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七十章 姑娘美么

凌云宫 沐森淼 1981 2016-05-04 19:27:43

    虽然《女诫》她仍是不会背,但现在懂规矩多了,主要是上官最近常在岛上,她即便再耍孩子脾气,再没得规矩礼数,也断然不敢当着上官的面,话说回来还是怕他变着法的罚她。

  上官抖了抖衣袍,又在脸盆架前净了手,一边继续说着话,一边走进小柔卧房。

  “揽月楼今日来了些不速之客,惹了点乱子,恐怕肖老现在还忙着收拾残局呢……”

  “啊?”俩丫头闻听脸上变了颜色,还是琥珀顺口搭了腔:“那肖老没事吧?公子一大早便出岛,难不成就为这事儿?公子,揽月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?您说的不速之客又是谁啊?谁这么大胆子……”

  起初,上官还想回她两句,谁知琥珀这孩子似竹筒倒豆子一般,一股脑问个不停。上官几欲开口,又被她连绵不绝的问话给压了下去。无奈,他便自行坐在小柔床前,帮阖眸小憩的小柔按揉着手臂,任由琥珀在一旁发问。

  直到那聒噪的小妮子止了声,其实,她也是被一旁的珍珠扥了衣袖才住了问话。

  “说完了?”上官淡淡回她一句。

  琥珀嘿嘿一笑,她原本还想补一句“您还没回答我呢”,转头一想又怕上官嫌烦,终是咽回肚里。

  上官握着小柔的手,她的手仍有些发凉,“有本公子在,肖老能出什么事?虚惊一场罢了。我回来时已命人在花厅备了晚宴,今个儿中秋,你们也不必在这儿伺候了,把饭菜端了来就去花厅入席罢。”

  两个丫头一听上官发了话,欣然接受安排。只是琥珀临走时,还是忍不住又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:

  “公子,我今天给姑娘梳头了,您瞧好看么?”

  琥珀今儿也是开心得过了头,见谁进来都要展示下她的作品,居然连上官都不放过,其实梳了半天她也没梳出什么样子来。

  上官兀自盯着小柔,出神地回了句:“嗯…好看”

  然而,他的这句“好看”却并非为着琥珀的手艺。

  灯下小睡的那人,未施铅华的娇面在烛火的映照下,独显粉润光滑;淡眉联娟,羽睫卷翘,琼鼻小巧,这一副如画模样,任谁见了都要道一声“好看”罢。

  五官本就精致的小柔,经过这月余的药食调理,气色面容均得以改善,现下闭目小憩的她再被那橘色烛光一衬,宛如这中秋月光下含苞待放的白蔷薇,静谧而清美。更有樱桃小口红艳若丹,血色滋润、水光潋滟,像沾带着新露的花蕊,凝芳吐艳,诱人采撷。

  可上官清淼并非狂蜂浪蝶,他可不会乘人之危。

  小柔背靠软枕,身子向右侧略略摘歪着,琥珀将她满头的及腰长发编成了三股麻花辫。

  那乌黑发亮的辫子足有婴儿手臂粗细,当下顺着她的左肩头斜垂着滑至胸前,胸窝的衣襟由着辫子的形状被压得陷了下去,正好勾勒出她胸前隆起的曲线,随着她平稳的呼吸,辫子就陈在她胸窝里跟着缓慢起伏。

  视线扫过,上官随手将小柔的辫子挑到一边,发丝触手的微凉感觉顿时由指尖沁入他的心田,不由得令上官清淼指下贪恋,婆娑着那如丝般顺滑的墨染秀发。

  她就那么一瞬不瞬地窝在那,应该是睡着了吧?

  倏然,一声清扬婉转的哨声,似晨间漫山唱啼的雀鸣,传入小柔耳中,她秀眉微蹙,恍然睁开了双眼。

  “还是这个管用。”上官清风拂弦的话音又在自己身边响起。

  小柔一睁眼便看见面前人的手心里,陈着一只彩瓷雄鸡模样的哨子。

  看到这哨子的那刻,她双眸瞬间划过一丝精光,而后又消失在无神的晦暗中,只不过她这次没有继续闭眼装睡,而是直愣愣盯着那哨子发呆。

  小柔醒来后的这三天,多数时间都是闭埋眼装睡的,即便周围人将她唤醒,她还是会一转眼的功夫就再次“睡过去”,因为她根本不愿醒来,更不关心周遭的一切。

  可是,仍架不住某人对她有意无意的“骚扰”,通过各种办法,强制性地将这个“贪睡”的人儿挖起来。

  “这种哨子是新近才出现在市面上的,大人们专买了去哄孩子玩,看你这傻丫头百无聊赖,本公子就将它送与你罢。”说话间他甩干净哨子里的水,抓起小柔的手,把东西放在她摊开的手掌里。

  上官狎谑一笑,瞄着小柔,语气柔和三分,“若欲吹响它,你就得自己动动脑筋……”他合上了她的手,连同那哨子也一并合进了她的掌心。

  她愣怔地凝望着被他合上的手,神色有别于以往的呆滞,这哨子有何不同?想要吹响它,还需自己动脑筋,这又是何意?那他方才又是如何做到的?

  这一样新鲜玩意儿,让小柔停摆多日的大脑悄悄运转起来。

  和云毅查获的那只,以及今日那男童把玩的那只水哨,如出一辙,这种水哨的确是凌云宫的细作联络用的暗哨。

  水哨这物什在当下问世不久又音色特殊,上官也不过是几月前出门之时,看见小贩兜售此物卖给小孩子耍玩,故此便买了些用作联络暗哨,细作联络时再配以长短不一的哨声用以对接。

  凌云宫的联络方式层出不穷、花样百出,如同这哨子,或者是窗边的一盆花,亦或是商铺门前的幌子,都可能被咱们玲珑心思的凌云公子作为己用。如此一来不易被察觉,即便像青儿这般被捕获,也赖不上他凌云宫,因为这些东西都是日常百耍,随处可见。

  江湖人心险恶,上官能历练成今日的凌云公子,让凌云宫在短短八年就超越了华山、昆仑,那些传承百年的名门大派,成为炙手可热的江湖组织,自然有他处世的手段。

  更何况眼下要对付的是云大盟主这只老狐狸,狐狸天性狡猾,若想逮住它,猎人自然要多动些脑筋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