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九十章 栽赃嫁祸 得知【真相】

凌云宫 沐森淼 1810 2016-06-14 11:05:10

    当然,他们在没达到目的之前是不会让他死的。

  对云飞扬使尽手段凌虐了三天后,看守端来了馊掉的残羹剩菜,以及一些金创药,却并非是他们良心发现,而是这帮匪徒已经和云家的管家云诚接上了头,他们必须要让云诚见到云飞扬,才能诓到赎金。

  起初他们自认为是“狮子大开口”敲诈了云诚五千两,却没想到轻轻松松就到手了,故此这群“饿狼”胆子就大起来了,胃口也一次比一次大!

  第二次又开价两万两,又是两天内便得偿所愿,“饿狼”们尝到了甜头,自然不愿轻易放掉云飞扬这块“肥肉”,这次他们一张嘴就是五万雪花银!

  “守信”二字对这伙“饿狼”来说,就是个“屁”!

  从前两次他们得了赎金却扣着他不放,云飞扬就看透了,他们是拿自己当作了“摇钱树”,恐怕不榨干云家,这伙“饿狼”是不会罢休的。

  已经等了四天,云诚那边还没消息,这寨子里的人也没有动作,云飞扬忍着周身伤痛,认命地在心中叹息:自己这次只怕是在劫难逃。

  并非对云诚不信任,只是他清楚他们此番出来带了多少盘缠,之前那两万赎金恐怕都已经动了“小柔”棺材里的陪葬。

  五万两!叫云诚如何筹措?

  五子郡境内没有云家势力,即便赶去云家最近的钱庄、商号要五万现银,也没人敢兑给云诚,这毕竟不是小数目。不论云诚是派人送信回山庄,还是日夜兼程赶赴老家冲邑求援,至少都要超过五日的时间,可眼下若再困在此处,他恐怕连三日都撑不下去了。

  霹雳弹炸伤了他的背,落水时又因为不会水呛坏了气管和肺,云飞扬自打被关进来的那天起就一直在发热,虽然他周身被打的伤,在用过金创药后得以愈合,但是背部的伤却未能痊愈,且伤口深的地方已经觉察不出疼了,估计是化脓溃烂所致。

  这些日子低热不退,喘气也似拉风箱一般,他肺部因为呛水的损伤,没能得到有效医治,再加上前两日又下了场雨,雨水倒灌进地牢,给这原本就阴冷的地方又添了一份寒湿。衣不避寒、食难果腹,想喝口水都难,他人早已虚脱了。

  云飞扬想过要逃跑,奈何本就有伤在身,一进来又是毒打,又是断水绝粮,活命都难哪还有力气逃跑?

  被那些丧心病狂的“饿狼”折磨得死去活来之际,他也想过咬舌自尽,可一想起远在凌云宫的小柔,云飞扬又心有不舍。

  不知她在那过的如何?上官清淼有没有如他所说的那般履行承诺?还有那虎视眈眈的神秘人,自小柔失踪后他就没再找过自己,自己这招瞒天过海究竟能否骗过他去?

  情有不舍,心又岂能轻易放下?

  面对这些非人的虐待,云飞扬终是咬牙挺了过来。可眼下这副孱弱的躯体,还能坚持多久他也不晓得,只怕一闭眼都再难见到明日的太阳吧。

  柔儿,还能否与你再相见?还能否与你再重逢?

  柔儿,只怕云哥哥要食言了,答应护你一世周全的诺言终是无法兑现。

  柔儿,只盼你在烟波岛一切安好,平安度过余生。

  蓦然,牢房外传来了脚步声,紧接着是稀里哗啦开锁链的声音。

  云飞扬缓缓睁开了泫泪欲滴的眸子,牢房的铁栅栏门“吱扭”一声被打开,先入门的是一把寒光森森的尖刀!

  持刀的看守阴恻恻对云飞扬笑道,“臭小子你的死期到了,念在你这几日给我们寨子也赚了不少银子的份上,我待会就给你个痛快!”

  随着那人一步步逼近,挂在腰间的钥匙串也不住地哗楞作响。

  云飞扬低垂着头,苦涩地勾起唇角,死亡的时刻比自己预判的更早一些。

  这几日,这肉票被他们折腾惨了,早已没了还手之力,看守对他毫无戒备,只想着尽快完成任务。

  那人手持尖刀走到云飞扬脚边立定,杀他之前还有几句对他的“临终遗言”要叮嘱,也算让他死个明白。

  “别怪我,要怪就怪我们老大,是他想要你给我们死去的弟兄陪葬!我也不过是奉命行事。哦…对了,还有那个什么凌云宫的,若不是他们卖消息给我们黑水寨,兴许你还能逃过此劫,唉……只可惜,这都是命!”

  话音即落,这人猛地往前一蹿,尖刀高扬直奔云飞扬左颈动脉!

  垂眸不语的云飞扬在听到这话的时候,眸中闪现出一道锐利寒光,猛然撩眼,他抬起脚使出浑身力气,果断而利落地绊倒了正欲结果自己的刽子手!

  他被这伙土匪打折了一条腿,所以也只能卯足劲儿绊倒那看守而已。

  没成想这看守竟如此不禁摔,“啊!”一声扑倒在云飞扬身边便没再起来过。

  如此轻松地制服这人,让云飞扬有些出乎意料,情急之下,容不得他多揣,云飞扬顿时逃意再起,他不能再坐以待毙,眼下他只想尽快逃出去。只因——

  柔儿有危险!

  在他得知暗算自己的是凌云宫的那一刹那,云飞扬首先想到的却是赵小柔的安危。

  既然凌云宫敢对他下手,那说明上官已经背弃了他们的交易,而此时身处凌云宫的小柔恐怕也不会安全,小柔的安危是牵动自己心跳的那根无形的线,说什么也得逃出去,柔儿不能有事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