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六十八章 三气周瑜

凌云宫 沐森淼 1705 2016-04-29 18:11:05

  ——一声清朗稚嫩的童音传入僵在原地,半天缓不过神的云毅耳中。

  “世伯可见识了?要说世伯真可谓脑洞大开,这孩子的物什,都能疑作我凌云宫的暗哨,呵!”

  上官将这称作水哨的小玩意儿,往云毅身前的桌面上“笃”地一蹾,一只白瓷青花小鸟形状的水哨便陈在八仙桌上。鸟儿的尾巴刻有哨嘴,水就是从那哨嘴被灌进去的,鸟嘴下方有一发声的小孔,哨声就是由此传出来的。

  就是如此简单的构造,和云毅查获的那只一模一样,只这个是白瓷的,他那个是泥烧的。青儿每次接头都是按照规定的时间、地点,事先备好哨子然后再出门,那日被擒之时,纠缠间哨子里的水早就洒净了,所以他们缴获了一只哑哨。

  雷霆山庄又没孩子,故此,云毅他们平日也不曾注意小孩子的玩意儿,更何况这水哨也才问世不久。云毅原想着上官肯定是不敢当众吹响这哨子的,如此一来,他就可以借故搜查凌云宫和揽月楼,只要搜出了证据,哪怕是蛛丝马迹,云毅就可以借此大做文章,从而整垮凌云宫。

  云毅拿起桌上那只,和自己手中这只再三比对,耳边上官的话仍然继续:

  “是不是最近世伯家中琐事繁杂,故而才令世伯忙昏了头,有些捕风捉影了?若果真如此,世伯可要当心身体,不然就让东霆与您瞧瞧,毕竟这神思恍惚,耽搁久了变成神经错乱可就难医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揽月楼众伙计又是一阵哄堂大笑,看热闹的那些武林同道也实在憋不住了,这一场惊心动魄,针尖对麦芒的大戏看得他们好累,主要是忍笑的功夫实在不好练!

  “上官清淼!你欺人太甚!”……

  雷霆山庄的一众经这一番戏耍取笑,自是羞愤难当,纷纷站出来替云毅拔创。

  这一招三气周瑜,上官清淼使得实在漂亮。

  先是废了云毅大徒弟的手臂,挫了雷霆山庄的锐气;再是让个三岁小童,当众否定了云毅那证物的价值,从而让云毅没了惩治凌云宫的借口;捎带脚还羞辱了这位武林盟主,其实是个疑神疑鬼的疯子!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这分明就是你做好的套!”云毅撂下这话就往外跑,雷霆山庄众人也不知他想干嘛,遂跟出来几个,只见他寻着那对父子抓住不放。

  “你们是和他串通好的是不是?!你们也是凌云宫的人,没错!肯定是!”

  “哇……”一声大哭,吓坏了男子怀里的孩子。

  “你这老头!失心疯啊!什么串通,什么公不公,母不母的,时方才你那侄子说你得了癔症,得听哨声才压得住,我还不信呢!原来果真是个疯子!松手!”

  云毅仍不甘心欲作纠缠,这看热闹的老百姓们可不干了,见他一个劲儿地难为这对父子,便七嘴八舌地开始讨伐云毅,甚至窜过来好几个老少爷们给那对父子解困,而后这男子挣脱了云毅的手,哄着孩子挤出人群,嘴里还不住地骂云毅是疯子。

  人群中的云毅被骂得张口结舌,一时气结成了哑巴,头疼欲裂、浑浑噩噩中只听围观众人纷纷指责:

  “你这老汉好不讲理,方才砸人家酒楼的是你,现在大街上耍疯癫的也是你,就该让你吃几记府衙的板子!”

  “对!”、“没错!”……

  雷霆山庄的一众悉数从揽月楼,冲进大街上的人群,解救自家主人。

  刚要同辱骂云毅的百姓们动手,忽听身后有人喊话:“住手!光天化日的你们当街打人,还有没有王法了?!”

  云家家丁扭身一望,竟不知是谁叫了府衙差役,几名差人说话间已行至身前。

  “哦?是云庄主,云庄主作何在此?还唆使家丁当街行凶又为哪般?”

  云毅与知州也有走动,故此衙门中人还是认得他的,没把他们当场锁了去,还留个申辩的机会与他,已然是看在他的身份,以及他与知州的交情上。

  云毅现下早已被气得唇青面白,一颗心似被怒气顶到了嗓子眼儿,需由家丁扶着方能站稳。此时一见官差来了,他索性又虚颓三分,这三分自是装的,今日已然够栽面的了,他可不想再现到府衙去,尽想着装作不适赶快脱身。

  正欲开口申辩,忽听肖严走上前来抢先和几位差人问了好。

  “哎呀,李捕头!怎么把您都惊动了?快,里边请,喝杯茶歇歇脚。”肖严毕竟是敞开门做生意的,对于这些衙门的人他素日也没少打点。

  “哟!肖掌柜”那个被唤作李捕头的冲肖严一抱拳,心道不妙:难道这里也有他的事?唉……若不是方才和那抱小孩的男子撞个满怀,听那人说这边有疯子闹事,自己又何苦趟这两家的浑水?

  遂又探头往揽月楼里瞅了瞅,见一楼大厅狼藉一片,手指着里面皱着眉头问道:“掌柜的,这……怎么回事?”既然来了也只得例行公事,走个过场,而且往日也没少沾揽月楼的好处,此刻定要循例盘问一番咯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