扯其中的吧。

  裘海荣的出面阻止,合了上官的算计——鱼儿终于都上钩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