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六十七章 世伯,这玩意会玩了吗

凌云宫 沐森淼 1891 2016-04-26 19:57:30

    哪知那人好似背后也长了眼睛,在他的剑即将贴到上官肩头之时,上官清淼一回身,以迅雷之势探出二指,居然夹住了云毅手中的剑!

  云毅索性猛劲儿较上,欲以剑锋利刃绞断上官的手指,上官这厢也有防备,就在剑锋扭转之机,上官拇指猛一叩剑锋,与食指、中指齐齐逆向发力,电光火石间竟硬生生将这精钢宝剑崩成三段!

  精钢摧折之声,好似正抚得兴起的古筝弹断了弦,引得在场一众为之惊叹……

  “仓啷啷”——两节长短不一的剑身转瞬便掉在地上,末尾那节连着剑柄还被云毅持在手中,在场众人看到这一幕时,他们的下巴也险些掉在了地上。

  “嗯…不愧是军器监出来的东西,倒有些刚劲,只可惜韧劲儿不足。”上官毫发无损,两根骨指轻弹了下莫须有的灰尘,淡淡然撇下的一句尽是轻蔑。

  有些刚劲儿?云毅持剑的手略发酸麻,复又疼惜地瞅了眼手中的残剑,这可是精钢炼制的啊!

  这精钢宝剑原是由,给兵部生产军械的军器监锻造而得的。在为先帝打造尚方宝剑之时,云毅特地省下了原料,给自己和儿子一人打了一把长剑,现在被这家伙三指一撅就折断了!上官那白皙修长的骨指连皮儿都没破,毁了自己的剑还说风凉话!

  云大盟主被气得都能呕出二两血来。

  其实他这宝剑之所以被折断,也有他自己一份功劳。他二人内力皆属上乘,又同时在宝剑两端相向发力,即便是精钢炼造也难以承受。

  今日兴师问罪尚未见分晓,他已是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,当然,“夫人”指的就是他那冲动鲁莽的大徒弟——方铭。

  云毅一双虎目矃着走出揽月楼的上官背影,耳边只听那人坦然说道:

  “世伯谨慎过头了,我店在这里,人又能跑到哪去?再说,我自问心无愧又为何要跑?!”

  上官走进门外看热闹的人堆儿里,和颜悦色地同一位抱小孩的父亲,不知交谈着什么。起初男子面露疑难之色,但不知上官又是如何说服他的,你来我往几句话后,男子便点头依允。

  而后上官就从那男子手里,抱过那个三、四岁大的小男孩儿,这孩子在他怀里倒也不认生,许是小孩子也会分辨美丑,唉,一句话,这人生的俊就是吃香啊!

  回到揽月楼,上官又在男孩耳边和声说道:“弟弟别怕,这位伯伯想知道你那东西如何玩法,你去与他演示一番可好?”

  那男孩儿点点头,被上官放到地上,他径自走到一张八仙桌旁踮起脚,小胳膊费劲巴拉地伸到桌前,够着桌子上一盏盛有水的茶碗,揽月楼的伙计见状就把茶碗递给了男童。

  男童这厢展开自己手中的物什,而后将茶碗里的水倒了些进去,就站在八仙桌旁把手里那物什的一头放进嘴里,吹了起来。

  一声声清脆婉转似黄莺啼叫的哨声,从小男孩手中的物什流泻而出,那男童睁着一双乌溜发亮的大眼睛,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瞅着云毅,小腮帮儿还一鼓一鼓地吹着他手中的物什。

  上官清淼站在一旁抱着夹,施施然地瞅着这孩子一连串的动作,和云毅看这孩子一举一动的表情。

  男童吹哨子的模样天真烂漫、可爱至极,云毅看到此情此景时的脸色却是惨淡至极,眸中郁闷带愠盯着男童,嘴角生硬地咧了咧,甚至连脸上的肉纹儿都跟着抖颤了两下。

  上官也不看他,戏谑开口:“云世伯可听清楚了?这声音是否有些耳熟?”

  复又走到男童跟前,蹲下身,让其住了哨音,噙着无害的笑意哄着小男孩:“能不能把这玩意儿拿给那伯伯看看?他可是头回见这么好玩的东西呢,爱惜得很!”

  上官清淼将无害的笑意,赠与眼前的小男孩;却将讥诮话语抛给身后的云大盟主。

  男童点点头,行至云毅跟前,将手中物什高举过头,扬起小脸儿,睁着一双清澈瞳眸对云毅说道:

  “伯伯若是爱惜,我可以将它送与伯伯,我爹还给我买了好几个呢,有小狗的、小娃娃的,什么样子的都有。”

  说着,小男孩踮起脚,绷直小胳膊,将那物什又往云毅面前递了递,“喏,给!”

  唏唏笑声、窃窃私语,顿时在在场一众人里徘徊回荡,就连一向冷傲无双的凌云公子,现下都觉得这孩子十分的可爱。

  哎呀……怎么这孩子说话如此悦耳,真真说到自己心坎儿里去了,上官看这孩子的眼神不觉中都挟着一分宠溺。

  唯独雷霆山庄的人一个个羞恼得哑口无言,好似吃了苍蝇,憋得脸红脖子粗。

  可谁又能对这无辜的孩子下手?

  云毅攥在袖中的手似是要攥出血来了,他顿觉当下的自己就像个白痴!被上官清淼耍得团团转的傻子!

  似乎有人察觉到了他的尴尬与难堪,抢先接过了那物什。

  持物在手,而后招呼男童的父亲进来抱走了他的孩子,上官还随手掏出一枚银锭给了那男童,笑盈盈开着玩笑:“你这么大方把自己的玩意儿赠与了那老伯,哥哥就给你这枚银锭只当换你的哨子,好不好?”

  他是该好好感谢这对父子,若不是他们也凑在人群里看热闹,那上官今日还要和云毅多费些唇舌。

  那银锭足有二十两,只怕能买下全狼州的哨子了。男童父亲见状即刻谢过,刚欲离去,又听上官发话:“且慢,”他走到父子身前,摆弄着手中的物什问男童:“能否告诉哥哥和伯伯此物何名?”

  “这叫水哨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