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六十一章 义为何物 公子失踪

凌云宫 沐森淼 2221 2016-04-15 17:13:38

  “不为别的,青儿要为枉死的父亲报仇!”

  言道此时,她的话音透着破釜沉舟的决绝。本无力低垂下去的头又霎时仰起,双眸矃着云毅。四目相接,云毅竟从青儿那晦涩含泪的眸子里,看到她眼神中的坚定与刚毅。

  三年前,青儿的叔伯觊觎她父亲的产业,合谋将其害死又瓜分了她父亲的家产,为阻止青儿上告衙门,他们就将她迷晕后卖与了牙人。几个牙人辗转脱手,最后又将青儿卖与云夫人,她便做了小柔的贴身侍婢。

  可青儿卖的是死契,也就是说一辈子要留在云家当下人,青儿不甘心,她不甘心自己从小姐落魄成为奴隶,更不甘心让害死她父亲的叔伯逍遥法外。

  当接头人找上自己时,问她为何答应出卖雷霆山庄,她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——“为了钱”。

  是的,她不可能就这么一了百了,她期冀有朝一日能重返故里,一纸状书告倒狠心的叔伯,让他们得到应有惩罚。但想要成事的前提是,她要有足够的银两将自己赎出去。

  她曾和小柔提过自己的身世,只因小柔心肠软,青儿就希望能获得她的帮助。小柔看她行事做派也是稳重端肃,又念她孝义悯天,所以就想着还青儿自由。可云夫人却说若在青儿身上破了例,那日后人人仿效,胡乱编纂个由头就辞工出府又该当如何?家规不可废,除非青儿能出一百两银子将自己赎出去,这样也就没人说什么了。

  一百两!一个下人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啊!

  青儿明白了即使云夫人待自己不薄,但她毕竟是主人,自己也只是个好使唤的奴隶罢了。小柔失踪后,青儿在云家就更没了依靠,正得遇上这个机会,青儿便义无反顾地应下这细作的差事。当她攒够银两之时,便迫不及待在小柔丧事结束后,就提出赎身出府。

  听过青儿道出出卖自己的缘由之后,云毅冷笑一声,“呵!你父无辜遇害,你家产被夺,你认为你冤!你屈!可你为了能早日替父报仇就出卖我雷霆山庄,难道我雷霆山庄就不冤?不屈么?你就为了这区区一百两,就把雷霆山庄,把我云某,给卖了。青儿!难道我这天下第一庄在你眼中就只值这一百两么?!”

  他眼风扫过身旁的方铭,示意他们将青儿暂且压下去,容后处理。

  被拖下去的那刻,青儿提着一口气向云毅喊道:“青儿自知出卖主子的奴才不会有好下场,可为何这天下第一庄还要吝啬这‘区区一百两’?在老爷看来……一百两不算什么,可那是……我的身家性命……”

  一百两在云毅手里能换回个奴才,到了青儿手里她可以沉冤昭雪,同样是一百两,意义却大相径庭。有那么一种人自己使银子,千两万两也不值一提,可若是花在别人身上,一个蹦子儿也要算计再三,这,就是大户人家。

  “出卖主子的奴才”——这话让云毅耿耿于怀,他联想起了一些陈年往事。独自站在堂前他瞅着厅堂上方高悬的匾额,紧抿双唇,半晌不语。“聚义厅”三个大字飞龙走蛇刻在匾额之上,这三个字此时映在自己眼底,为何如此刺目,如此扎心!

  “聚义厅”,“聚—义—厅”,云毅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兜转着这三个字,仿佛它代表的不仅仅是个名字,越是推敲,越是不屑,当下这三个字简直如芒在刺,云毅矃着那匾额好似被人狠狠闪了一记耳光!

  似乎青儿为父报仇出卖主子,好像比云毅当年的背叛更高尚了些。

  抛开往昔不提,云毅想着此次抓获卧在府里的奸细,还是令自己道出了一口恶气,没有奸细的监视,让自己心中舒畅不少,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顺藤摸瓜,连根铲除。

  自抓获青儿当晚一连四日刑讯逼供,可青儿愣是“一问三不知”!也怪当日未能擒获真正的接头人,故而这顺藤摸瓜还真有一定难处,好在除了青儿他还缴获了一样物证,想必定是凌云宫的细作用来联络的凭据,就凭此物他也能让凌云宫吃不了兜着走!

  ……

  凌云宫 钟灵毓秀

  不管怎么说,小柔毕竟还是醒过来了,总比她长眠病榻又多了一分恢复的希望。

  醒后的头两日,上官还是帮她渡真气理气血,只是疗完伤后便把小柔交由飘雪她们照顾,而后他便一头扎进书房,也不知在忙个啥。

  第三日晨启,琥珀端了洗脸水进来伺候小柔洗漱——“姑娘,早!呵呵”

  琥珀的笑容永远是那么灿烂,她也不管小柔会不会应答,自小柔醒来后,她就坚持这般,每日一进门肯定先同小柔问好。

  “姑娘,咱们该起身了,太阳都晒屁股咯。”别看琥珀人小但力气却不小,她一个人就把小柔抽坐了起来,拉过软枕垫在她背后,小柔便倚靠在床边。

  “我先帮你洗脸、漱口,待会儿再给你梳头怎么样?姑娘想梳个什么发式?”

  琥珀自顾自哄着小柔,就像小时候珍珠哄着她这个妹妹一般,如今这岛上除了上官以外,和小柔交流最多的恐怕也就属她了。

  边说边干,等珍珠端着早饭进来时,小柔梳洗已毕。

  珍珠将一盘饭食放在桌上,又从柜中取了套湖绿色罗裙和琥珀一起给小柔换上。

  “等换好衣服就可以用早饭了。”珍珠一边说着,一边把小柔胳膊掖进衣袖。

  “不,先梳头!梳完头再吃。”琥珀兀自走向妆台取了桃木梳和一应发饰,说着就欲给小柔梳头。

  木讷的小柔也说不上配合,却也不会拒绝。自她醒来,就如提线木偶般被众人伺候着,对她来说或许是被众人摆弄着。

  “你的头都是我给你梳的,你还给她梳,等你梳完饭都凉了!”珍珠揶揄到,又从琥珀手里抽回梳子将她赶去一旁,开始给小柔梳头。

  “不嘛,姐姐你让我试一下,等用过早饭公子就该来了,我哪还有机会呀。”琥珀摇着珍珠的袖子,一直以来都是珍珠帮她这个妹妹做这做那,她也好希望体会下当姐姐的感觉,可惜在凌云宫她是最小的,现在刚好可以在小柔身上实现这个梦。

  珍珠也不理她,拿起一根粉丝带将小柔的头发悉数扎起,而后瞅了眼身旁撅着小嘴抗议的琥珀,刮了下她的鼻梁,“今天公子天没亮就出岛去了,等吃过早饭飘雪行完针,你有的是时间陪她玩。”

  上官清淼一大早去了哪儿?

  他究竟又去忙些什么?

  没人知晓,但是眼下有一伙人却急着要见他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