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九十五章 三当家的百步穿杨

凌云宫 沐森淼 1883 2016-06-23 10:39:13

    一个手提长刀的男子,领着另外两人穿过四散人群赶至三当家身边,三人搀起他就往外闯。

  “不行!咳咳……必须杀掉那人!”

  三当家没有忘记主人的交代,那人必须死,否则必成后患。

  浓烟滚滚,火舌四窜,四面八方都是火,山风裹挟着浓烟呛得人睁不开眼,只觉得四周围的空气都能把肉皮子烫熟了。

  “爷!火势太大,咳咳……再不跑咱们都……都得烧死在这儿!咳咳……走!”

  三当家有伤在身架不住三人强拉硬拽,一路架着他冲出火场逃离了黑水寨。

  “爷!爷!您没事吧!”刚出寨门不远,又撞上一个身背弯弓的男子。

  “我没事!咳咳……不是让你盯着云飞扬的吗?跑回来做甚!咳咳……云飞扬人呢?”

  “我……我看寨子里着火了,怕爷有事就想来接应你们的,您放心,云飞扬没跟丢,他就在……”

  “爷!有人追来了!”那人尚未回完话,搀着三当家的人一声疾呼,另两人自觉地护在了他们身前。

  “嗖——”、“嗖——”

  甩出两只燕翅镖,随他们身后逃出火场的人,却没能这么幸运获得生机。

  “咳咳……这里的人,一个都不能逃出去!”

  “三当家”按着滴血的胸口,冷森可怖的表情,揭示了他冷血无情的心。

  说着,这人扯下早已被软剑挑破的血衣,从身后人手中取过长刀,刀尖挑起血衣猛一翻转缠了上去,火折子一甩点燃血衣成了个火把,腕上较以巧劲飞刀掷向山寨大门。

  秋日夜半,山风疾劲。

  竹扎的黑水寨大门,顿时也湮没在熊熊烈焰之中,而后几人奔上黑水寨北面的山坡。

  “陈璋,你带人赶紧撵上云飞扬,杀了他!”

  “三当家”朝身背弯弓下山接应自己的男子说到。

  “是!”陈璋依令行事,想到云飞扬重伤在身,杀他有两人足矣,遂挑了个人跟随自己,余下的则留下保护三当家。

  “诶!回…咳……回来!”

  陈璋没走两步又被叫了回来,只见“三当家”眉头紧锁朝山下的黑水寨望去。

  “弓留下!”

  陈璋不明所以地摘下身后弯弓,递与“三当家”,而后又被遣走。

  “爷?”身旁从火海里将他救出来的孟旭,顺着“三当家”的视线扫去……“那人没死!”

  只见此时的黑水寨火光大盛,那头戴银铁面具的男子,仍然被困于烈焰高涨的火场之中,袍摆高挽扎于腰间,追杀着困在火场中挣扎求生的黑水寨群寇。

  那人好似杀红了眼,又像是临死前的心有不甘,恨不能将这余下的三十来口都拉作垫背,他才罢休。

  先前是群贼围攻这铁面人,现下却调了个个,是铁面人在追击他们!

  方才攻击铁面人的羽箭犹如黄蜂尾后毒针咬着他不放,现在铁面人手里那柄似灵蛇的软剑,狠戾得有过之而无不及!

  一柄软剑上下翻飞,快得看不清招式,剑花扫过,留下的仅仅是一具具被他踩在脚下的尸体!

  没死的山寨贼寇越来越少,他们既不愿被活生生烧死,也不愿沦为铁面人逃离火场的挡箭牌,困兽犹斗,这十来个人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,将铁面人围在当中,想与之拼死一搏!

  此时的黑水寨除了四处高蹿的火舌肆意嚣张之外,就只剩下那火场中嗜杀成性的铁面人能与之相比拟了。

  银铁面具映着橘色火光,却依旧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,戴在那人脸上它也传递了一份那人的阴鸷性情,寒芒慑魄,冷戾阴毒!

  当下把黑水寨群贼斩杀殆尽的铁面人,仿佛比那大火更猖狂三分,一眼望去,吸引你眼球的不再是火光冲天的黑水寨,而是火场中肆意杀戮的铁面人。

  左腿的麻沸散药力持久,无法施展轻功,身边的大火却愈演愈烈,他必须与时间赛跑方有可能获得一线生机。

  一路斩杀围攻自己的人,一路用软剑将尸首挑进前方的火堆,不管死了的还是重伤的,趁那些血肉之躯掩灭大火的瞬间,铁面人毫无顾忌地踩在了他们的身体上,伴着声声鬼哭狼嚎般的哀嚎,将重重围困自己的肆意火舌甩得越来越远。

  这般诡诈阴损的保命计策,恐怕也只有这铁面人能使得出!

  “三当家”扪心自问,自己看到的究竟是怎样的情景?

  那人穿行于烈焰间“尸桥”之上的画面,宛如行走在幽冥鬼界奈何桥上的勾魂阴差,淡定得出奇!仿佛这三十来人的性命本就属于他,他们的身躯也不过只是他脱离险境的工具而已。

  放眼望去,“三当家” 这厢看着那人冷血狠绝的手段,似乎比自己更残戾,不由得脊背蹿上一股恶寒,此人断然留不得!

  从孟旭搀扶自己的手中抽回手臂,挽弓搭箭他三当家要除了这祸害。

  为主子,亦是替天行道!

  “爷!我来!”孟旭自告奋勇。

  “不!”他们所在离山下的黑水寨大概有射地之远,百步穿杨的功夫也唯有他一人精通。

  跨出弓步,“三当家”微颤的双臂愣是拉开了一方满弓。锋利的箭头犹如这人凌厉的黑眸,瞄准了此时正向山寨大门移动的铁面人,“咳…”一口咸腥愣是被他压了回去,指尖脱力,随着额上汗珠滴落的瞬间,飞矢已然离弦……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一阵急促的咳嗽,迫使“三当家”松了手里的弯弓,身子向前一摘歪险些滚下山坡。

  “爷!”孟旭和身后随从赶忙扶稳了“三当家”,忍着胸前伤口撕裂的剧痛,“三当家”再抬头寻找自己射杀的目标,眼前却只剩火海一片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