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七十二章 琥珀醉嗔 洛母矫情

凌云宫 沐森淼 2063 2016-05-08 15:38:58

    上官在花厅安排了中秋晚宴,犒劳自家下人,这些人自是跟随自己多年的,情同家人。以洛嬷嬷为首,其次便是东霆、飘雪、珍珠和琥珀,另有张、陈两名船老大恰好今日在岛上轮值,也都不是外人,上官每每出岛经商都有他们这几名船老大跟船,鞍前马后,绝无二心。

  余下几名船夫就被安排在厨房,和揽月楼的厨子一同用饭,恰也自得其乐。

  “我吃好了,你们慢用,”洛嬷嬷放下碗筷预备离席,见洛东霆和张、陈两个船老大,居然还有琥珀一同拼酒,不免要叮嘱两句:

  “今日虽说是月圆夜,可也不得闹的太晚,这嗜酒贪杯更是要不得。”

  她这话显然是冲着琥珀说的,但洛东霆是自己的儿子,故此洛母就借儿子行了个“指桑骂槐”。

  琥珀虽说年纪尚小不懂事,但始终是女孩子,怎能如此不注重仪度,与几个男子推杯换盏比酒量,成何体统?自己一手将她带大,如同亲母,自然也要适时管教。

  “娘啊,此乃葡萄酿,多饮几杯不妨事的,今儿个又过节,人家诗仙不也曾说‘百年三万六千日,一日须倾三百杯。’嘛”洛东霆说话间还比了个“三”的手势,显然他没听出他娘的用意。

  带洛嬷嬷正欲辩驳,洛东霆又蹦出一句堵了她的嘴,“况且葡萄有益心补血之功效,您要喝了还能滋容养颜呢。”

  “是呢!”微醺的琥珀从旁附和,“保准您又年轻好几岁,哈哈。”飘雪似乎听出了洛嬷嬷的用意,忙夺下她手里的酒盅,提示她不好再饮。

  偏有张、陈二人又劝留着洛嬷嬷,“呵呵,琥珀丫头说的有理,话说今日月圆佳节,您老这么早离席做何去?不如等会儿和丫头们一同赏月去!”

  洛嬷嬷抿了抿唇,眼角展露了几丝笑纹,随手一摆起了身,“不了,人一老就没那份心境了,让他们年轻人去耍罢,我去别院看看,哪有让主子照顾病人,下人们却躲起来吃酒享乐的。”

  洛嬷嬷言罢正欲起身,却不想这话说者无心,听者可有意。

  微醺的琥珀一听这话,倒好似在说她们姐俩有意偷懒,便不耐烦起来,酒劲上头,小丫头一蹙眉开了腔:

  “是公子说要留在别院陪姑娘过节的,呃!”她打了个酒嗝,“可并非我们有意偷懒……”小妮子双颊绯红,她眸光涣散盯着洛母,俨然是醉了,“妈妈若不信,尽管去问公子……不过……我只怕您此时过去,呃…公子会嫌烦……唔…唔…唔…”

  洛东霆恰好坐在琥珀身旁,他知道这丫头一醉起来恐怕更是口无遮拦,指不定还能道出什么来,遂伸手捂住琥珀的嘴。

  又恰好,他扭头一瞥看见某人的手,也正伸过来欲封住小妮子的口,那人便是飘雪。

  但见飘雪挟着一丝复杂的神色看自己时,洛东霆又慌忙收回了手。扭回头借着劝阻洛嬷嬷的档口,用一种倾向无声息地掩盖了另一种。

  “是啊,娘,您就别过去了,既然清淼发了话,又特意为咱们在花厅摆了席,咱们就听他的好好过个节,这也是作主子的一份心意嘛。”

  洛东霆斜眼一觑其他人,众人连忙随声附和,虽然张、陈二人也是云里雾里,可依旧随了东霆的号召。

  说话间洛东霆起身把母亲强压回座,又有飘雪、珍珠几个人轮番敬酒,她即便再放心不下别院那头,也无可奈何。又一想方才也是自己说话欠考虑,若再执意去别院换回少爷,好像还真如琥珀所言,是自己矫情她姐妹擅离职守了。

  于是,不想拂了众人过节的兴致,洛嬷嬷只得留下作陪。

  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众人才离了席。

  醉意正浓的琥珀还嚷着要去湖边赏月,奈何飘雪、珍珠拗她不过,只得遂她心愿小心相陪,不怕别的只怕这小妮子醉眼迷蒙的,来个猴子捞月可就不妙了。

  洛嬷嬷则借着酒劲撞头说要回房休息,可偏又不想让东霆送,只教他陪三个丫头一同去赏月。然是拗不过自己儿子,硬是被洛东霆搀着往西苑走。

  母子二人行至盘山石廊的丁字口,洛母稍作驻步。往左即是她的住地,往右则通往东苑小柔住的“钟灵毓秀”,洛东霆似是看穿了他娘的心思,先开口问道:“阿娘不想去看看赵姑娘么?”

  洛嬷嬷闻言窃喜,“是啊,我还是放心不下,毕竟少爷从小也没伺候过人的,我去看看就回。”

  方才闻听上官留在了别院,洛嬷嬷就有心换他出来,毕竟这孤男寡女多有不便,可当着大伙的面,自己又怎好直言?

  刚要挣开儿子搀扶自己的手,就被洛东霆拦了下来,他笑道:“阿娘是放心不下赵姑娘,还是放心不下清淼?”

  闻听此言,洛嬷嬷一怔,没想到这孩子竟看穿了自己的心思。随即又听儿子说道:“阿娘,清淼一向是有分寸的人,您就放心罢。”东霆说着便欲搀扶洛嬷嬷往左拐,回西苑就寝。

  洛嬷嬷止住步子,一拂儿子的手说:“我自知少爷为人,我是怕……”

  见母亲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洛东霆赶忙搭腔:“阿娘怕什么?”

  “怕少爷会日久生情,怕他忘记赵姑娘的身份,忘记自己背负的家仇!”洛嬷嬷言到此处话音利落而坚定,似乎和往常那个总是面上挂笑的温和老妪,判若两人。

  “阿娘……好端端的您怎么说起这些?”

  “这些日子那姑娘有伤在身,为了给她疗伤少爷整日呆在别院,我也没好意思说什么,现在她人也醒了,不用我说你也该提醒少爷要避嫌才是,为何你们都好像一副乐见其成的样子?”

  她终是道出了藏在心底的另一重隐忧。

  光这些天琥珀那小喇叭就不知传出多少,上官对小柔的种种关怀照拂,更何况自己也不是瞎子,自家少爷对那女孩的情谊,洛嬷嬷也是看在眼里的,她越发觉得应该将这份情愫扼杀在摇篮里。

  不容东霆插话,洛嬷嬷继续责问:“你可清楚这姑娘和云家的关系?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