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九十六章 三当家的真面目

凌云宫 沐森淼 1836 2016-06-28 15:02:47

  一件件烧破的衣服被扔进了篝火堆里,最后是三张面具,一样被狠狠甩进了火堆。

篝火旁,胸前受伤的“三当家”气息微喘,摘下面具的他露出了本来面貌,长眉似刀、鼻若悬胆,这二十多岁的小伙儿,紧蹙的眉宇间却透着三分戾气,一看就是个狠角色。

“可有活口跑出来?”

陆钊衣襟大敞,露出胸前的伤处,坐在篝火旁由孟旭给他处理伤口,这厢却不忘叫另一个随从紧盯着山下的黑水寨,只因他说过一个人都不能逃出去。

“爷放心好了,这火势如此凶猛,怎还能有人逃的出去呢!”

山下的黑水寨此时已是一片焚烧殆尽的瓦砾场。大火过后,只剩星星点点的余烬和漆黑的滚滚浓烟,再经山风一吹,连他们待的山坡上都能闻到焦味,还不时飘来一些黑色的飞灰。

“嘶……”,金疮药撒在伤口上蹿起一阵钻心刺痛,任是这个在刀尖上摸爬滚打多年的汉子,也是难以忍受,只因伤口着实太深了。陆钊俊眉倒竖,豆大的汗珠顺着脖颈滚落至锁骨,胸肌随着孟旭上药的动作不住抽搐。

“爷,伤口有点深,忍着点!”

孟旭一边给他上药,一边替他擦去汗水以防汗水接触到伤口。只见他宽厚的胸膛上,被铁面人用软剑挑破的伤口,从左肋一直延至右锁骨以下,伤口几近一尺来长,皮肉外翻、血色模糊,左肋那端的伤口较深处隐约还能看到筋骨,鲜血顺着肋骨不断地往腰际流着。

“还好没伤及筋骨,否则爷今天就交代在这儿了。”

听到孟旭的话,陆钊没有言语,只是因忍痛而攥紧的拳头,此时又一再收紧甚至都能听到关节作响的声音。

自从云飞扬被掳劫进了山寨,负责暗袭他的陆钊、孟旭和陈璋,就暗中跟着“张飞胡”那伙匪寇,来到了黑水寨。并在黑水寨北面的山坡上寻了一处隐秘的栖身点,秘密监视着黑水寨的一举一动。

上官原本的计划是在云飞扬安葬小柔后,由陆钊他们三人动手,可是半路杀出个“黑水寨”,陆钊也不好贸然行事,只得暗中监视,静观其变,另外用猎隼传书给上官,等候主子的命令。

四日前,陆钊接到了上官清淼的密文传书,于是就在夜里带着孟旭在半路上偷袭了,准备去城里花街柳巷寻欢的黑水寨三当家和他的随从,二人利用一晚上的功夫,仿效着三当家和他随从的面容做好了面具,又逼三当家交代了他和黑水寨的情况,便将那俩贼寇灭了口。

陆钊和孟旭就这样混进了黑水寨,而陈璋则负责传书给凌云宫在五子郡附近的分舵,又调集了两人和他一起守在山上,一来监视黑水寨,二来在陆钊有需要的时候接应他。

陆钊和孟旭待在黑水寨的这四天里,还去过一次关押云飞扬的地牢,见他已然是奄奄一息,不免让他们二人感慨这次任务实在轻松的很,不论云飞扬最后是病死的,还是被“张飞胡”灭了口,只要他一死,那他们也就间接完成了任务。

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,理想始终成不了现实。

就在陆钊混进黑水寨的第二天,便从“张飞胡”口中得知了一个惊天的消息,那就是,“张飞胡”之所以能得知云家船队会出现在五子郡的水域,完全是靠一个带铁面具的人卖消息给了他。

更可恶的是,那人居然自称是“凌云宫”派来的!

凌云宫从来不卖消息给山匪贼寇,为虎作伥。据陆钊所知即便有卖过此类消息,被出卖的对象也是一些贪官污吏、奸商恶霸,更何况自家主子没必要分派两拨人马截杀同一个人啊!这事肯定有蹊跷!

可无论他如何套话,“张飞胡”也说不清那“铁面人”的来龙去脉,而且此事也并未听真正的“三当家”和自己提起过,所以陆钊也无法获得更多消息,只知道那人头戴半截银铁面具,还一口咬定他来自凌云宫。

于是原本被陆钊看作轻松顺利的任务,却从今日下午他们买火油回来,发生了逆转——

“老三,火油都卸哪了?”

正当陆钊安排人将刚买回来的火油卸车时,黑水寨的大当家和二当家一前一后,赶至了后院。

“都在这呢,大哥。”

今天这买火油的差事,是陆钊硬揽下的,因为他心中已做了一番部署。

“嗯……后院可都是弟兄们的住处,卸在这儿可妥帖?”

张飞胡说话间瞥了瞥前面一排排茅草屋。

“大哥,这里背靠山壁,和兄弟们的住处尚有些距离,而且此处又没有灶房,远离明火,应该不会有事的。”

陆钊将三当家那素日里吊儿郎当的样子,模仿得倒是有几分相似。

“嗯,大哥我看没啥事。您看,这旁边紧挨着茅厕,还有两个大水缸摆呢,就算真起火了,也能及时扑灭,应该没啥问题。”

原先和“张飞胡”在屋里数银子的瘦子,就是黑水寨的二当家,他也觉得将火油放在后院没什么不妥。

后院尽头其实并无住处,只有两间茅厕,两口洗手的水缸,余下三间屋子大的空地上除去堆在地上的杂物以外,倒没什么值钱的家伙什,“张飞胡”一想放在也罢,遂命令搬运完火油的众人回屋收拾家当,准备晚饭后搬家。

“大哥,其实依我看咱们走就走了,又何必非得烧了这寨子呢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