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七十一章 人月团圆 同病相怜

凌云宫 沐森淼 2044 2016-05-06 16:18:34

    自从夫人过世后,每年中秋不管上官清淼在与不在,都是大伙一起去揽月楼,一边赏月一边海吃一顿,顺便还能逛逛狼州城,赏赏巫山和蟠龙湖的夜景,倒也惬意。

  既然今年去不成了,就听公子的在岛上过也是一样。

  上官为了给小柔调理身体,连揽月楼的厨子都调到凌云宫了。所以,饭菜还是揽月楼的味道;月亮还是那个月亮;夜色也还是那个夜色,有句话怎么说的?“海上生明月”嘛,这湖上的月夜应该也差不到哪去,琥珀和珍珠一边送晚膳到“钟灵毓秀”,一边打着哈哈。

  见她们送饭进来,上官便将小柔安置在饭桌前的椅子上。

  他并没有像前些日小柔昏迷时那般,让她窝在自己怀里喂水递饭。既已苏醒,就得锻炼她逐步恢复到正常的状态。

  人醒了,身体恢复的自然也就快了,现在小柔听力已然如常,并且不用人扶也能直起身坐稳了,只是四肢手脚还没什么力气,虚若无骨。

  备好晚膳,二丫鬟退下,房里依旧只剩他们两人。

  上官捧起汤碗,先舀了勺香浓的肉汤送至小柔嘴边。

  汤匙沾唇,她倒也晓得吞咽,却不辨冷热,不尝甘苦,就算你喂的是砒霜,小柔姑娘也照样能毫不犹豫地咽下去。

  “嘶——”嘴上轻啧一声,上官猛缩回手中的空汤匙,“烫到没?”

  他暗道“该死”,这丫头眼下神思涣散像个初生婴孩儿,偏遇上他这个不擅长伺候人的主儿,就这两天没给她端水喂药便疏忽了,倘若再让她添了新伤可如何是好?

  咱们的凌云公子还忽略了一个问题,若是把小柔姑娘的樱唇烫肿了,只怕又要引人遐思了。

  上官仔细瞅了瞅面无表情、呆滞无语的小柔,见她唇上不红不肿,复又舀了勺放在自己唇边试过温度,方知不烫,才敢又递到她嘴边。

  想必是一路下来,这刚出锅的饭菜也就不烫嘴了。

  “这个十五是你到烟波岛,过的第一个中秋节。”

  上官继续手中动作,“秋夜风凉,今晚赏月是没你的份儿了,”顺势抹掉了她唇下的一颗汤水珠子,他谑戏一笑,“不过,你若真想欣赏这岛上的月夜美景,就开口求我一声,说不定……本公子会如你所愿。”

  八月十五,人月团圆。

  她的团圆又有谁能帮她实现?

  早年间父母双亡,现如今又被爱人无情抛弃,这月圆佳节对小柔来说无异于是个“讽刺”!

  依旧面无表情的小柔,突然间从眼角滑出一颗清泪,悄无声息地顺着她的面颊滚落。这一颗清泪带起上官一瞬惊讶、一方怜惜,还夹杂着一丝欣喜。

  慌忙撂下汤碗,拇指拂上小柔面颊将那抹清泪拭去。

  他惊讶,自己的话她竟入了耳,这是她醒后第一次对外界有感触;他怜惜,自己光顾着引她开口,却忽略了她的种种经历;他对她的反应也萌生出一丝欣喜,许是这话令她感触颇深,所以给出了反应,这也说明她的心门并没有全部封闭。

  上官随即笑颜哄劝:“暗自神伤,你可是委屈了?喂!真正委屈的是我好不好!唉……八月十五,本公子放着明月湖景不赏,却偏在此服侍你这位大小姐,自己肚腹空空,还要忍饥挨饿与您喂吃喂喝,你说,到底谁冤?”

  小柔默不搭声,依旧虚握着水哨的手,却又无端紧了紧。

  她只留了一颗清泪,就牵动了自己的心,上官清淼暗叹:什么时候见过堂堂凌云公子这般紧张地对待过谁?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“一物降一物”?

  白日里那遍体鳞伤的青儿也不曾令自己丝毫心软,上官甚至都未曾正眼瞧过那人。可为何在这女孩儿面前,他总会失去平素的沉着冷静,脑子似乎也不再灵光,连说话都不那么走心,有时总是动不动脱口就是一句。

  他不晓得这是为何,但却很喜欢和她相处的这种感觉。或许正是因为她的这种状态,可以让自己卸下一身的防备,不用盘算、不用提防、无所顾忌,想说便说,要笑就笑,而且还不用担心这个听者会走漏消息,出卖自己。

  编排多年的复仇计划,多年来在江湖上、生意场中的各种周旋,让上官清淼不得不多加小心,多方筹谋。尤其是他所做的种种,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扳倒云毅,可那人是武林公推的一介盟主,自己在羽翼未丰之时又怎好与其公然对敌?

  故此,他要伪装自己,要防备他人,还要精准策划、运筹帷幄。否则,非但自家的血海深仇报不得,就连自己恐怕也要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上官和弄着碗里的饭菜,心中百思千虑兜转徘徊,垂眸晕上一丝苦笑,兀自又冒出一句:“咱们两个似乎也没什么好比较的,不过同是天涯沦落人罢了。”

  他的话像是对自己说的,声音很轻,可旁边那位还是听到了,她双眸搓动,却不知心中作何感想……

  安顿好小柔,从钟灵毓秀出来,上官便踏上东苑一角的青石楼梯,登至凌云宫的顶层,欲返回自己卧房休息。

  徐步缓行,他时不时也为这岛上的夜色,和湖面上那轮皎洁的圆月驻足。

  今日揽月楼发生的一切他在小柔面前只字未提,他猜不出她听了去到底是,会为有人替她出了气而感到痛快;还是会为养育她多年的义父,被自己羞辱了一番而伤心难过,如果是后者,不明真相的她又会如何看待自己?

  上官清淼不希望这些纷繁复杂的情愫,影响赵小柔的心情,以至于影响她的恢复。

  赵小柔既已脱离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环境,他就要为她重塑一个清明美好的世界。

  这也可以说是自己欠她的,他令她看到了云飞扬腹黑的一面;他令她无辜受到牵连以至于今,他也自当有义务帮其走出困境,再造似锦人生。

  不知何时,这颗棋子偏离了她原先的棋路。

  若执子之人亦是当局者迷,这满盘布局又当如何规划?这残局又该由谁操纵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