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二十一章 聘则为妻,奔为妾

凌云宫 沐森淼 2070 2016-08-30 10:05:33

  “好!”裘海荣挥手示意上官不用多作说明,“老夫明白公子不便多言,盟主也听到了罢,即便令郎羞于承认,但事实胜于雄辩,和小女出走的的确是他,而且他们昨日还……咳咳……”

  裘海荣想起了昨日裘淑萍和云飞扬的种种,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,尴尬地咳了两声接着说:“既然……木已成舟,老夫也只好认下这门亲事,也请云兄选定个日子让他们两个尽早完婚才是。”

  现在凌云公子给出了证明,这话在裘海荣听来已经再明了不过了,那明摆着就是说,和自己女儿私奔的就是云飞扬嘛,这种不光彩的事还要人家如何言明?裘海荣说话时也给云家留足了面子,他还客气地改称云毅为“云兄”。

  可裘海荣心里认准了女儿是受了云飞扬的蛊惑,才答应同他私奔的。便是他咽不下这口气,为了女儿也只能作罢。

  方才上官人未到时,云家父子就此事已经和裘海荣起了一番争执,即便是云毅得知了儿子和裘淑萍昨日傍晚发生的事后,他也难以置信这是真的,以儿子的个性和他的为人绝对做不出这种事啊!

  不过……这孩子自打得中归来就好像变了不少,原本就不善言辞,结果从尚都回来就变得更加沉静了,好像心里总揣着事儿一样。

  以前小柔还活着时,他就经常躲出门去,尤其是在他们大婚前的那段日子,他几乎天天不着家,原本还以为他是为了操办婚事奔波。思及此,云毅心中忽然一紧,难道……飞扬当初悔婚真的是为了这裘淑萍?!!

  可云飞扬素来鲜少在江湖走动,又是何时认识裘淑萍的呢?

  ‘嘶……唯有两年前的试剑大会?!’云毅内心错愕不已。

  两年前的试剑大会是云飞扬和赵小柔首次出席,而裘淑萍也是在当年以一套精绝的点苍剑法,胜了与点苍有宿仇的天山派。当时的裘淑萍年芳十八,清丽潇洒又练就一身好武艺,其崭露头角后也引得不少武林世家曾向点苍求亲,云毅也曾听闻更有甚者在试剑大会结束后,就迫不及待地向裘淑萍去示好。

  不过,云毅还是不愿相信,自己儿子会真的为了这裘淑萍与小柔悔婚,而且还闹出这私奔的丑事,这孩子一向恪守礼法、憨实规矩,他绝不可能做出这种勾当。

  云毅自裘海荣说完话后,就一边手捧茶碗吹着茶叶沫子,一边凝眉沉思抿唇不语,裘海荣见这样子也不晓得自己的话云毅听进去了多少。

  “云兄也知老夫膝下只此一女,原本老夫定在下个月招赘我的大弟子,指望他二人成亲后就帮老夫好好打理点苍,唉……”裘海荣低叹一声,“可眼下看来,老夫是没有那享福的命啊……”裘海荣咬了咬牙,为了女儿他也只得伏低姿态。

  “这不,凌云公子恰好也在,权当做个见证,”裘海荣说着朝上官一捧手,上官虚还一礼,继续冷眼旁观事态的发展,“老夫知道飞扬新丧在身不宜他娶,只要云兄今日订下婚期,待他二人成亲之时,老夫在云南的铜、铁矿就是我女儿的嫁妆!云兄,此事还是不好拖得太久啊。”

  【聘则为妻,奔为妾。】若不是赵小柔已不在人世,那么裘淑萍就算能嫁进云家,撑死也就是个侍妾,这和她点苍大小姐的身份可是极不匹配的,难免遭人非议。

  现在能做个填房夫人,对裘淑萍来说也算不错的结果。

  为显诚意,裘海荣还当着云毅的面又拜托上官,让他应下不会泄露今日之事以及裘、云私奔之事,上官点头应允他方才放心。

  裘海荣虽心有不甘,但这种事往往吃亏的是女方,为了女儿名节,他也只得放低姿态,拿出十足诚意换取云毅首肯,毕竟,成就一桩喜事总比双方闹僵要好的多。

  呷着茶的云毅,当听到裘海荣说要把名下的铜铁矿当嫁妆时,他眸中精光一闪。

  他的军器监锻造兵器正需要大量铜铁,这条件对云家来说绝对有利,而且裘海荣也说了他原指望女儿将来能接管点苍,倘若裘淑萍进门,显然就等于收纳点苍于囊中啊!

  只是……老狐狸虽贪图名利,却不至于拎不清轻重。

  裘海荣这嫁女条件虽是诱惑,可云家一旦应了这亲事,就等于默认了云飞扬和裘淑萍私奔的事实,再加上云毅对昨晚的事还觉得疑点重重,他冷眼睨了上官清淼……

  他会不抓住这事儿大做文章?哼哼!比起这个来,他更愿相信自己儿子是受了上官的设计。

  上官就是吃透了云毅的狐疑性子,算准他必然会小人之心,就算裘海荣开出的条件再诱惑,云毅也绝对会防着自己,不敢轻易应下这门亲事。

  “……裘兄方才所说都是后话,如果此事真与小儿有关,那我云家理当要对令千金负责,只是……”

  云毅一点坐在裘海荣旁边的上官清淼,“方才他也说了,只看见令千金和小儿投宿在同一家客栈而已,这…又能证明什么?何况他们还各有各的房间,试想一对有私情的男女还会恪守礼法分房住么?再说,我儿飞扬也对昨日出现在令千金房中颇感意外,据他回忆……”

  裘海荣稍作沉吟,因为这确实是个疑点,可听云毅讲话的意思,表明他还是不相信云飞扬会和裘淑萍做出那种事。百般忍让的裘海荣再次被挑起怒火,眼下看来云毅压根就是在想方设法为儿子开脱,可见打云毅这里就不想认下这门亲事!

  裘海荣的老脸羞恼得一阵红、一阵白,指尖紧紧婆娑着茶碗托底儿,忍无可忍之际,他猝然出声打断云毅的话:

  “云盟主怎能偏听你儿子一面之词?莫不是想护短不成?!他们昨晚之事可是真真切切发生过,无论如何,我女儿的清白是断送在你儿子手上的!”裘海荣怒气一沉,“就单凭这一点——”他把手里的三才碗儿狠狠墩在桌上,站起身横眉冷斥:

  “你们云家也该给老夫、给点苍一个交代!”

  这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,软的不行,裘家就要上硬的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