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一十六章 掌柜报案 掌门发难

凌云宫 沐森淼 2113 2016-08-03 11:18:54

  五子郡——高升客栈

  寻人的告示贴出去了,为了赏金来冒认的着实不少,可没一个是真的,这让病榻上的云毅第一次尝到了绝望的滋味。

  眼下依着他的江湖人脉口耳相传、奔走相寻是来不及的。唯有将满心指望都寄予在马肆肇身上了,五子郡是济州府管辖下的一个郡县,只有靠马肆肇下令在济州全境寻人,才能早一日找到云飞扬。

  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等着马肆肇回信的云毅,却无意间等来了他梦寐以求的消息:一大早接了县衙传话回来的云诚说,有人发现了云飞扬的踪迹……

  “老爷,这次应该错不了,报案的是悦来客栈的掌柜……”

  云诚眉开眼笑地和云毅讲述着,早上他去县衙时候的经过,寻人有果的喜悦扫去了连日来的愁云惨淡,让这个花白须髯的老管家乐呵得好似个孩子。

  话说那悦来客栈的掌柜,昨个夜里可是一宿没敢合眼,自从客栈里来了这十几个手持长剑的不速之客以后,他的客栈就没再进过其他人。试想下,十好几个彪形大汉拿着武器在店里晃悠,外人谁还敢进?

  非但外人不敢进了,连客栈里投宿的都嚷嚷着要退房。客栈掌柜一见这些人一来就拘禁了,住在二楼的裘淑萍和云飞扬,也不清楚这些人到底和这对男女有何仇怨。他也是怕闹出什么人命,结果一大早就去了县衙,好巧不巧,到县衙他又瞧见了云飞扬的寻人启事,就这么着,便向官府报了案。

  得了儿子尚在人间,而且就和自己住在一个城里的消息,立马让云毅的病好了大半,他真该谢天谢地谢祖先啊!他就知道他的坚持是对的,他的云飞扬福大命大没这么容易死!话不多讲,老头立马来了精神,急匆匆出了门,带着人赶到了悦来客栈。

  靠在柜台边上轰苍蝇的客栈掌柜,一瞅门前又来了一群提剑挎刀的,他脆弱的小心脏顿时又敲起了猛烈地小鼓儿……

  “啊……各位爷……小店的客房都被贵客包了,呵呵……没余房了……”

  掌柜的掩着心虚,想草草打发走这伙子人了事。

  “想必您就是掌柜吧,在下云诚是云家的管家,”云诚说着向悦来客栈的掌柜一拱手,“哦,这位是我家老爷,”云诚向身后一摆手,和掌柜的介绍云毅。

  云毅见了这客栈掌柜,礼貌性地略展笑纹,接着云诚又说道:“听县衙说掌柜报了案,说我家少爷现在贵店投宿,敢问他在哪间客房?”

  “噢噢噢……原来是来寻人的,呵呵呵……”这掌柜的笑的比哭还难看,心里真想抽自己个大嘴巴子——‘叫你嘴欠!’

  楼上那拨儿瘟神还没走呢,这倒好,自己又招来一拨儿,这帮子人要知道楼上那拨儿人拘禁了他们少爷,准得动手啊!

  要是让楼上那拨儿人知道是自己把这些人引来的,那还饶得了他?哎呀……当时光想着做好事、领赏金了,怎么没想到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呢?

  这衙门也是的,怎么也没派人一齐过来呢?是不是自己报案时没给足报案银呐?唉……这年头请衙门抓贼还得交报案银,这叫什么世道?!唉……当个好人真难!

  “呵呵呵…云……云管家?来领你家少爷是吧。”掌柜对着云诚讪笑,又瞅了瞅他身后的云毅,虽然那人两鬓斑白、形容憔悴,可仍是隐隐散发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,掌柜这厢吞了吞口水,心道:

  这老爷子也不好惹,和楼上那位半斤八两,唉……自己这小庙又怎能招的下这么两尊大佛呢?眼下只希望,这些人能赶紧带着他家少爷离开自己的客栈,别再惹什么麻烦才好。只要他家少爷一走,想必那帮人也就跟着离开了。唉……老天保佑吧!

  “呃……人在楼上……地字三号房便是,只是……”他小心翼翼地朝客栈里那些点苍的人努了努嘴,又示意云诚,“这里昨日傍晚来了十几个练家子,都不是善茬,而且好像还和令公子有关……”

  掌柜和云诚低语交谈的举动,引起了点苍派正下来一楼大堂,准备用早饭的两名弟子的注意,其中一人好像认出了云毅。

  拾步上前,恭敬行礼,“云盟主可是来寻令郎的?恰巧我师父也正想找您呢!盟主,请!”

  那人说着朝楼上一伸臂,他的神色间、话语里都带着一丝怨气。

  云毅不明所以,颇感纳罕,自己似乎对这人没什么印象,怎他知道自己是来寻儿子的?但看此人装束应该是点苍弟子,难道儿子是被裘海荣所救?抛下疑虑,现下能见到儿子才是最重要的,遂带人随之上楼。

  云诚这厢也是莫名其妙,因着官府早上传他过去时这客栈掌柜报了案就先走了,所以他家少爷在悦来客栈的境况如何,也没能有人和他细说,官府也只是说人找到了,在悦来客栈,让他们自己过来辨认而已。

  但见云毅已带人上楼去了,云诚这厢匆匆给掌柜的撂了话:“待我家老爷上去见了少爷,如无差错,赏金必定少不了您的。”

  这悦来客栈的掌柜闻言,望着云诚追上楼去的背影,摇头苦笑,‘赏金给不给倒无所谓,只求你们两方别在我这里动手就阿弥陀佛了。’

  另一名点苍的弟子,此时早已率先跑到裘海荣的房门前,递话去了。

  裘掌门为了女儿的事,也是一宿没睡。

  原想着带女儿和那奸夫出了客栈,然后再一剑结果了那小子,可现在这人竟是云飞扬,也让他犯了难,而且看他腿上还打着夹板,人也有些虚弱,竟被他破门之后摔了一下就昏过去了,裘掌门正想去云飞扬的房间看他醒了没有,打算找他问话。

  眼下裘海荣琢磨的是,悦来客栈是女儿和云飞扬私会的地方,人证物证俱在,最好是通知云毅过来私下了结此事,他无从抵赖。要是押着他儿子上门兴师问罪的话,必定人尽皆知,这与谁脸上都无光啊。

  可五子郡到狼州来回至少也要十日,难道自己就守在这儿干等?

  “师父!师父!盟主来了!”忽听门外一阵急促的叫门声,裘海荣一下子拉开了房门。

  把那布满血丝的眸子一眯,裘掌门牙缝里挤出四个字——“来得正好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