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一十八章 深藏不露 捉摸不透

凌云宫 沐森淼 1887 2016-08-10 12:29:41

  “裘掌门因何一口咬定与令千金私奔的,就是我家少爷?!”

  “哼!我师父与盟主说话,何来你这个下人多嘴!”

  “你!”

  “裘兄,我想这一切都是个误会,犬子这些日子身陷囹圄,又岂会与令千金私奔呢?荒唐…呵…荒唐……”

  “哼!荒不荒唐,是不是误会,自然有人能为老夫作证!”

  上官清淼走在楼梯上,就听到了裘海荣与云毅主仆的对话。

  薄唇轻勾,垂眸含笑,犹记自己昨日傍晚对裘海荣说过的最后一句——「想必此时天香阁也该开门迎客了,那在下先行别过。」他知道那人还会找他的,所以故意放了口风与他,凌云公子又岂能错过今日这出好戏?

  一双白靴落地,清冷的嗓音挟着一如往昔的寡淡口吻:

  “这晌午都还没到,裘掌门就派人把在下从天香阁挖了来,若本公子没记错的话,咱们的买卖不是结……了么。”

  上官一见云毅随着裘海荣闻声步出客房,讲这话时末了两个字稍稍顿了顿,话音也轻了许多,故意装出一瞬始料不及之色。

  悦来客栈的二楼大堂,此时清一色全是裘、云两家的人,凌云公子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,今日能一睹风采,让这两派里那些从没有机会和他打交道的小辈们,深深领会到江湖流传已久的那句话所言非虚——

  【凌云公子世无双,坑尽天下美娇娘】

  原先听了这话,他们只会嗤之以鼻,什么世无双?真有那么举世难寻的美男子能俘获无数少女芳心?

  究竟是怎样的人物能令江湖上一众绝美娇艳,被他们视若瑰宝的女子们不顾矜持甘愿追随,只为与他携手共度人生。他们不信,更不服!世上压根就没有这样的人物!可眼下得见真容,他们信了、服了,甘拜下风、五体投地!

  白玉簪冠,腰缠玉带,轻摇折扇的手,骨指白皙修长,看似慵懒的步伐,实则落地沉稳。

  色泽极浅的青草绿色细缎长袍上,依旧在一侧袍角以草绿色丝线,按着苏绣的手法勾勒了两支傲骨寒兰,与他高洁的气质、冷傲的性格相得益彰。那纹路简洁又不失神韵的兰花,颜色洁白得无一丝瑕疵,恰好与上官外罩的那层白色罩纱如出一辙。

  一双摄人心魄的黑眸,犹如昆仑山的天池,积蓄着千百年来山巅冰雪消融之水,历经无数春秋寒暑,沉淀,澄清,独剩幽深莫测的深寒。

  浅浅的青草绿搭配纤尘不染的白,清新脱俗,绝尘淡雅,一双凤眸因着阅尽世间冷暖而蜕变得无比冷澈,再加上那睥睨世间的气势,令人有种如见天人的错觉。

  这楼上的一众多也是武林中的少侠志士,虽不能说个个都风姿绝世吧,却也是飒爽英武,非常人可比,可凌云公子的出现却似鹤立鸡群,令见者相形见绌。

  凤眸不着痕迹地扫过堂前众人,折扇把玩于手,薄唇一勾,状似意外地轻启檀口:

  “哦?想不到世伯也在此,”说着上官先行落坐在一方八仙桌旁,手中折扇随意向云家一众一扫,“您这又想砸谁的场?难不成…是怀疑裘掌门也在您身边埋伏了细作?世伯此番又缴获了什么证据大可拿出来,让侄儿为您一辨真伪……”

  上官清淼凤眸轻悠悠睨了云毅一眼,上来就是一番嘲弄奚落。

  前次云毅带人大闹揽月楼,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,早在江湖上悄然传开了,身为点苍掌门的裘海荣也是略有耳闻。而方才上官的一席话虽尽是奚落之词,但其中也不乏有挑拨点苍和雷霆山庄关系的意思。

  “你!……”云诚刚想开口,被云毅伸手截住,上次的事,已经那几个在揽月楼看热闹的武林人士之口,流布出去了,他也不想多做辩解,越描越黑。

  此时,恰巧裘海荣又开了口,“啊…公子,”他略一捧手坐在了上官对面,“之所以请公子过来,是想再麻烦公子一件事……”

  “怎么?那人不是掌门千金?”

  “呃…是,人没错,只是……”

  上官折扇一点桌面,“既然人没错就好,”他说完便站起身,余光轻飘飘扫过云毅,又俯身对裘海荣低语:

  “在下早就提醒过掌门,掌门昨日说了什么,想必您也记得罢。”那裘海荣刚想吱声,又被上官折扇轻点了下手臂截住,“在下不晓得掌门昨晚如何处置那人的,更不想知道,不过既已惊动了盟主大人,我凌云宫就更不会蹚这滩浑水。”

  他说完朝云毅方向使了个眼色示意裘海荣,而后直起身,捋了下垂在胸前的一缕青丝,稍显不耐烦地放声说道:“人替掌门找到了,其他的事……”上官扫了在场众人一眼,“与凌云宫无关!”随后唇角又勾出一抹慵懒邪魅:“天香阁还有人等我,在下告辞。”

  侍立在云毅身后的云诚,冷冷睨着衣着高雅光鲜的上官清淼:

  那长袍上繁复的银丝藤蔓纹饰镶缘;以及扎进公子髻里,一侧鬓边上的两条细细的麻花辫;还有那腰间上好的一块儿色若青竹的翡翠玉佩。无疑,这是会姑娘的金主们惯有的打扮,无非是想显示他们的阔绰身家和潇洒气质罢了。

  于是云诚满是不屑地轻啐了一句:“骚—包!”

  声音不大只有云毅听得,可他却不这么认为。

  想那人出现在雷霆山庄之时的冷厉;想他在揽月楼与云家人对峙的霸气侧漏;再遥想当年,他在武林大会上那股子初生牛犊的执着与坚定;以及今日的寡淡冷傲,玩世不恭,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