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八十二章 情随心动 报应不爽

凌云宫 沐森淼 2142 2016-05-25 19:53:03

    上官承认自己起初救这女孩,的确是因为对过往的“放不下”,可随后发生的事,早已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。曾几何时,他觉得很好笑,自己筹谋算计了这么多年,居然也有他无法掌控、无法预判之事,都说这世上最莫测的是“人心”,上官清淼头回体会到了这句话。

  或许正是因为自己父亲当年被奸人所害,令上官清淼不得不抱着一份疏离的态度,挟着一份警惕的心思来面对外界,十三岁后他对外界的评断只有四个字----“尔虞我诈”;又或许因为自己当年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,令他披上了冷漠的伪装,掩盖了一颗赤诚真心。直到赵小柔的出现,她的一句“怨怨相报何时了”,让上官又看到了一丝曙光,令他死灰的心又再次重燃。

  从小柔出事后他总喜欢叫她“傻丫头”,就是因着她的绵兔性格,被人欺负了她宁肯选择躲起来默默承受伤痛,也不愿选择“以牙还牙”的报复,如小柔自己所说,“她成不了那种人”。

  不愿为报仇而改变自己,违心地筹谋一些事,算计一些人,她无疑是一只“倔强的绵兔”!想不到这世上竟还有如此良善至纯的人儿,犹如不染淤泥的青荷,遗世独立。

  上官不知小柔在云家时受过怎样的教育,但他清楚,她肯定没有受到云毅为人处世的熏染,否则她不一定还会保持如此单纯的心性。上官甚至有些许庆幸,在这女孩儿还未彻底融入,那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家庭时,就让自己遇到了她,像云飞扬那般的品行,云家那伪君子的做派,真真配她不上。

  尽管这些日子,小柔因为伤重不能言行,可也让上官得到一个释放心灵的机会,令他可以抛开所有包袱与伪装,与之倾诉他不为人知的秘密,也间接令上官清淼埋在心底的伤一点点愈合。

  不知怎的,他只觉得和小柔呆在一起的感觉是那么舒心,那么安然。有时,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,让自己很想就停留在那一刻;有时,时间又好似白驹过隙、转瞬即逝,又郁闷自己什么都抓不住,什么都留不下。

  久而久之,上官恋上了这种感觉,莫名其妙地让他抛不开、甩不掉,只想沉溺。

  他不清楚这种感觉究竟算不算“爱”?

  对于报仇,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需要客观地分析,理智地判断;可于情感,他却只想听从自己的心。

  寄情于心,情随心动,仅此而已。

  方才回答东霆的一番言辞中,上官很不自觉地掺杂了些偏袒的情愫,当东霆提出是否送小柔出岛时,他讳莫如深地避开了那人的问题,只因自己的一丝犹豫、一分不舍。

  这也是他改变了大丧之日揭穿云毅的计划,他本可以在小柔发丧的时候,设计布局逼云家开棺验尸,当着全江湖的面揭穿云毅父子的道貌岸然,挫败雷霆山庄在武林中的威慑力。可为了护她,上官清淼放弃了这大好时机,还险些让云毅倒打一耙,只因他不想再将这无辜的女孩牵扯其中,哪怕是分毫能伤及她的诱因都不行。

  他的复仇大计正因她而悄然改变,可某人却不以为意,仿佛赵小柔压根就不是赵志刚的女儿;仿佛她跟云家一点关系都没有;仿佛她的身份对上官的复仇大业毫无影响。

  赵小柔成了柄双刃剑,用好了,她可以成为上官对付云毅的王牌;用不好,云毅也能拿她来诬陷上官拐跑了他雷霆山庄的少夫人。

  但不知这柄双刃剑究竟会相助哪一方?而谁才是她真正的主人?

  ……

  夏守耀一只脚还未踏出狼州地界,就接到了云毅的两封传书。一封是给他的,里面的消息可以用“突如其来”形容——云飞扬出事了。

  云毅的夫人也因急火攻心,忧心儿子病倒了;而云毅的大徒弟手臂废了只得养伤休息,故此没人能帮云毅去救他儿子,所以云毅暂时无法返回军器监,至于赶制十万军械的事,只能全部交由他夏守耀去打理了。另一封盖了蜡印,是让夏守耀转承给马肆肇的,不用想也知道,那里面是只有他们二人才清楚的“猫腻儿”。

  而云毅自己则要连夜赶去五子郡救他的独生子。

  想不到紧关节要之际,云毅还是选择了亲情,舍弃了他争逐了一辈子的名利。冒着不能按时赶制出那十万军械的风险;冒着泄露他帮马肆肇贪污的风险,云毅选择了去救自己的儿子。

  而夏守耀也终是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云毅最信任的人。云毅把十万军械的重担交给了他,若不能按时复旨延误战机,就是死罪;另一方面,云毅让他带给马肆肇的“贪污证据”,若是不慎落到朝廷手中,那云毅照样是个死。眼下云毅既然能把他的身家性命,都托付给自己,显然自己已成为了能与之分享秘密的左膀右臂!

  夏守耀有些恍惚,有些惶恐,亦有些窃喜,自己等了十五年终于等到了今日,这是上天在助他一臂之力么?

  不管怎么说,尘归尘,土归土,事情总要有人去解决。

  夏守耀受托登上了返回尚都的路;而云毅也拖着虚颓的身子搭上了赶往五子郡的快船。将军器监的事交给老夏也是迫于无奈,好在那人是块榆木疙瘩,十多年来指哪打哪,无有二心,若不是看他嘴巴严谨,他是断然不会放心的。

  可眼下放不放心都无甚区别,只因云毅已无人可用。

  他的管家眼下正困在五子郡,准备营救云飞扬;他的夫人,因为获悉儿子遭劫的消息,一病不起;他的大徒弟方铭,只挨了一记炽焰掌,便身中火毒无药可医,请了几个大夫最后的结论都是——断臂保命!

  ……

  站在船头,云毅恨不得脚下这船会飞才好,能日行千里让他即刻赶到五子郡。收到云飞扬半路遭劫的消息后,云毅也是心中一震,担心、紧张、气愤,火冒三丈的他生生又呕出一口血来,可他心似明镜,此刻自己绝不能倒下,他的儿子还等着他去营救!

  ‘云飞扬,你千万不能出事!儿啊……你可是云家的独苗。’云毅心下暗暗发愿,就算搭上这万贯家财,就算用自己的命去换回云飞扬,他也在所不惜,只为他儿子的平安归来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