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六十五章 忠犬,叫声听听

凌云宫 沐森淼 1747 2016-04-23 10:23:39

    剑尖磨鬓的声音在方铭的右耳上被无限放大,鬓角被剑尖削掉的几丝碎发飘落在手边。冰冷的剑尖贴在自己耳朵上的感觉,无法形容,他只觉得自己整张右脸都忽然一凛,右耳、右脸凉冰冰一片,方铭顿时僵在原地,不敢再有丝毫动作。

  长剑到了上官清淼手里,挥洒出别样风采,那晃人眼球的银光,都仿佛透着他周身的冷傲霸气。

  什么叫霸气侧漏?这就是!

  有些人气场十足到能感染身边的一切,正如这站在大伙眼前,手持方铭长剑的凌云公子。

  明明这剑在方铭手里,俨如一块毫无用处的废铁,但是在上官手里,这柄剑好像也渲染了一蕴他的气场,如同终于找到了相宜的主人,就连那剑锋的银光也越发的明晃耀眼。

  “停手!都—停—手!”

  这一声停手,云毅替上官说了。

  刚蹿到楼梯口的云毅,就被上官的动作吓退,徒弟在他手里,云毅就算再想要上官清淼的命,也要顾忌方铭,除非没有这些旁观者,他才不会有所顾忌。

  方铭的命不算什么,可自己若真不管不顾冲上去了,又怎么称得上是义博云天的云大盟主?

  人前,为维系这虚名,他真的忍得好辛苦。

  “师兄!”、“大师兄!”雷霆山庄众弟子看见他们的大师兄,正匍匐在凌云公子脚下,别提心中什么滋味了,真真颜面扫地,当下他的模样是要多难堪,有多难堪!

  只见方铭就那么双腿跪在楼梯上;原本伸出去夺剑的左手,现在也只能撑在楼梯上,稳住身子;右手使不上劲儿,只能虚担在台阶上,不住发抖。屁股对着大伙,脸朝着凌云公子,披头散发,嘴里还时不时发出两声痛苦的呻吟。

  上官的剑不抬起来,他就得保持这姿势,像条狗一样趴在上官脚下。

  当然,他也可以不受屈辱,愤然起身!

  ——那,他今后就是一只耳了。

  楼下的云家人收了架势,肖严见状也吩咐自己人闪过一边,一众看热闹的,个个把心都提上了嗓子眼儿。

  揽月楼外看热闹的百姓们,见里面止了动作,也不知为何。

  但见得二楼楼梯口上,立着一个手握银剑、英姿飒爽的青年,灰衫银冠,衣着典雅,周身泛着冷敛的霸气;霜容肃面、剑眉凤目,生有脱俗的姿容,透着睥睨万物的姿态,恍若上仙降凡。

  再看他脚下那人,这又是哪出?

  “狗咬吕洞宾”?

  上官觑了眼脚下的方铭,唇角邪魅一勾挟着隐隐笑意,冷嗤一声:

  “这般模样倒是很符合你的为人,要是能再叫上两声就更像了。”讥笑滚喉充斥着无尽的鄙夷。

  “你!”方铭微微仰头斜撩了上官一眼,不知是疼的,是吓的,还是气的,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下颚滴在楼梯上。尽管他羞愤难当,尽管他满目忿恨,可终究也没再有其他动作。

  几不可闻地嗤之以鼻,上官眉眼间泛着一丝嘲弄,“真乖,让叫就叫,果然……是条忠犬”

  眼风轻慢扫过剑下之人,薄唇间缓缓吐尽的是愚弄,是嘲讽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揽月楼众伙计闻听此言,捧腹大笑。

  看热闹的七、八位江湖人士中,刚有人随声附和——“哈哈”,却被云毅一记眼刀吓得硬生生憋了回去,“嗯…咳咳”化作两声干咳。

  上官清淼瞥了瞥方铭颤抖不住的右臂,以及原先青筋暴突,现在已然紫青肿胀的右手,他知道这孙子的右臂撑不住了。

  收银剑,狠踹一脚方铭肩头,上官狞啐一句:“去!”

  肩头一沉,身子就往右侧一摘歪,方铭随即顺着楼梯滚落到一楼,好在及时被云家弟子上前救下,这才被扶到靠墙边的一处八仙桌坐定疗伤。

  一旁看热闹的这下可有的忙了,纷纷凑上前帮方铭查验伤势,实则是想看看这炽焰掌的威力。

  上官走下楼梯,视若无睹地越过云毅,将手中银剑往云家人堆里随意一丢,便在云家人墙前划出一道豁口。

  两侧那一双双冒火的眼睛,恨不得用眼神就将上官焚烧殆尽,可他们的炀炀炙眸却熔不化,这凌云公子周身的冷厉气场,那人所到之处,周遭的一切都被他的气场震慑折服,不由你不退让!

  单手负后穿过云家人墙,凌云公子对留下来看热闹的江湖同道,微微一欠身,牵起一丝礼貌笑纹,以示他身为东主的歉意。

  “今日让大伙看笑话了,有人闹事扫了大伙酒兴,各位的酒钱,免了。”他回首示意肖严送客关门,“揽月楼现在要上板打烊处理些私事,今日没吃好喝好的,改日再来,我凌云公子请客。”

  “诶……公子客气啦……”一众看热闹的跟上官寒暄着,气氛一时也缓和了下来。既然东主发了话,想看热闹也不成了,正当众人准备离场之际,云毅一句火药味儿十足的话语,又让大伙顿住了脚步。

  “哼!贤侄是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被抖露出来吧,为何要急着轰人呢?”他拂袖一扫众人,挑眉言道:“在场的都是武林同道,你凌云宫又不是第一次做这些鸡鸣狗盗之事!难道还怕被拆穿么?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