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第一百零一章 这姑娘气急起来不好惹

凌云宫 沐森淼 2024 2016-07-08 21:05:05

  只见上官挟着一丝邪魅笑意,双手搭在小柔肩上,俯身下探,螓首停在她肩头以上一拳左右的位置,回望着镜中的她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

  “从今而后,这个名字每天都会在你耳边被唤起无数次,若不喜欢,你大可告诉我,我再改过就是。”

  他就是要“激起民愤”!

  不是一听到“云”字就有反应,有感触吗?

  不妨就用这个字刺激她,上官就想借这个激将法让小柔开口说话。

  小柔直愣愣盯着镜中人,这大魔头此时说话的表情,像极了他当日对她说湖里有食人鱼时的样子,仿佛他很喜欢做这种愚弄人、折磨人的事,因为自爆经脉,她手脚使不出太大力气,眼下紧紧攥着的秀拳掩在衣袖里轻轻颤抖。

  “嗯,不言语?那就是喜欢这名字咯,”上官直起腰说道,而后又一弯腰凑到小柔耳边继续捉弄她,她似乎还能隐约闻到那人身上的某种香气,“尹莳雲,莳—雲,嗯……这名字怎么叫得这么顺口呢。”

  矃着那人嘴角噙着一抹坏笑,还啧啧称赞自己为她取的新名字,赵小柔又感知到了胸腔中的心跳,而且跳的很厉害,马上就要破喉而出的猛烈,猛然间她拍案而起,倒吓坏了一旁的琥珀。

  “嘶……”上官揉了下下巴,好在自己躲得快,舌头差点就保不住了。

  小柔这一起身可不要紧,愣是让身手非凡的凌云公子,也吃了一记冷不防,他万万没料到小柔的反应会如此强烈,自己的下巴正好被她的肩头擦撞了一下。

  这姑娘要惹急了,脾气还真不小!

  “啊!姑…姑娘站起来啦!”琥珀捂着嘴,满脸吃惊。

  别过头又看向上官,“公子,您没事吧?”

  “不碍事”

  看到自己的法子奏效了,居然将赵小柔气得自己站了起来,此时还翕动着樱唇,怒视着镜中的自己,仿佛准备张口还击,能激起她这么大的反应,上官自认为即便是打掉下巴,也值得。

  此时洛嬷嬷端了早饭进来,“这……这姑娘居然能站起来了!”

  洛嬷嬷说着将饭菜放在桌上,疾步行至小柔身前,小柔如果能尽快好起来,她就可以离开烟波岛了,洛嬷嬷最担心的就是上官对这姑娘会日久生情。

  洛嬷嬷先上官一步扶住了小柔,她眉头轻蹙,原来小柔拄在妆台上的双臂竟不住轻颤,只是袍袖遮着看不到罢了。

  “姑娘!姑娘,能站起来就好得快了,呵呵,来,咱们还是先用饭罢。”洛嬷嬷说着欲搀扶小柔去桌上吃饭。

  谁知洛嬷嬷刚扶小柔一转身,那人就再次厥了过去。

  ……

  “没什么大碍,只是被你刺激得气昏了过去。”

  给小柔把过脉的洛东霆对上官如是说道。

  “方法是好的,可也不能用的太过,正所谓欲速则不达。”

  二人站在钟灵毓秀的院子里说话,洛东霆言罢递过一个眼神,示意对面凝思不语的上官清淼,在治疗小柔的事情上不宜操之过急。

  “我也是想用激将法唤起她对外界的感知。”

  “激将法可以用,但是也要用的得当,否则过之不及。她现在尚未痊愈,肝气虚乏,以致导血不畅,痰迷心窍。倘若受的刺激过重,很可能会痰壅气逆、气血内乱的,一旦血撞头巅,是会出人命的!”

  “当初可是你主张找法子刺激她,眼下又事后诸葛,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为何不早说!”

  一沾赵小柔的事,上官清淼总也淡定不下来,他一撩袍坐在了院子里的石凳上,一拳捶在旁边的白玉石桌上,为自己的鲁莽生闷气,也为洛东霆的马后炮。

  被责怪的某人站在不远处大气不敢出一声,洛东霆暗自腹诽:他用这种激将法事先也没和他商量啊。

  眼瞅那人坐在石凳上一言不发,怒气沉沉的样子,他又能说什么呢?他又敢说什么呢?

  上官生气的时候完全就是一座冰山,洛东霆真的不敢再惹他了,他真的不想被冻死。又偷瞄了一眼那黑脸的“冰山”,嗯!他仿佛已经觉察到了丝丝寒意!

  “……你说她还能再站起来么?”上官平了平心中气火,撩眼问向洛东霆:“该不会这一激,她又睡过去吧?”

  “应该不会,”洛东霆食指擦着鼻梁,谨慎回道:“方才她的脉象已经趋于平稳,应该不会再度沉睡过去的,可,可我也不敢打包票啊。”

  说话间他瞅着上官的表情,果不其然那人在听到他最后一句时,又拧起了眉毛。

  “嗯!还有,”趁“冰山”发飙之前,洛东霆赶快转移了话题,“我方才探脉,发现她因为自爆经脉废了武功,所以导致筋脉也有些受损,这也是她手软脚软的原因,即便能站起身也不如常人行动自如,回头我会配几副汤浴的药剂,助她舒筋活络,这样她应该恢复得快些。”

  其实除了小柔心里排斥以外,她确实还没有痊愈,之所以愤然起身完全是因着上官的激将法。自爆经脉的她在床上又瘫痪了一个来月,浑身筋脉疲软无力,又岂是说站起来就能站起来的呢?

  作为一个大夫,洛东霆自然清楚一种疾病导致的结果,会出现哪些状况。其实他本想按部就班、循序渐进,一个对小柔好,再一个也可以让她在凌云宫多留些时日,自己也有时间说服他娘。

  可架不住某人总是比他快一步,当然上官此举也是出于好意,他也想让小柔尽快好起来。

  ……

  再一睁眼,赵小柔又回到了雷霆山庄,她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来的,她只记得自己要去见云毅夫妇最后一面,和他们道个别,告诉他们她同意和云飞扬退婚;给他们磕个头,以报答二老对自己多年的养育之恩。

  而后,她就按自己事先规划好的,寻一处庵堂,剃度出家,了此残生。

  走上山庄大门的石阶,“吱呀呀……”——小柔推门而入,进去后发现门房无人,前院也无人。

  往日那些忙忙碌碌的身影都去哪了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