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零八章 皇天不负有心人

凌云宫 沐森淼 2428 2016-07-19 12:03:48

    上官将抱着小柔腿的一边往水里一沉,听到水声知道小柔的脚进了药浴里,“烫么?”他螓首微偏凑近小柔侧耳倾听,那人依旧不言不语,可呼吸尚算均匀,无甚异样,“不说话,就是不烫咯。”

  说着便把小柔缓缓放进浴桶,然后唤了飘雪进来伺候。

  行至屏风后,他取下蒙着眼的帕子,飘雪一进屋,头一眼看见的是——上官微微敞开的外袍衣领,不过那人好似尚未察觉,刚要跨出卧房,被飘雪拦在面前。

  “公子…等等”她没有问什么,只是麻利地替他整理好,幸好里面的中衣还是比较整齐的,不过还是会引人遐思。

  “嗯?”上官低头看看飘雪动作,原来是方才被小柔扯开了衣领,不由得又想起刚才捉弄她的场景,嘴边晕开浅浅笑意。

  “公子您这袖子也湿了,秋夜里寒凉大,您回房去换件袍子吧,再说,琥珀也过来了,这里有我们俩呢,您放心罢。”

  “嗯嗯……”看着方才上官一开房门的样子:蒙着眼、衣领微敞、挽着袖子,原本瞠目结舌的琥珀此时丢开了浮想联翩,随着飘雪的话应声。

  如果说珍珠是“静若处子”的话,那琥珀完全就是“动若脱兔”。五岁起就嚷嚷着要学功夫,现在功夫虽不及飘雪,但是一般、二般的小毛贼却也近不得她身。故此,别看一个十四、五的小妮子,力气却并不小,上官觉得有她在倒也放心,遂交代了两句后自行离去。

  见公子前脚刚迈出院子,琥珀这厢就拉着飘雪,“飘雪姐姐……”

  不想被飘雪一根手指堵住了嘴,“干你的活,别的甭多问,明白么?”

  被飘雪手指按在自己嘴上,琥珀恹恹地点点头。可……可她真的很想知道,为什么公子会蒙着眼睛从姑娘房里出来呀?为什么公子出来时衣领子还歪散着呢?

  看着琥珀那“八卦”的小眼神,飘雪紧跟着又补上一句:“今日的事别跟其他人瞎讲,晓得么?”

  “嗯嗯!”琥珀用力点点头,一副立保证的样子。

  “你姐也不可以,还有东霆,尤其是洛妈妈,知道么!”

  飘雪可不想节外生枝,如果让洛嬷嬷知道,说不定立马就会和公子建议让小柔搬出去的。不过她这遮遮掩掩的劲头,在琥珀看来,似乎是上官和小柔之间,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飘雪会不会因着太紧张此事而弄巧成拙呢?

  一进浴桶,小柔长舒一口气,温暖的水流和着淡淡的药香,让自己的心慢慢平复下去。

  想着上官刚才和自己的互动,虽然嘴上说话刻薄依旧,但出发点都是为自己好。可笑他还说什么「不介意多看几次自己的身子」,又为何再次进来时蒙了眼睛?岂不前后矛盾?为了让自己能配合治疗,他的激将法真是煞费苦心。

  想一想,比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云飞扬,这个“大魔头”要正人君子的多。

  小柔一面思索着事情,一面又有飘雪给她按摩着,不知不觉中她弯起唇角,而后带着笑意渐渐沉入了梦乡……

  唉!可怜被小柔误会的云飞扬,为了一心保护他心爱的人,不惜在她面前上演一出薄情郎的戏码,只为帮她躲过神秘人的追踪,比起上官清淼来说他对小柔更加的用心良苦。难道他不应该成为赵小柔最佳的选择么?然而,多年后上官对他讲过一段话,让云飞扬彻彻底底地明白了何为“人各有命”。

  “云师弟?云师弟,你醒啦。”

  这是伤重的云飞扬被救下后,第一次睁开眼睛,定睛瞧瞧坐在床前的男子,又望向他身后的女子,“……你……你们是…沐师兄?是你救了我?”

