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五十九章 忘了悲欢却独记得他

凌云宫 沐森淼 1858 2016-04-12 10:49:39

    “姑娘,醒了么?姑娘,听到了么……”飘雪依旧在身旁轻唤着自己。

  哦,听到了。

  小柔渐渐从方才的梦魇中定下神来。

  “……你看,姑娘好像有反应了……”琥珀笑盈盈地看着自己,行至床边好像和坐在床头的某人说话。

  可小柔也只能断断续续听到她说的,也不知为何会这样?

  昏睡了一个多月的小柔,身体还有些僵硬无法行动自如,她发现除了头能随意摆动外,身体就像不是自己的,根本没什么知觉。忽然,身子就被某人从后面抽坐了起来,那人虚环着她任由小柔倚在他怀里,背后是宽大、温暖而坚实的胸膛,连他的心跳都感受得真真切切,紧接着一张放大的俊颜展现在自己眼前。

  小柔就那么愣怔怔盯着上官清淼,虽然眼前这人仍是俊美若仙,却不知为何透着一丝疲态。

  “你醒了?知不知……”  

  又听不见了,小柔呆呆地瞅着上官的嘴一张一合,但是她时而听得到,时而又听不到。这“大魔头”在和自己说什么?他又为何这般温存?

  赵小柔也不再多加揣测,好像旁人说什么都无所谓,他们做什么也和自己无甚干系。垂下眸子,她开始呆望着眼皮子底下那一亩三分地,不再理会任何人。

  也罢,自己压根就不该醒过来。脑中渐渐闪过往昔记忆,云飞扬的话又在耳畔响起——

  “你还是别给云家丢人显眼了,最好现在就滚出狼州城!滚的越远越好!”

  “家?哪里是你的家?自你出走那日起,雷霆山庄就不再是你的家了!”

  “赵小柔,不如你我做个交易……我许你正妻之位,但你要成全我和她。”

  “你‘死’之后,我会以正妻之名给你入殓,你的牌位会供奉在云家祠堂,你的墓也能立在云家祖坟,你名义上依旧是我云飞扬故去的发妻。”

  “我说你怎还有脸回来?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夜幕私逃离家!求死不遂反被凌云公子带去了烟波岛……连我都怀疑你究竟还是不是处子之身!”

  缓缓阖上眼眸,赵小柔忘了何为哭,何为笑;忘了何为恨,何为爱;她更忘了何为死,何为生!

  可她唯一记住的,只有那个带给自己无尽伤痛的男人,‘赵小柔,你不是自爆经脉了吗?你还醒过来做什么!’

  她是心死之人,在这红尘俗世已了无牵挂、留恋;她是欲赴黄泉之人,只渴望长眠地下,一睡不醒。

可偏偏有人如池水边春风吹摆的杨柳梢,在她这一潭死水上滑过缕缕涟漪,直到汇成连绵波澜,终将搅破她心中的一泓死寂。

  “……东霆,究竟怎么回事……”又听到了上官在说话,声音时大时小,断断续续。

  上官清淼也发现了小柔身体的异样,因为她根本没办法自己坐起来,整个人只能无力地靠在自己身上。

  洛东霆拔下了小柔脚底板儿的金针,拔针的那刻小柔脚下一抖,眼睛骤然睁开。

  “没事啊。”见了小柔的反应,他答道。

  洛东霆杵着下巴,若有所思,又细细查过各个关节、四肢筋骨,都没事。小柔就像个提线木偶被他摆弄着,好像这身体不是她的,对洛东霆的举动也不甚在意。

  “可能是躺太久了,今后多让她活动活动,应该用不了多久便能恢复。”洛东霆解释着。

  上官还是不放心,剑眉深蹙,他总觉得小柔的眼睛黯淡无神,和常人看上去不太一样。那晦暗的双眸和冷漠的表情,让上官清淼隐隐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。

  他伸出三个手指,轻声问道,“傻丫头,这是几?”

  怀中人依旧乜呆呆发愣,闭口不答。

  上官清淼又贴近小柔耳边大声重复:“赵小柔,你听到没有?这是几?”三根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,那人依旧毫无反应,甚至连看都不看他的手。

  小柔听到了,也看到了,但她懒懒的就是不想开口,因为她的心不在这儿,胸腔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,自然也不会在意周遭的一切。

  “完了,真成傻丫头了。”躲在飘雪身后的琥珀,小声嘟囔着,声似蚊吟。好在上官此刻一心扑在小柔身上,似是没听到她的话,不过,有人却瞪了她一眼。

  那就是洛东霆,显然他对这种情况也是始料未及。

  上官伸着的手顿时沉了下去,错愕不解、彷徨失落,望着眼前呆若木鸡的人儿,上官清淼头一次感到有些无助的担忧,有些难以名状的愧疚。眼前这个女孩拥有一副较于常人的标致模样、玲珑身躯,正值芳华年少本应青春活泼,惹人喜爱,却不想大梦初醒的她成了一个丢了魂魄的活死人。

  他不死心,又扳过小柔让她面对自己,“傻丫头,看着我,倘若你听得见,就告诉我你叫什么,你是谁,现在身处何地,”扳着小柔双肩的手因为上官的急切,骤然收紧,“你听到了没?”

  也不知道有没有抓疼小柔,因为还是什么回应都没得到。

  见小柔没有丝毫反应,众人像是被她传染了一般,皆是一愣,齐齐看向洛东霆。

  洛东霆在小柔面前踱来踱去,他也在寻找答案,一旁的飘雪问道:“是不是她听不见?”

  “嘶……”闻此一问,洛东霆行至妆台边,这个位置小柔看不到。

  “啪!”一声,吓得小柔一个机灵,就连上官也是一惊,回过头寻声望去,原来是洛东霆打碎了妆台上的一只花瓶,用以测试小柔的听力,“看见了吧,不是听力的问题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