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九十三章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

凌云宫 沐森淼 1652 2016-06-19 15:54:37

  夜色暝暗却笼罩不住那人脸上带的银铁面具,半张面具在银色月光的衬托下,映出幽冷白光,突显森寒。

  打定主意,带头的男子号令寨中人擒之以探查底细,追查人质下落。自己则隐于人后,从袖里倒出一枚燕翅镖。

  盯准铁面人,趁着那人忙于抵挡羽箭飞矢之际,他横臂一挥,燕翅镖穿云破雾,携着十足劲道,向铁面人飞去——

  “噗”一瞬吃痛,铁面人低头一看,大腿上遭了一记暗算:镖色乌黑,混铁制成,状似燕翅。

  铁面人两手分别捉住了朝自己面门和左肩,袭来的两支羽箭,却没能挡住暗地射来的飞镖,抽空档将整只镖头都埋于肉里的燕翅镖,硬生生拔了出来。

  奇怪的是拔镖之际,只见血流如注,却毫无预期的疼痛?

  不好!这镖淬了麻沸散!

  铁面人心下一凛,赶快封住大腿上的几处腧穴,防止毒素顺血脉流经全身,不然自己纵使有天大本领也难逃一死,可左大腿仍是已经麻木得难以动弹。

  麻沸散,虽毒不死人,却能令人麻痹无力。

  正如那人所言,铁面人冷眸对上远处指挥作战的那人,他果然是想生擒自己,可未必是因为张飞胡的死和人质的失踪!

  燕翅镖,百步穿杨,镖无虚发。

  夜色昏暗却眼力过人,能避过众人耳目,即便间隔如此远仍能命中自己,镖上还淬了麻沸散,此人也绝非一般人!

  眼看山寨里的人似出闸野马般奔自己涌来,铁面人将那薄削唇瓣一勾,绞上了三分杀意。

  消息既已由云飞扬带了出去,这黑水寨也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,其实他本不愿纠缠于此,可偏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还想生擒自己,自己的身份又岂可暴露?

  不管那人是否已经洞悉了自己的底细,单凭那句“抓活的”,他就不能让自己落入敌手,所以,凡是想擒获自己的人都必—须—死!

  带头追捕自己的人依旧在喊话,在他号令下,已经有二三十人跑至铁面人跟前,将其团团围住。

  随着寨子里的人奔至铁面人身边,后面的弓箭手也停止了扫射。

  顺腰间抽出一柄约摸两指宽窄的软剑,持剑在手,铁面人不慌不忙从容御敌。

  这二三十人大致分两层将铁面人围在当中,里圈的十几个大汉朝铁面人一拥而上,企图以多制寡,却在十几息后都成了他——剑下亡魂。

  每喘一口气,就有一个人被迫停止了呼吸,仿佛这铁面人是个吸人精气的魍魉,他要生,你就得死!

  包围圈外层的人见此人如此狠厉,只想逃命,哪还敢恋战?可既已前来送死,铁面人管教你如愿以偿!

  一翻腕即是一个人倒地不起;

  一挥剑便是一条性命陨落黄泉。

  迎敌而上,这人潇洒的剑路犹如舞娘上下翻飞的水袖,灵动飘逸间——置人于死地。

  一面杀退前来送死的莽夫们,一面从前赴后继的人群里,搜寻着刚才带头喊话的那人踪迹。

  他没想到黑水寨这群乌合之众会得手,能得手。

  方才在廊下他也偷听到了张飞胡的打算,若他杀了云飞扬,明日再骗取了赎金逃之夭夭,那这难得可以挑起雷霆山庄和凌云宫矛盾的机会,岂不化为泡影?

  自己好不容易才等到了这绝妙时机,又寻到了这不谙江湖规矩,不晓武林恩怨的黑水寨,谎骗他们说云家船队携带了大量钱粮,这才诓得张飞胡出手,否则放眼江湖又有哪个愣头青敢动云毅?

  可等到最后还是逼得自己出手,他本是幕后操纵这一切的人,实不想过多暴露身份,却依旧有算漏的时候,前有自己低估了“张飞胡”;后又突然冒出个隐匿于寨中的“高手”!

  现在还给自己扣了个“刺杀寨主”的帽子,只怕是欲加之罪,不寻出此人,誓不罢休!

 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,这二三十人皆死于铁面人剑下。

  方才带头击杀铁面人的男子见其威力,也是大吃一惊:没成想江湖中还有这般隐世高手,武功绝不在华山、昆仑、武当那些名门高手之下。

  一柄软剑就像一条附在他手上的灵蛇,挥洒自如,剑到人亡。

  铁面人突出重围又朝羽箭队杀来,软剑在手,即便是黄蜂的尾后毒针,也管教你荡然无存!他本是隐没人间的幽魂,却偏有不知死的前来挑衅,那便让尔等见识下鬼魅嗜杀的本性!

  远攻可用羽箭,近守就毫无用武之地,何况对方身手高深莫测。

  这人单凭一手精妙绝伦的剑法,就已轻松制敌,还好燕翅镖上的麻沸散迫使其不能催发内力,否则若使软剑运上剑气自己又岂是他的对手?

  眼看着十几人的羽箭队被杀得四散奔逃,此人即便中了麻沸散也难以制服,不如……

  “大伙一块上!生擒不了也断不能叫他逃脱,否则咱们弟兄一个都活不了!杀了他,替老大报仇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