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七十四章 勿妄相思 不省人事

凌云宫 沐森淼 1650 2016-05-12 12:20:04

    ‘这……’洛嬷嬷心中思忖,她确实想不到有谁能帮她的少爷解脱。

  “其实,这么多年追求清淼的女子也着实不少,可又有哪个能真正走进他的心?娘啊,依儿子看……眼下,也唯有这赵姑娘能唤起清淼一分真心,或许……”

  洛嬷嬷猛然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。

  “你的意思,为娘明白……但是,这姑娘还是早日离开的好!”

  上官越是对小柔上心,也就说明他越发在乎她,这就更要斩断两人的情感萌芽,否则将来必成后患!

  “娘……”

  “她留在这儿只能坏事,”洛母一挥手,示意东霆不要再申辩,洛嬷嬷一脚踏上回西苑的台阶,转身留了话:“我怕她终有一日会拖少爷的后腿,如若不幸言中,那少爷这么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!”

  自家少爷多年的隐忍,多年的磨砺,多年来历经艰辛都是为了除掉云毅这个仇人,洛嬷嬷深谙上官清淼这多年来的坚持有多辛苦,绝不能因着一个女子放弃,更何况她还是仇人的义女。

  洛东霆还想插话,又被洛母抢先堵了嘴:

  “待她伤好后,你记得提醒少爷,”她思量一下又补充道:“你若不说,我就亲自和少爷讲,夫人临走前将他托付与我,我就有这个责任!而且,念在我从小将他带大的情分上,我想少爷也会答应的。”她的话果决而笃定。

  ……

  不知不觉间,上官竟走到了凌云宫东北一隅,一处独门独院。

  这是一处两层阁楼的小庭院,背靠山峦,门朝蟠龙湖的方向,东临凌云宫高约两丈的宫墙,和其它的院落间又隔着甬道林木,可以说独辟蹊径,享受着这凌云宫顶层角落的宁静。

  此处,有个很伤感的名字——“妄相思”。

  上官抬头凝望,“妄相思”,怎么走到这儿来了?

  他的脚步带着他的心,他不曾想过要来这儿,可以说若不是今晚走差了路,他几乎就把它遗忘在这个角落了。

  可当下不知怎的,他竟不由自主地站在了这独门独院的大门前。

  庭院周围没有掌灯,银白色的月光洒在这黑漆漆的大门上,反衬得这大门如化不开的浓墨一般乌黑,又似一个望不见头的黑洞洞口,冷冷凄凄。这独门独院仿佛透着一股强大的吞噬力,引着你去探究它如何消磨着四时变迁,将周遭的繁华与喧嚣通通湮灭,独留死寂。

  “哗楞楞”——拴门用的铁锁链提醒着自己,此处早已被他视为禁地。

  是啊,自己竟忘了,还是他命人拆掉了这里原有的篱笆栅栏,换成了突兀的黑漆大门,还加了锁头不准任何人再靠近,这其中也包括了他自己。

  轻推着门的手依然粘在了门板上,铁链拴的并不紧,顺着半尺多宽的门缝,他依稀能看到院里那石像的边角。

  月光打在汉白玉的石像上,煞白得如死人的森森白骨!

  指尖着力顺着锁门的铁链边缘来回碾压,尽管只看到了石像一角,却也勾起了上官清淼尘封于心底的悲痛记忆。

  刺目的痛!剜心的伤!

  手一松,猛然间狠狠带上了门,震得那大黑门咣当作响。

  上官扭转回身,他冷面凝霜、凤眸变色,周身被一种复杂的情绪包裹着,他眉头深锁、紧抿薄唇,带着这异样的情绪,离开了这久违的伤心地。

  与其说是“离开”,不如说是“逃避”!

  每逢佳节倍思亲,今夜注定有很多人都无法安眠……

  雷霆山庄

  雷霆山庄的一众走时架着一个人,结果回来时却架着仨:奄奄一息的青儿;哦啊乱叫的方铭和虚颓浑噩的云毅。

  门房管事一见,连忙做出了明智的应对——请大夫!并且要请狼州最好的大夫。

  久候门内的夫人见状赶忙迎上前,观之色变,她略带发颤的话音透着她紧张恐慌的情绪,“这…这是怎么了?老爷,你还好么?”

  还好么?

  这还用问吗?

  看不出老爷现在是个什么样子?

  云毅没有作答,只是任人搀扶着送回卧房,因为他没脸回答!

  他特地选在这月圆佳节上演这么一出,想给上官添添堵。离开时,信誓旦旦,扬言今日一定给凌云宫好看;回来时,恹恹若绝,心中犹记他如何被戏耍,如何吃瘪。

  他又怎能咽下这口气?!

  咽不下啊……

  怎么办?那就吐出来。

  下人刚扶着云毅走到床边的那一刻,他只觉腹垒难消,五脏翻搅,一口浊气蹿至咽喉,挟着一丝铁锈味的咸腥。云毅喉头一探,道出一口血,想咽来不及了,“噗!”一口喷在床边的踏板上。  

  血丝夹杂着**拉得长长的,顺着他紧抿的唇角,一滴沿着一滴缓缓滴落在脚边,溅在了他的靴头上,这一口血道出来,可吓坏了搀扶云毅的下人,慌忙喊话:“老爷吐血了!”

  扭头喊话之际,下人感觉被搀扶的云毅一摘歪,再回头,那人已栽了下去不省人事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