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零六章 被他看了,就要负责

凌云宫 沐森淼 2006 2016-07-17 12:07:17

  听到他家公子的声音恢复了往日的沉冷,珍珠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回道:

  “您走后,我和飘雪姐姐准备抬姑娘……进浴桶泡药浴,”她说话间不住抬眸睨着上官的表情,“嗯……是…是我不小心从拔步床的踏板踩空了,所以……连带姑娘一起摔了。”

  珍珠回完话将头埋得更低了,心里敲着小鼓,站在那连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  对于拥有天人之姿的上官清淼来说,珍珠却从来不敢靠近,更别提倾慕与他了。

  在珍珠看来,虽然她家公子姿容绝世,但是那冷若冰霜的脾气,让她始终觉得她家公子就像是高处云庭之上的天神一般,威严、冷峻、不食人间烟火,她哪还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啊!故此,对上官清淼,珍珠向来就是——“敬而远之”。

  现今侍奉小柔,珍珠更是万二分的小心,这姑娘在她公子心中的地位不言而喻。犹记得小柔初到凌云宫时,就因着琥珀的冒失失言惹恼了她,结果被上官寻了个擅闯书房的由头罚抄《女诫》,今儿个自己竟失手害得小柔跌跤,雪上加霜的是那人如今还在病中,万一摔坏了哪儿,天知道她家公子爷要如何罚她哟!

  方才一直没瞧过珍珠的上官,此刻撩眼打量着她,那样子就像是犯了错等着领罚一般,小心翼翼地站在离自己半丈开外的地方,煞白的小脸紧张大过委屈,那紧紧揉搓着裙褂的手,都揭露了她此刻的惶恐不安。

  珍珠是三个丫头里胆子最小的,曾经就连洛嬷嬷都打趣她,说她的胆子全长到她妹妹琥珀身上去了。

  “……脚怎么了?”上官的口气似缓和了三分。

  珍珠低头看看,稍稍动了动扭伤的左脚,疼得她咬了下嘴唇忍住了呼痛,“……回公子,是跌倒时崴着的。”

  她扭伤的左脚一直虚点着地面不能着力,可能是因为害怕不知上官会怎样责罚自己,所以也没感觉怎么疼,现下忽一问起,那股疼劲儿又袭了上来。

  “去吧,找东霆拿些外用的药敷上,这几日不用过来伺候了。”

  “公子,我没事,只是崴了脚而已……”珍珠还在逞强,她哪知道她家公子是怕她伤着再一个失手,累及小柔就不好了。

  “去罢,让琥珀过来,你养好伤再来伺候。”上官摆摆手让珍珠退下。

  “姑娘,姑娘没事吧?有没有伤到哪里?才刚是珍珠不小心,让姑娘摔了,姑娘莫怪啊,能让我检查下么?姑娘可有受伤?……”

  听飘雪的声音似有些微微发颤,想必她应该和自己现在一样紧张慌乱吧。

  方才真是乱到家了,先是被飘雪和珍珠褪净了自己的衣裳,只裹了条浴巾说要给自己泡药浴,然后又被她们抬着往浴桶里放,自己还是个黄花大姑娘呢!虽然她们都是女孩子,但也不能就这么光溜溜的被她们摆弄啊?!尽管,她们也是为了给自己治病。

  想到这,小柔的脸腾一下就红了,因为她又想起了让自己更难为情的一幕,居然被“大魔头”看光光了!

  他什么时候来的?珍珠怎么就放他进来了呢?他都看到了?不过他进来很快就出去了,飘雪也用被子遮住了自己,他应该没看到什么吧?

  内心挣扎,羞愤难当的赵小柔,竟没发现自己已经渐渐对外界的人事物有了反应,情绪也被带动起来,而不单单只一味冷漠了。羞恼间,她裹在被子里的双手,已经紧紧攥在了一起狠狠一阵揉搓,她现在只恨不得挖个坑儿把自己埋了,真是要死的心都有。

  飘雪望着脸红得似苹果的小柔垂着头,一会儿轻蹙娥眉,一会儿咬咬下唇,可她就是一言不发,也不知她伤在了哪里。

  方才这一连串的事发生得太快,不成想珍珠素日里如此沉稳的一个人,却因为害小柔跌了一跤就变得失礼慌张的,一听见公子发火也忘了顾忌,匆匆忙忙开了门,这清清白白的大姑娘被男子看了去,是要以身相许的,那看了她身子的男子也是要负责的。

  唉……珍珠人长大了,胆子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没怎么长,怎么一慌张竞出大错呢。

  借着给小柔穿衣裳的档口,飘雪顺势检查了下她身上,还好,除了屁股上墩了一片紫青之外,其他地方倒没受伤。飘雪这才呼出一口浊气,把心放回肚里,公子对这姑娘要紧的很,她可不想出什么闪失。

  回过身看看好不容易准备的那一桶药浴,还冒着热气儿。飘雪便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小柔:

  “姑娘,这水还没凉,看在奴婢们忙活了半天的份上,咱们还是别浪费了这么好的药浴吧。”

  看着小柔把头埋在双膝间一直摇头,一定是还没有从方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,飘雪又笑着哄劝:

  “再说这药浴对您的伤大有益处,洛东霆的医术遍布全武林也找不出第二人,说不定您泡了这药浴很快就能站起来了呢,到时候,您不就行动方便了嘛!”

  赵小柔一听这话,将埋在膝盖里的螓首缓缓抬起,眼睛定定地看着面前那一亩三分地,飘雪猜想,这话似乎说到小柔心坎里了。如她所想,小柔自己也觉得还是赶快恢复的好,她不想再如提线木偶似的任人摆布了,今日的丑,她也不想再出第二次。

  卧房门一开,刚让珍珠退下的上官见飘雪出了来,眉头微微隆起,“她没事吧?”

  “哦,姑娘没事,就是这药浴已经备好了……”飘雪左右看看,寻不见珍珠踪影,“公子,珍……”

  她刚想问“珍珠人呢”,上官已经明白了飘雪的意思,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方丝巾蒙在眼上。

  “公子?”飘雪一愣,“您这是……”

  “不是说要泡药浴么?珍珠脚伤了我让她回去换琥珀过来,不过等琥珀过来,只怕水也凉了,”说着,他人已起身往卧房门口的方向走去,口中淡淡回了句:“还是我来吧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