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一百章 姑娘对这个名字满意么?

凌云宫 沐森淼 1839 2016-07-07 10:35:47

    虽说陆钊之举初心是为了维护凌云宫,可一下子杀了这么多人,而且其中绝大多数很有可能并不清楚谁是铁面人,也不晓得凌云宫,害得这些无辜性命枉死,倘若这件事被上官清淼知道,不知他会不会把他们除名。

  明月朗照,夜已交更。

  篝火堆前,孟旭正在给陆钊包扎伤口,伤口太深好不容易才止住了血。

  此刻安静得只能听到燃烧的篝火堆噼啪作响的声音,二人无话,只因各有各的心思——

  孟旭不敢想如果被凌云宫除名的话,如果失去凌云宫的庇护,那他和陆钊又该何去何从?恐怕又要开始那种奔波逃命、朝不保夕的生活吧,那种日子真的连想都不敢想。

  “嘶……”暗自思量的孟旭出了神,扎绷带时勒得紧了点,让陆钊吃痛出声,他赶紧放轻了动作。

  “也不知道陈璋成事了没有,为何这么久还没回来,难道刚才因为接应咱们把云飞扬给跟丢了?”

  陆钊俊眉微拧,他不晓得今晚这任务完成的是顺利还是不顺。原本只要灭了黑水寨,再连同云飞扬一并铲除,此次任务就算是完结了。

  因为云飞扬本就是被黑水寨劫去的,他就算同那些贼寇一齐烧死在黑水寨,也没人会联系到凌云宫头上。至于铁面人,即便他不出现,也不足为惧,因为和他接触的人都被灭了口,他自然就没办法再兴风作浪。

  可今晚出现的铁面人,开始让陆钊还以为是天意襄助,让他能有机会将这个凌云宫的“威胁”一并除去,还能在上官面前邀功,却不成想那人如此难对付,也不知自己那一箭有没有射杀了他?

  方才得知云飞扬被那人放跑的消息,陆钊有些错愕,有些懊恼,后悔不已。

  他以为除掉被关在地牢的云飞扬,完全可以等他们灭了黑水寨群贼之后再动手,却不想被铁面人抢先放走了他。

  当他发现铁面人潜入寨子之时,他以为那人是来杀掉云飞扬的,而后好挑起凌云宫和雷霆山庄的矛盾,故而他没有打草惊蛇,当时他非常自信自己能将他们一网打尽。

  结果是他的自信害苦了他,没想到铁面人却放走了云飞扬,难道……难道……不好!

  自己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黑水寨,却忽略了云家,他们还不知道铁面人捏造的“实情”,很可能云飞扬是带着某些秘密被故意放跑的,眼下看来这云飞扬死也得死;不死,也得死!

  趁他没见到云家人之前做掉他,只需再将尸首带回黑水寨焚化,这笔账云家照样算不到凌云宫头上,眼下只有寄希望于陈璋,但愿他行事顺利。

  “爷!爷……”陆钊寻声望去山坡上跑来的,正是方才随陈璋一起追杀云飞扬的随从。

  “怎就你一个回来了?陈璋呢?”陆钊问得急切,他似乎感觉有些不妙。

  “陈璋追踪云飞扬去了……”

  原本坐在地上休息的陆钊,一下子蹿起了身,“嘶……”因为猛地起身,又牵扯到了胸前的伤,顾不上伤口再次撕裂,陆钊一把扯住那人衣领,“你待怎讲?什么叫他追踪云飞扬去了?你们把人丢了?!”

  那人勾着头,任陆钊扯住了他的脖领子,任务失败,他甚至不敢正视陆钊的眼睛。

  “没…没有,不是,我们赶到云飞扬栖身的山谷时,忽见一对夫妻把已经昏倒的云飞扬给……救走了。”

  ……

  凌云宫钟灵毓秀

  “雲姐姐,早!”

  一大早,琥珀又是第一个进来帮小柔梳洗的,和往常一样,她一进屋就先跟小柔打招呼。

  一声清脆的呼唤一下子飞进小柔耳中,她眸光中闪过一丝诧异与惊愕,与此同时,她感到自己的心颤动了一下。

  小柔抬起眼眸愣怔地看着琥珀,她的黑眸正在跟随眼前人移动着。

  没听错吧?她称呼自己什么?

  “哦,姑娘还不知道吧,公子说以前的赵小柔已经一去不返了,”琥珀一边帮小柔洗漱更衣一边和她聊天,“现在的你是重获新生、再世为人,所以他就给你改了个名字,以后你就叫这个。”

  给小柔擦完手,琥珀就在她手里划写着她的新名字。

  “尹莳雲”耳边传来了熟悉的男音。

  上官行至床边打横抱起小柔,朝妆台走着,俊颜似笑非笑地望着她,“这个名字可还另你满意?”

  与前几次接触不同,赵小柔这回没有假寐,眸色也不再晦暗,可也算不上清亮,她只是死死盯着近在咫尺,拥有绝世身姿的男人。那目光中并非对上官清淼的爱慕与痴恋,倒更像是熊熊燃烧的怒意!

  被上官抱在怀里的她绷紧了身体,若说紧张畏惧男子的触碰,可小柔自打醒来,也并非头次被上官这般横抱在怀了,就连她自己都没发现,她的手已经紧紧地攥握成拳,她像是处于情绪爆发的临界点。

  上官将小柔放到妆台前坐稳,交由琥珀为她梳妆。

  “尹莳雲,赵小柔,嗯,还是公子取的名字好听。是吧?小柔姐姐,哦,不对,雲姐姐。”

  琥珀一边给她梳头一边问道,殊不知自己的无害问话却深深刺痛了小柔。

  好听?

  她最狠听到的就是这个字!

  她也最怕听到这个字。

  可有人偏偏和自己过不去,小柔死愣愣地矃着铜镜里某人的倒影,脸上早已不是冷漠的表情。

  可那人似乎并不介意她怎么看自己,即便是怒意满眸,他也不介意,在他看来这其实比冷漠要好得多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