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七十五章 放他一马 十万军械

凌云宫 沐森淼 1890 2016-05-14 15:17:38

    睡梦中,纷繁杂乱,尽是自己被上官戏耍的片段;耳畔响起众人揶揄、嘲笑之声,声声不绝,直到又一次听见那清脆婉转的鸟鸣——

  “啾——啾啾啾……”

  “谁?!谁?!不许再吹!……”云毅从梦中惊醒,嘴里喊着梦话,双手还不住乱挥,猛然坐起了身。

  他这一醒连累守在床边的云夫人,也是一惊,一不留神险些一歪身子从床边摔下去。

  “老爷……老爷,你醒了?你说什么吹吹的,吹什么啊?”

  定了定神,云毅才听清原来那是窗外的鸟叫声。

  他捶着额头怨叹:“这鸟儿叽叽喳喳地,吵得人心烦!快叫人统统轰走!”云毅没好气地挥了挥手。

  夫人这厢一头雾水,可昨晚云毅被气吐了血,大夫也叮嘱不能再让他动怒,遂不敢逆他的意,无奈唤过下人依言吩咐。

  只要一听到类似水哨的声音,脑海里就会浮现出自己在揽月楼遭受的种种羞辱。

  他再也不要听到这种声音了,哪怕是相似都不成!

  被噩梦折腾了一夜的云毅,双眼乌青、精神涣散,好似有块石头堵在心口,上不来下不去的别提多难受,自打作了这盟主之位,云毅还是头一回像昨日那般吃瘪。而令他难堪的人还是自己的死对头,他依靠床头,抚着郁结难消的胸口给自己顺着气儿。

  眉头紧锁,暗自思量:

  看起来,这上官清淼定是知晓了小柔失踪一事,那日,那些没收到婚期延后书信的各派,前来贺喜,肯定也是他搞的鬼。

  只是,他既然知道了小柔失踪坠崖,又为何丧礼上没过来开棺验尸?他竟错过了揭穿自己的绝佳机会,是手里还没有确凿证据么?所以便不敢贸然行事?

  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,让儿子焚化了小柔遗骸。不然,若那人半路设下埋伏夺取棺椁,掌握了切实证据,那小柔被飞扬逼走坠崖的事就真的瞒不住了,到时候自己这盟主之位恐怕也难以保全。

  呵呵……这云大盟主现在还没闹清究竟是谁,瞒了谁!

  转念又一想,云毅猛然睁眼,倒吸一口冷气:“嘶——”

  难不成这人在自己身边设伏,是为了调查当年之事?所以,柔儿失踪坠崖的消息只是一个偶然的收获?所以,他当日才没有打草惊蛇?他知道即便是抖落出,小柔被飞扬悔婚逼死的事,也不足以置自己于死地,故此,上官清淼才没有出手。

  对!一定是这样!一定是他还没有查到当年事的佐证,所以,他不得不放弃这此机会……

  “老爷,军器监的夏总管来了!”云夫人一句话打断了云毅的狐疑。

  “老夏?”军器监乃是兵部所设,专门为朝廷军队打造兵器、军械的地方。这些日子为了筹办小柔丧事,云毅把军器监的事全权交由夏总管代理,现下他忽然到访,想必定有要事相商。

  恐误正事,云毅哪敢怠慢,即便心中疑虑不断,也得放下。毕竟,奸细已经揪出,上官清淼那边可以暂缓搁置,今后再作打算。

  拖着周身不适下了榻,头昏脑涨、心胸沉闷,云毅也顾不得这些。眼下,首当其冲是承办朝廷的任务,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,他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倒下。

  后院 正堂

  一位中等身材、黝黑肤色、四十出头的男子,坐在客位品着茶等候云庄主的到来。

  这人五官一般,没什么特别之处,不显山不露水,若将他放在人群里,恐怕不喊他名字,他不搭腔,你还真难找出他来。

  都说眼小聚光,还有的形容什么小眼睛滴溜乱转,可这人虽也生了一对单眼皮儿、小眼睛,那双瞳眸却是不泛丝毫精光的乌黑,犹如幽深的无波古井,那深邃的黑将他眼中的精光摄了去,毫无神采可言,有的只是木讷,仿佛这人憨实得过了头。

  此人名唤夏守耀,自云毅承办军器监以来,夏守耀就是第一批被招进来的军械工匠,在军器监里从最普通的打铁匠做起,一直做到今日总管的位置。

  夏守耀润了两口茶,一边瞅着茶碗里打转的茶叶,一边回想着他方才进府的所见所闻,时而轻蹙眉头,时而若有所思,最后唇角一勾泛上隐隐笑意。

  “大老远赶来狼州,是不是军器监那边出了什么事?”云毅从后堂踱了进来,形色疲乏,像是刚下战场一般;又像是豪赌一宿输了不少家当。

  往太师椅上一沉,云毅按着隐痛的眉心,等夏守耀回话。

  “庄主,兵部七日前发下话来,要咱们一月之内赶制十万军械,以备攻打南诏之用,我一接到上谕,就连夜启程给您报信来了。”

  “糊涂!”云毅一听气得一拍桌子猛然起身,顾不上心中血气翻腾,他疾步到夏守耀跟前,训道:“尚都离狼州千里之遥,你有报信的功夫倒不如盘查下各处库存,这一月限期何等吃紧,你怎么轻重不分呢?”他气冲冲地点指着夏守耀的额角。

  夏守耀扶着踉跄的云毅,任由他对着自己一通指点,一改方才的沉着淡定,唯唯诺诺开了口:

  “庄主,我已派人前往各处的军器作坊征缴去了,咱们在尚都的军器监有一万八千支长矛、三万羽箭和七千战刀的存底,若再加上各处军器坊的呈交,我想也不会差太多的,余下的差多少补足即是,眼下,我之所以亲自赶来……”

  他凑近云毅压低声音说道:“是关于马大人分账的事,他已派人来军器监找您两回了,我均已您在家中处里丧事为由搪了过去,这事又不好落在书信上,所以我才赶来找您的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