  沐柯手托着妻子倒来的一杯水,单手托起云飞扬后背,递到他唇边,“来,先喝口水,我也是见你昏倒在山谷里就带你回来的。你已经昏迷快五日了,还好烧退了,若再这么下去,大夫都要束手无策了。来,先润润喉咙。”

  “五日?……咳咳……沐师兄,我们现在何处?”云飞扬好像忽然间很紧张的样子,还因此呛了口水,一推沐柯手里的茶盅,一个急切连带杯里的水都洒了出来。

  “诶,慢点,慢点……”沐柯的妻子接过丈夫手里的茶盅,又掏了块帕子擦干他手上的水,“我们在五子郡。”沐柯一边放云飞扬躺平,一边答道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嘶……”一个猛然起身让云飞扬一瞬吃痛,“我,我们还在五子郡?!不……咳咳……不行,我要回去…我要……”他说着就想起床下地,奈何身子虚弱,一把又被沐柯按在床上。

  “你烧刚退,身上的伤又没好,腿上还打着夹板,你这条命刚捡回来,又想去哪啊?!你现在只能乖乖躺着养伤,哪也去不了!”

  “不行!我有要紧事……”云飞扬话说一半又咽了回去,小柔没死的事他不能和任何人透露。

  “这样吧,沐师兄能否帮我找到我的管家,他们应该还在这城里……”他想着赶快找到云诚,云诚见到自己肯定会立即送自己回家的,到时他就能去凌云宫要人了。

  ‘柔儿,等着我,云哥哥一定会来救你!’

  ……

  “琥珀!来,搭把手……”

  朦胧间闻听飘雪的呼唤,小柔倏然睁开眼,也不知泡了多久,感觉水温凉了不少,原来飘雪准备让自己出浴了,她可不想再被大魔头抱了。

  小柔一急猛然站起身,才发现外面套着的中衣不见了,只剩一件抹胸长裙,尴尬的是她内里什么都没穿,被水浸湿的长裙紧贴在她周身,刚好如实地描绘出她的玲珑曲线,那泡过水的薄绢几近透明,难掩娇躯的诱人春光。

  “啊!飘雪姐,姑娘又站起来了!”被飘雪唤来的琥珀守在桶边,一见小柔起身连忙扶着她站稳。

  扭身拿浴巾的飘雪听了一回头,就见小柔已经扒着桶沿吃力地想自己跨出浴桶,顺势过去扶稳了她,“琥珀,扶住姑娘,姑娘别急……慢慢来。”

  跨出浴桶的这一小步却意味深长,这表明,小柔终于肯跨出她心中那堵隔离外界的围墙了。

  “哎呀……洛东霆这药真见效果,这才不到一个时辰,姑娘自己就能站起身了。”

  琥珀如是啧啧称叹和飘雪架着小柔,一步一蹭地往床边迈着步子。虽说短短几步路,小柔已经走得头顶冒汗,但是她心里还是记着上官说过的话,她不想再做任人摆布的木偶。

  或许是因为上官说过的话,又或许是因为自己那日做过的梦,她不想再自暴自弃下去,她不要再做活死人,过去的赵小柔已经死了,死在了雷霆山庄,现在这里只有重获新生的“尹—莳—雲”!

  这正是“心病还需心药医”,东霆的医术再高明也得看病人是否乐意配合,对于赵小柔这种内心封闭自我的病人来说,似乎上官清淼的激将法比任何灵丹妙药都管事的多。

  又所谓“皇天不负有心人”,终是上官的努力没有白费,他变着法的让赵小柔配合治疗,才有了重启她心门的这一日,对于他的努力,虽然她给予的回报来得稍晚了些,但是最终,一定会是个美好的结局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