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七十七章 他真的感觉自己老了

凌云宫 沐森淼 1762 2016-05-18 17:52:15

    不管自己身处何地,又被何事所累;也不管自己是身体康健,亦或疾病缠身。只要一道圣谕,自己就得乖乖赶过去效命。此外,还得冒着被坎头的风险,帮当年助自己承办军器监的大舅哥贪污,马肆肇贪了官银,自己还得帮他做假账掩盖罪行,真真懊恼啊!

  可心有不甘,又能如何?

  自己当年设计上官鸿谋得盟主之位,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混出个人样,让那些包括马肆肇在内曾经小看自己的人,能对自己刮目相看么?

  盟主,他当上了;而后又充盈了家业;最后,马肆肇也把军器监的承办权交给了自己。阴谋得逞,夙愿得偿,可换来的究竟是咸鱼翻身的畅快得意,还是在名利漩涡中的泥足深陷?

  他说不清,更不敢去深究。云毅只觉得自己这些年过得很累,甚至比没作盟主之前还累!

  尤其是小柔出事之后的这段时间,接二连三发生的桩桩件件,以及上官清淼的出现,让云毅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。

  当下,坐在卧房里发呆似的看着夫人、侍婢,忙着为他打点行囊的云毅,忽然觉得自己老了!有些力不从心了。

  他竟莫名地想念起了儿子,从未有过地极其想念,真希望儿子云飞扬,此时能在自己身边帮他一把;真希望他能替自己担负起这云家的重担,让自己也尝尝这“颐养天年”是个什么滋味。

  人嘛,争了一辈子,逐了一辈子,不就是为了到老能衣食不愁、安枕无忧吗?如果有福气,能再享受下子孙绕膝的天伦之乐,也就了无遗憾了。

  倏尔,某个念头一闪而过,如果云飞扬能赶上上官清淼的一半……自己或许也就不用这般亲力亲为了。

  想到此,云毅后脊背一凛,若自己日后的某一天无力再执掌这份家业;若自己这武林霸主之位落入他人之手,或是干脆被上官清淼夺了去。那——以他儿子这般温良恭谦的性子,又该如何面对上官清淼那样的敌手?

  云毅后悔,悔得肠子都青了。当初究竟是因为被成功的喜悦冲昏了头;还是那上官夫人伪装的太好,他竟一时心软放过了那对母子!

  真该做的绝一点儿——斩草除根!

  否则,怎还会有机会让上官清淼寻仇上门?

  真是自己漏算了去,他当年确实想借易寒天之手屠杀上官满门。却不曾想,上官鸿竟在头天晚上送走了自己的妻儿,那么大咧咧的一个人,没想到,却唯独对他的妻儿用心备至!这是自己的疏忽。

  后来,上官夫人在上官鸿的丧礼上又百般示弱,还以盟主遗孀的名义推举自己接任盟主之位。确实令云毅看走了眼,以为她孤儿寡母完全信了自己的谎言,索性也就放了她们母子一马,谁知?!

  这一马,真是纵虎归山、放龙入海,怎一个“悔”字了得!!

  一撇一捺是个“人”,这左边的一撇和右边的一捺就好比事物的两面性,人,亦然,且更多面化,没有十足的大奸大恶;也没有至纯至善百分百的好人。

  即便是当年嗜血成性的易寒天,说不定也有他不为人知的温柔一面;即便是温良恭谦的云飞扬,说不定他心中也藏着阴暗。

  上官清淼又怎样?

  他为父报仇隐忍多年、磨砺多年,不用说,他是个孝子。

  可他为了报仇,不惜利用他人,甚至牵连无辜,譬如丧命的青儿;譬如重伤的小柔,亦或其他不为人知的阴谋,他的机关算尽又是否有些不择手段?有些冷酷无情?

  再如云毅:

  江湖上,他是威震武林的霸主,他要展现他强势的一面,只为撑起自己的雷霆山庄;

  朝廷里,他是恭谨谦逊的军器监监守,面对政坛要员们,他谨小慎微,不吝阿谀,只为稳固他这皇商的地位;

  而人后,他亦是与夫人相敬如宾的丈夫;与儿子苛刻教导,望其早日成才的严父。

  他为恶也是有原因的,他使坏也是有目的的。

  若非看中了上官鸿武林盟主的位子,要谋一方势力壮大自己,他又怎会施计陷害上官鸿?如果,当年的武林盟主不是上官鸿,云毅也不会对之痛下杀手,这也就是他成功后,为何会放过上官母子的原因,只因他想要的已然到手。

  引申一点讲,这,即是所谓的“因果”。

  因为他的贪念,铸就了当年的恶果;也因为他得手后的一时松懈,放过了这对孤儿寡母;又因为当年的恶果,才有了今日上官清淼对他云毅的报复。

  ……

  凌云宫钟灵毓秀

  午后,天朗气清,阳光明媚。虽说已过中秋,可现下刚过晌午,日头还是足的很,照在人们身上也是暖意融融。

  站在门下的飘雪看着上官有些不明所以,只见他先是兀自呆在院中的银杏树下出神,这会儿又从屋里搬出把太师椅,在这树下寻着树荫和阳光的角度,来回调对着位置。

  她懵了:

  公子这又耍的什么把戏?

  他不摆弄花了,也不和姑娘说话了,竟围着这银杏树折腾起那太师椅来了!

  直到那人在太师椅中坐定。闭着眼,坐在那,一动不动,似是折腾累了在休息?又似坐在树下晒太阳?

  可坐在树下如何晒太阳呢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