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八十一章 他一句话要了一条命

凌云宫 沐森淼 2196 2016-05-24 12:30:00

    不等上官回答,洛东霆一口气道出了他娘交代他的任务。

  “倘若这赵志刚当年真的和云毅一同密谋陷害了老家主,陷害了包括我爹在内的山庄众弟兄,清淼你,又该如何处置赵小柔?”

  洛东霆心道:‘娘啊……您老交代我的任务,我完成了啊!至于他如何回答,如何去做,就不是我能掌控的了。反正您叫我说的,我说了。嗯!’

  问出了问题,也完成了任务,一股难以言喻的轻松感,顿时由洛东霆的心中升腾而起,此时,他才发觉自己手心已然汗湿,里衣似乎也粘在了后脊梁上。

  “就知道你旧事重提是有原因的,原来,症结在此——”

  语气一沉,拉长了尾音,上官瞄了眼洛东霆,而后往太师椅里一沉,靠在椅背上。他阖上眸子,搭在扶手上的左手四指轮动,修长的骨指缓慢地轻敲着扶手,阳光照在他指尖上,衬出他甲面上的淡淡华光。

  良久,除了庭院里银杏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之外,再无其它动静,就连上官敲击椅把的动作都减缓了下来,最后只有食指无声轻点着太师椅的扶手。当然,洛东霆时不时还能嗅到,自院门口随风贯入的金桂花香,可他却嗅不到沉在太师椅中,那人的任何别样气息。

  他,是在思量着如何作答么?

  小心翼翼地睨着上官表情的洛东霆,还在等着那人的回答,等了大概一盏茶的工夫,终于等到了那人的……反问:

  “你可知晓,当初我为何非要你保她一命?”

  洛东霆皱着眉头,思忖答道:“因为她是你的棋子?握着她,就等于握着云家的把柄,到关键时刻好以她要挟云毅?”

  “起初我也是怎么想,可……”他停下手中动作,缓缓睁眼,一双幽邃的黑眸,透着对往事留给自己的遗憾与伤痛。

  “可就在她自爆经脉的那刻,看着她恹恹若觉的样子,令我想起了——她。”

  言至于此,上官清淼撂下二郎腿,他俯下身去,双肘拄在两腿之上,将自己的脸深深埋进双掌之中。

  洛东霆顿然领悟,他口中的两个“她”不是同一个人!
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仍是将那人用一个“她”字带过,是……没勇气面对?还是……不忍心提起?

  “对了,赵姑娘当日为何会自爆经脉?我一直没机会问你。”洛东霆忽然联想起赵小柔出事那日,是否跟上官有什么干系?

  不知怎的,没等到上官的回答,而他的思绪却被上官给拐跑了。

  深深沉出一口气,待上官的脸撤出掌心的那一刻,他发红的眼角略带湿润,下巴担在交错的手背上,任两个大拇指抵着下颚,他略带愣怔地直视前方,这种神情几乎从未在凌云公子的脸上出现过。

  原本精明、深邃的一双凤眸,此刻被一抹怅然若失的情绪所笼罩,同时也衍生出一种雾罩远山般的朦胧感;如雕如塑的无俦俊颜也卸下了冷厉与苛肃,取而代之的有懊悔,有惋惜,有痛怜,使得眼前这个丰神如仙的男子,晕生出令一种静漠的柔美。

  低沉的语调摒弃了往日的寡淡,他回答东霆:“当日她之所以会自爆经脉,或许是因为受了打击,亦或许——是因为我的一句话。”

  被云飞扬抛弃,是小柔心灵受创的起因,可上官的一句话却成了让她选择死亡的关键。

  一句话,一句话的作用有多大?

  医者的一句话,能令病患获得生的希望;主审官的一句话,能令囚徒看到死亡的颜色;师长的一句话,能令学子发现他脚下的路;恋人间的一句话,能令他们厮守一生。

  云飞扬用一句“兄妹之情难为眷侣之慕”,斩断了他和赵小柔的情缘。

  赵小柔用一句“冤冤相报何时了”,让被复仇迷蒙了双眼的凌云公子,反省了自己的心。

  而上官清淼曾几何时说过一句话,却要了这个世上对他最重要的女人的命!

  听上官叙述着当日小柔欲寻短见的经过,东霆心中为之一颤,何其相似——与那一年的事何其相似!

  “因为我的一句‘任人宰割’,她寻了短见,当时,我第一直觉就是,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死。我错过一次,绝不能再错第二次。”

  洛东霆明白了,上官为何会竭尽全力地去救小柔,只因他不希望悲剧重演,当年之事,他悔不当初,自责了很久,他痛恨自己的不冷静,以至于事后的大半年内心病累身,若不是大仇未报需要他振作,恐怕他至今也很难走出心霾,故此,他不想让自己再后悔第二次。

  洛东霆忆起他那日对上官的试探,他只说了句救不活就把小柔丢下巫山,让她完成棋子的任务。上官就猩红了眸子誓要烧了自己的药庐,还说什么治不好她,就教自己滚出凌云宫。

 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因为他心中对往事的放不下?

  可据自己的观察,和他这些日子的改变,洛东霆认为上官对这女孩还是动过一分心思的。

  若因为起初对往事的放不下,演变为今后对某人的不愿放,又当如何?

  “不管怎么说……这赵小柔毕竟……是云毅的义女,即便她父亲没有参与当年之事,也撇不清她和云家的关系。清淼,若她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,那她痊愈之后……应该就没有留在这的必要了罢。”

  东霆用了肯定的语气,却仍是隐藏着一丝拿不准的试探。

  似一条打瞌睡的蛟龙,听到了外界试图靠近自己的声音,毅然苏醒。上官转眸望向洛东霆,一双凤目恢复了清明,依旧是深不见底的黑。

  定定地瞅了他几息,险些把洛东霆这七尺男儿都看毛了,那人淡然的神情,让洛东霆猜不透他心中所想,就在自己刚想扭转话题之际,上官似笑非笑,缓缓道出一句:

  “以她现在这个样子,你认为她——何时能好?”

  而后,他深邃的黑眸从东霆身上移开了去,撩袍起身,撂下一句:

  “你的职责是治好她,至于痊愈以后的事,也要等她痊愈以后再说。”

  那人就这么走出了钟灵毓秀的院门,洛东霆看着他挺拔如松的背影,莫测难料,那背影似乎给自己留下了诸多疑问:

  他想过赵小柔痊愈之后的事么?

  他想过要如何安置她么?

  他又想过等她清醒后,该如何与她解释,他们彼此间纠葛复杂的关系么?

  他究竟喜不喜欢那姑娘?若他果真对赵小柔有情,若赵志刚果真参与了当年谋害老家主一事,他又该如何面对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