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二十章 含糊的答案 难料的心思

凌云宫 沐森淼 1733 2016-08-23 14:31:43

  ——裘海荣的出面阻止,合了上官的算计——鱼儿终于都上钩了。

  睨着剑拔弩张的云、裘两家弟子,云毅心中一凛:不好,怕是又着了这小子的道!

  “上官清淼!你颠倒黑白!分明是你凌云宫的人出卖消息给黑水寨,让他们在半路袭击我们的船,还截杀了我们云家不少人,这笔血债,我一定要你血偿!”

  “飞扬!”云毅回头朝儿子一声喝止,眼下最不适合对上官清淼喊打喊杀的就是云飞扬,“云诚,扶少爷回房休息。”

  裘海荣之所以请了上官来,以云毅估计,定是这上官清淼了解裘淑萍与人私奔的详情。如此看来,自己儿子会被冤枉成与裘淑萍私奔的对象,肯定是上官清淼从中搞鬼。那么,不管云飞扬以何借口诛杀上官清淼,在点苍乃至外人眼里,都会被误认为是他在借机报复,甚至说杀人灭口!

  云飞扬又想说什么,被云毅出言制止,“放心,有为父在,定不会放过那些想害你,企图诬陷咱们云家的宵小!”

  他回身冷眼睨了上官,略显苍老的音色,尚算平稳的语调里隐着一股冷情:

  “贤侄说话太过偏激,老夫只不过想留你问话,又何来杀人灭口?再说,我的这群弟子尚未出师,又岂是贤侄的对手?方才事出突然一时情急,弟子们出手不着分寸也在所难免。”

  说话间,云毅向裘海荣摆了个请势,裘海荣疑惑地睨着云毅随之落座,暂且耐着性子听他把话讲完。

  “不过,老夫倒有个疑问,贤侄为何见了我们父子就匆匆避走?难道果真是你的凌云宫出卖消息给黑水寨,以致飞扬遭劫?另外……这裘千金的事也与你脱不了干系,贤侄是不是该留下交代清楚,排清嫌疑呢?”

  云毅此刻倒淡定了几分,托起三才碗儿呷了口茶后再次睇向上官,“起码也得让老夫和裘掌门清楚其间的来龙去脉吧。”

  就算上官清淼此次有备而来,云毅也不能因为害怕他诬陷云飞扬和裘淑萍有染,就这么轻易放他离开,这其中盘根错节,不调查清楚还云飞扬,还雷霆山庄一个清白,云毅心有不甘。

  云飞扬还想再接话,又被身旁的云诚拦了下,对他摇头,示意有他父亲在自会为他做主,随即又唤了两名弟子携他回房,可云诚却不晓得云飞扬暗地里的心思。

  被裘海荣误认为自己是和他女儿私奔的人,云飞扬自觉无辜又气愤,而且昨日自己竟稀里糊涂地侵犯了裘淑萍,未经人事的他虽不清楚自己并未真正把裘淑萍怎样,可在这个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,单看他昨日傍晚的行为,就已然够得上浸猪笼、下大狱的了!

  当云飞扬洞察到这一切都是上官清淼的阴谋后,他就更是恨不得杀了那人,可在那之前,他还得想办法从上官清淼手里救出赵小柔,只有拿下上官清淼,赵小柔才有机会获救。

  这也是他方才喝令拿人之际,显得异常的急不可耐,对上官忿恨至极的原因。

  而他的举措在他爹眼里也没有得到怀疑,尽管云毅往日总说云飞扬的性子太过温吞,仿佛没什么能激起他的脾气。而今不同往日,他是因为凌云宫才遭人劫持的,现在又因为凌云宫蒙受不白之冤,云飞扬能有这样的表现没什么稀奇,换作第二个恐怕早就扑过去把上官杀了。

  “老夫不管凌云公子与盟主过往有何过节,今日老夫请公子来,是为裘、云两家之事,因此就有必要保证公子的安全!盟主既然说只是想留公子问话,我看……就没必要动刀动枪的了罢!”

  裘海荣朝仍然提着长剑,对上官清淼虎视眈眈的云家众弟子冷眼一睨,云毅顿时明白他的意思,遂命弟子们收了架势。

  云毅忍住发火的冲动选择冷静下来,就是不想着了上官清淼的道,显然上官清淼的所作所为,意在挑起裘、云两家争端,点苍在武林中也是追随者不乏少数的名门大派,若裘海荣受了上官的挑唆,那对自己这盟主之位无疑是一种威胁。

  裘海荣这厢只想尽快解决他女儿和云飞扬的事,旁的他没兴趣理会。

  “公子,老夫请公子来就是想替老夫做个证,公子只需言明当日与小女嗯…一起出走的……究竟是不是云公子?”

  裘海荣咬咬牙,还是没好意思说出“私奔”那两个字。

  “……我的人前日追查到裘千金下落之时,就只看见云少和令千金下榻在这家客栈,至于他们二人之间发生过什么,我并不清楚。”

  云毅态度的转变,令上官清淼不得不佩服这老狐狸的机警,显然那人已经洞察了什么,他自然也得应对得当,这个含糊其辞的答案,恰到好处地留下了无限的遐思空间。

  他不否认二人的关系,却也没证实云飞扬和裘淑萍之间存在着私奔的经历。这回答反倒教云毅有些摸不准他的脉了,依照常理,上官清淼要想挑拨两家关系,一定会指证云飞扬就是带裘淑萍私奔的人,可他并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,他究竟如何盘算的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