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零七章 蒙着眼睛,敏感了数倍

凌云宫 沐森淼 2090 2016-07-18 17:28:59

  飘雪赶忙拾步跟去,一扶上官手臂,将他引到了卧房门里,还不忘小声说道:“公子,其实我帮姑娘套了衣裳的。”

  上官闻言刚想摘掉蒙在眼上的帕子,又顿住了动作,似笑非笑地轻吐:“算了,这样…能让她安心。”摆了摆手,示意飘雪退下。

  放开了搀扶上官的手,飘雪发现即使这人蒙着眼睛也一样行走如常。也是,她家公子的身手这么好,再说,他现在对这屋子应该熟悉得跟自己的卧房没什么两样。

  垂头凝思间飘雪带上了卧房门,恐怕他家公子都未发现,自己笑意里隐含着的那份宠溺吧。

  抱着膝盖埋头坐在床上的小柔,又一次听到了“大魔头”的声音,不由得再次紧张起来。话音刚落,只见一只手扶上四扇屏边沿,继而那人已经蒙着眼睛绕进屏风,走到自己床前。

  脚下踢到一块木板,上官知道那是拔步床的前沿踏板,抬脚迈上去,单膝点地,双臂摊开,檀口轻启挟着一丝揶揄:

  “现在知道不能走动有多痛苦了罢,若想赶快好起来就乖乖过来!”

  他蒙着眼不可能放手乱摸,只能等着她自己过来。

  半晌没回应,上官似有些不耐烦,“怎么?还想瘫在床上一辈子?”

  紧跟着,他朝前探了探身,摊开的双臂拄在床边,嘴角泛起点点愚弄笑意,“你想做个任人摆布的木偶?我倒是不介意再多看几回你的身子。”语落,他起身就往外走,“不泡就算了,本公子可没时间等你这大小姐开窍。”

  软语相劝她或许还会因着方才的尴尬而犹豫排斥,索性还是拿话激她更管用。

  蓦地一只小手握住自己手腕,这丫头第一次主动触碰自己的感觉,令上官清淼难以言喻,霎时间不由自主地又单膝跪了回去,双臂似方才那般静静陈在铺上,等着“接驾”。

  上官暗自鄙视自己:又不是第一次和女子接触,你好歹也是“坑尽天下美娇娘”的凌云公子啊,怎么一遇到这丫头你整个人都傻了呢?

  直到一个娇小的身躯逶进自己怀抱,上官的思绪才又收拢回来。

  并非第一次抱她,但这次却是她第一次主动投进自己怀抱,这其中可能夹杂着她的无奈,或许还有她因为方才之事对自己的埋怨,不过只要她肯配合治疗就好,这说明她开始尝试走出心霾。

  抱起小柔的那一刻他们二人的脊背都稍稍一紧,且小柔更甚,整个人都绷紧了神经,不知是紧张还是因为其它什么情愫。

  倒退着出了拔步床,上官略略弯腰低头,怕床顶的雕花廊架打到自己,蒙着眼的他自然不知道这一个动作,让他和小柔的脸贴得有多近。

  恢复了外界感知的小柔,窝在上官怀里紧张得不敢乱动,当那人带着温热气息的鼻尖几乎要擦到自己脸上的时候,她下意识地埋低头去想要避开,哪知正好令上官的唇擦到了自己额头,那一瞬,惊羞得小柔屏气敛神,不自觉地紧紧闭埋眼、抿着唇,再不敢动一动。

  不经意的碰触,令上官清淼颈项间的肌肉一个绷紧,亦如他此刻的心。

  要知道眼下看不见,无形中让他的感官灵敏了数倍,一切与小柔之间触碰的感觉也放大了数倍。更要命的是,上官竟发现这感觉像是品尝到了什么绝世美味,不由得心中泛起丝丝蜜意。

  可在他看来对自己这感觉、这心情又是无比鄙夷:‘该死!上官清淼你可真是丢丑!曾经那些送上门来任你采撷的女子,都不曾令你心动,怎么对一个病人还能衍生这些非分之想?!’

  他如是腹诽着自己,尴尬地清了清嗓子,之后没再发出任何声音。

  一时间这房间里静谧得爱昧,二人此刻仿佛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。

  床前离浴桶没有几步路,嗅着药香,上官准确无误地走到浴桶边上。

  可对于小柔来说,这几步路却好像走了好久好久。

  以前,因为自己对外界的屏蔽,也没觉得被上官抱着有什么感觉,而且每次他抱自己都是衣衫整齐的时候,可当下只穿了件薄绢中衣和抹胸长裙的小柔,隔着这薄薄两层衣料,她能清楚地感知到那人掌心的温度,这让自己还真有点难以适应。

  又想起方才一连两次的“不经意”,让小柔又是一阵脸红心跳。在这个看了脚都要嫁给那男子的年代,难道自己也要嫁给眼前这“大魔头”不成?

  尽管她现在是个废人,但是小柔依旧心有不甘,因为这魔头总是变着法地招惹她、激怒她。就在才刚还气她来着,明明希望自己能赶快好起来,可他偏偏死鸭子嘴硬,硬是把话反过来说,激将自己。不过他说的对,她得赶快好起来,然后离开这里,她可不想嫁给这魔头然后被活活气死。

  某人已经成功地驱散了她心中的阴霾,而这丫头却还不自知。

  正当小柔胡思乱想之际,“大魔头”的声音在头顶上再次响起,“不习惯被我这么抱着?”他鼻下轻笑,故意捉弄道:“那我放手了……”

  一路抱她过来,她似个木头人般僵在自己怀里,上官岂会不晓得她有多紧张,想必是对方才的种种还心有余悸吧。

  上官如是说着便假意松手,故意做状想把小柔扔进浴桶。

  猝然,小柔下意识闭紧双眼倒吸一口冷气,左手反射性地环上上官脖颈,右手则一把揪住他的衣领,身子往他怀里猛然凑紧,只是那因着惊吓微张一瞬的小嘴儿,依旧没能发出半点声音。

  上官又一使力抱紧她,“这次反应倒挺快,嗯?”他说完得意一笑,只是那双被帕子遮住的凤眸看不见神情。

  ‘她能有这反应说明自己的办法奏效了。’

  小柔倒觉得心里好似被揣进一只欢蹦乱跳的小兔子,惊慌地几近撞出自己的胸腔,寻出个突破口。

  ‘他总是不会放弃每个捉弄自己的机会!’

  ‘我不过是让你缓和下紧张尴尬的情绪罢了,就差一点,你这丫头的心结就全解开了,下次,下次一定要让你开口说话!’

  二人各自心中腹诽,却平添了一份似小情侣间的打情骂俏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