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八十八章 姑娘的机关 黄鼠狼的盘算

凌云宫 沐森淼 2048 2016-06-10 10:41:51

    “诶!飘雪姐姐,你快看……”站在轮车后的琥珀,一手扯着飘雪衣袖,一手朝天上指,“你看!你看那天上飞的是不是白鹤?”虽然烟波岛不时总有水鸟聚集,但白鹤却难得一见。

  “公子快看!”她又朝上官这边兴奋地招呼着。

  “可不是么,好大一只,诶!后面又跟上来一只……”飘雪也被琥珀带动起来,两人视线始终未离开那空中飞舞的一对白鹤。

  “哇……它们个头可真不小,像小乖…嗯……好像比小乖还要大,诶,飘雪姐,你听,”琥珀侧耳倾听,“还能听到叫声呢!”

  小乖即是前几日在揽月楼出现的那只猎隼。

  上官朝空中望去,猛然牵起小柔的手,指向那对盘旋于空的白鹤,“傻丫头,睁眼瞧瞧!我敢说至今你也未曾见过这般大的飞禽。”

  他想故意挑起小柔的兴趣,可那人依旧坚若磐石,我自岿然不动。即便手被上官紧攥着、带动着,她也毫不在意,置之不理。

  松了小柔的手,上官莫名有些无奈。

  琥珀绕过轮车拉着飘雪看东瞅西,她跪在扶栏椅座上,和飘雪一一品评着所见景色,俩人丝毫没在意身后的上官和小柔。

  “飘雪姐,你看那朵儿云,像不像一匹飞奔的马!”琥珀指向空中某处云团。

  刹那间,脑子里掠过一道闪电,小柔倏然睁开眼……

  “哪儿?哪里?”

  “那朵儿,就那朵儿云嘛,你看……”

  琥珀和飘雪的对话还在继续,她们每讲一次那个字,自己的心就被牵动一次。

  久违的抽痛感自胸腔蔓延,自己的心,原来还在!

  自己原来对他还有感觉!终是忘不掉,脱不开。

  上官又一次发现小柔落泪!且这回较之前两次尤甚,她原本是闭埋眼不理周遭的,可这会儿却低垂着眸子,任泪水无情地打湿了羽睫,仿佛表情也不再僵漠。

  晶莹泪珠无声息地滚落至她的柔荑,视线扫过去,上官赫然发现小柔右手拇指,正狠劲掐着自己左手虎口,指甲尖都已陷进肉里,两只柔荑微微发颤。

  她像是禁锢在凄苦的回忆里,执拗地隐忍着内心情感的爆发。

  “飘雪”上官一面低声唤过飘雪,一面裹住小柔的手。

  自己的手又一次被那个熟悉的温度包围,小柔感觉到上官正拿捏着手上的力度,在掰开她右手的同时,又尽量不弄伤她,耳边传来这些日子她早已熟悉的声音:

  “恨么?有怨气就发泄出来。”

  说话的同时,那人抽出了她的左手,换过自己的手塞进小柔右手里。

  他在干什么?让自己将怨忿发泄在他身上么?即便要抱怨也是对云飞扬,抛弃自己的人又不是他,他为何如此?

  那一刻,小柔僵止了动作。

  摊掌一瞧,小柔左手的虎口留下一道深深的紫青甲印。

  “她又哭了,公子您可还记得上次提到那人时她也哭了。”怕再触动小柔敏感的神经,飘雪把云飞扬称作“那人”。

  这一次又是什么触动了她?

  “琥珀,你方才说什么了?”上官蹲在小柔身旁仍握着她的手,怕她再伤了自己,俊颜微侧问向琥珀。

  还没搞清状况的琥珀又一次慌了神,她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触动了小柔,公子的问话怎么听怎么像在责怪自己,她忐忑回答:

  “公…公子,我……我可什么都没说,”琥珀连摇头再摆手,“我……我只是说有仙鹤在飞,公子,我说这也不行么?”琥珀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无辜。

  “把你刚才说过的,再重复一遍。”

  上官回过头来和飘雪,一瞬不瞬地盯着小柔的反应。

  琥珀断续复述着方才的一番话,“我说有白鹤在飞……然后……然后还说天上的云像匹马……”

  倏然,当小柔听到那个字的时候,又一次落下泪来,柔荑也跟着紧了紧。

  飘雪欣喜望向上官,“公子,是云!”,飘雪解开谜团的样子,就好似发现了什么稀世奇珍。

  上官做了个禁语的手势,参破玄机的他终于找到了答案,有了这把钥匙还怕开启不了她的心锁吗?

  指下轻揉着小柔的伤处,眸中精光熠熠,“傻丫头,原来你的机关在此。”

  ……

  五子郡 黑水寨

  日沉西方,晚霞湮没于天际,傍晚的来临为天空掩盖上一席海蓝色的夜幕。

  山谷间的黑水寨里此时灯火通明,人影往来,车马交错,整个寨子究竟在忙个啥,想必也只有他们大当家的才清楚。

  寨子北面,一处三层的竹扎寨楼上的某间屋里,烛光绰绰。

  屋内,一张破旧沾灰的光板方桌上,此刻在烛火的映照下却是光灿灿、黄澄澄,几欲晃瞎人眼。

  桌旁还坐着两只目泛贪婪的“黄鼠狼”。

  他们的瞳眸里倒映出桌上,足足码了四层的金砖和银锭,其上还陈着些珠钏玉镯,全是女子的贵重饰品,像是嫁妆,又好似随葬。

  “大哥,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是棵灵光的摇钱树呀!”

  说话的瘦子,垂涎欲滴地盯着眼前的珍宝,爱不释手地拂过上方的珠宝玉石,随后又小心翼翼地从下面抽出一块金砖,放在嘴里咬了咬,似乎并未从他们的反败为胜中醒过味来。

  “哼!说来倒也可笑,没想到如此擅斗的一个人却…”坐在他旁边的男子噗嗤一笑,“却他娘是个汗鸭子,哈哈哈……”这二人忆起当日之事奸笑作一团。

  搭腔的这人,正是那晚带头打劫云家船队的水匪老大——“张飞胡”。

  此人铁塔腰身,豹脸圆眸,燕颔虬须,形似张飞在世。

  可不过也只是形似而已,他可没有张将军当年的一身正气,以及一声喝断当阳桥的雄浑魄力。

  “大哥,等咱们拿到那五万雪花银,就可以寻座更大的山头,然后再多招些兄弟,重整旗鼓,说不定,”

  这张飞胡插话道:“说不定咱们也行他个占山为王,揭杆起义,当年世祖爷不也是如此这般,做了这大良的开国皇帝吗?”

  “啊哈哈哈……”

  这二人真是痴人说梦、异想天开,竟还妄想着借这笔不义之财,逐他的九五之梦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