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二十二章 接下茬要找准时机

凌云宫 沐森淼 2220 2016-09-01 13:36:08

    “呵!云世伯若起初就能配合的话,裘掌门又何苦请我来作旁证?”

  这句话真接的太是时候了!不得不说凌云公子见缝插针、煽风点火的本领,真真让旁观者都恨得牙痒痒,呵呵。

  上官音声不大的风凉话还是传进了自己的耳朵,为顾全大局,云毅忍了下来,他矃着上官清淼,恨不得用眼神就将之碎尸万段,可他心里还得盘算着如何应对裘海荣。

  不过上官这厢偏还一副看戏的态度,坐在裘海荣旁边优哉游哉地品起了杯中的香茗。

  他一口一个世伯、侄儿的,表面看仍是对云毅伏低姿态,也不过是仿效老狐狸平时的样子做戏给外人看罢了。

  ‘老狐狸,别以为只有你会演戏!’上官打量着茶碗中的浮叶儿,眼角眉梢隐着气死人不偿命的笑意。

  上官的喃喃低语令裘海荣也有些无地自容的恼火,自己女儿与人私奔本就不是什么光彩事,现在还要摆在明面上谈论,而且这教唆女儿私奔的人不仅占尽便宜,还想事后赖账,教他如何不火大!

  云毅这厢本来就不想让上官坐山观虎斗,偏赶上那人出言讥讽。好歹自己也是盟主身份,于是云毅开始把矛头转向上官清淼,“就算他们二人有过什么越矩行为……依我看也是有人暗中搞鬼!”

  云毅回驳地稍显急切,他没再“老夫”、“老夫”的自称,而是改说“我”,显然不如方才那般沉着淡定,儿子和裘淑萍有过肌肤之亲的事实,让他着实头疼,可云家也不能认下这笔糊涂账,更何况,这其中还有上官清淼从中作梗。

  这一定是上官清淼设下的奸计,让云飞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,他这样做无非是想让雷霆山庄在江湖上抬不起头吧?哼!妄想!

  心中腹诽的云毅又开始提醒裘海荣,只是因着上官的风凉话一时气恼,语气重了些:

  “裘兄也看见了,我儿飞扬伤重在身,半条命吊在那儿,岂能还存有什么非分之心、非分之举?裘兄昨日傍晚有没有验过你女儿房中的食水摆设?我怀疑……”

  其实云毅只想提醒裘海荣别被人耍了不自知,没想到却被那个他厌恶至极的清冷嗓音打断:

  “世伯这么说,莫不是怀疑……有人下药勾引云少?”

  清冷的嗓音挟着寡淡的口吻,再次极合时宜地抛出这呛人的一句,如平地惊雷一般,直“炸”得双方当事人:一个五官移位好似“跑马灯”;一个七窍生烟犹如“拔火罐”!

  ‘这兔崽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呛声了!不是第一次了!真真是可忍孰不可忍!!’云毅拧眉,满眸怒火恨不得将上官化为灰烬。

  ‘老夫要是再忍,都对不起这盟主的头衔!老虎不发威,你还真拿我当病猫啊!’积蓄到顶点的满腔怨火,终于不顾未愈的病体,充斥掉所有淡定的伪装,爆发了出来。

  云毅狞哼一声,须眉倒竖,枉起了一双虎目:

  “没错!老夫怀疑这下药的就是你!”

  顾不得一旁羞恼不已,脸上还来回变换颜色的裘海荣,也不再什么世伯、贤侄的虚伪寒暄,干脆撕破脸皮,今个儿说什么也得拆穿这小畜生的把戏!

  云毅拍案而起,目眦欲裂,“别以为老夫不清楚你那阴险计量,我儿前脚投宿在此,你的人后脚就追查到了裘家千金的下落;更巧的是裘千金在五子郡出现,飞扬就偏偏在这儿遇袭,这一切难道不是你一手策划?方才飞扬说就是你卖消息给黑水寨,云家才中了埋伏,虽然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事,但其中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你以为老夫看不出来怎的?你这样做,无非就是在挑拨点苍和雷霆山庄的关系!”

  上官也不急于反驳,只是冷眼睨着暴跳如雷的云毅。

  不容喙置,云毅继续“咆哮”:“时方才你口口声声说,老夫不顾及当年与上官义兄的情分,想除你而后快,就凭你这般贼喊捉贼、阴险算计,你凌云宫干的这些卑鄙龌龊之事,但凡江湖同道、正义之士都不会留你祸害武林!如你所言,老夫既然身为你的长辈,就更应该代你父亲管教你!”

  这一番言辞,何其慷慨激烈,何其义正凛然,宛然一位正气十足的长辈,在教训一个邪路迷途的后生,就连一旁的裘海荣都开始怀疑,上官清淼是不是像云毅所说的那样,存了什么不良之心,他半眯眼眸开始审视起上官。

  谁知坐在一旁静静等着云毅发泄完毕的上官,一没发火回呛,二没显露半分被人拆穿的紧张与焦虑,只是在云毅说要代上官鸿管教他的时候,上官清淼的眸中闪过一丝鄙夷——‘代我父亲管教我?云毅老儿,你也配!’

  这老狐狸居然还敢昧着良心,在自己面前提起被他害死的父亲,可见云毅对于上官鸿的死根本没当回事,他能肆无忌惮地说这话,究竟是无意识的,还是想试探自己的反应?

  深藏不露的上官清淼唯一回应云毅的,是从他胸腔里逐渐释放的连串笑声,那透着不屑、带着讥诮的笑声,就像是听了个趣味十足的笑话一般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看来世伯的癔症是越发严重了……”

  “我呸!上官清淼,你休得口出狂言!”

  上官出言羞辱云毅,身为忠实狗腿的云诚自是不饶,话音未落他先跳出来替主人拔创!

  他已经忍上官半天了!要不是这家伙害的小主人遭劫,身为管家的云诚能像个没头苍蝇似的困在这五子郡,整日求爷爷告奶奶地想方设法搭救云飞扬吗?差点要了他老命知道吗?!

  坐在位子上的上官一歪身儿躲过他的长剑,折扇一点他肋下某处,云诚立马长剑脱手,就在他瘫倒前,上官一记掌风正好把云诚“送去”后面接应他的云家弟子跟前,云诚五官挤成一团,被身后众人拖回云飞扬的房间疗伤。

  好在上官手下留情,只点了他穴道没真想要他的命,否则他就不只是右半边身子麻痹这么轻松了,上官自觉畅快了不少,因为接下来起码两个时辰内,都不会再有“疯狗”对自己乱扑乱吠了。

  于是乎,他薄唇轻勾,睨着气得面色发绿的云毅,冷哼一声,就着刚才的话说道:

  “上官到现在为止还不甚清楚云少遭劫之事,只是听方才讲话,云家上下都说是我设计了云少。那侄儿敢问世伯,您说我为了蝇头小利卖消息给黑水寨,从而得罪雷霆山庄与我有何益处?我挑拨点苍同雷霆山庄的关系,动机又何在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