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五十八章 踪迹全无 一梦方醒

凌云宫 沐森淼 1969 2016-04-09 10:59:56

  “少爷!”、“师兄!小心!”四处交战的云家门徒和护院家丁,都想过去帮忙,奈何距离尚远,已然来不及了。

  脚下收势,云飞扬伸臂一搪,空无一物?没成想又上了那贼人一当!

  再一看,他已经跑到铁爪绳索跟前,抓住绳子一个翻身跃下船舷,那“张飞胡”是最后一个撤退的,当他翻下方艄之际,才发现下面的五条小舟已然先行离去。

  这伙匪寇被雷霆山庄的人消灭了大半,余下十来个一接到暗哨倒是行动统一,火速顺着绳索返回了围困方艄的五条小舟,弃了铁爪飞索,小舟一个接一个地划向远方,消失在茫茫河雾之中,可他们居然抛弃了他们老大?

  这群猪狗之辈果然没什么道义可言。

  正当云飞扬率人来到船舷,搜寻那些逃跑贼寇之际,没想到已顺着绳索滑下去一半的“张飞胡”,抬头仰望船上的云飞扬,龇牙咧嘴狞笑着喊道:“爷爷从未做过赔本买卖!你们这群王八蛋与我死去弟兄陪葬去罢!”

  他倒有情有义!遂将手中物什用力抛回船上,而后那人猛的一蹬船身,飞身沉入河中,踪迹全无。

  再想去接为时已晚,云飞扬大喝一声:“是霹雳弹!大伙快弃船!”

  声毕物落,两枚霹雳弹眨眼间落入火堆,“轰——”!

  隆隆爆炸声似九霄炸雷引爆了这静谧的夜,云飞扬所乘的方艄顷刻间如火山爆发般,蹿出一条火龙直冲霄汉,三、四层楼高的方艄顿时被炸得四分五裂、分崩离析。

  “啊!”……船上众人没来及弃船就随着霹雳弹的引爆,被炸出方艄四散落水。

  “少爷!”后面方艄上的云诚不顾飞落四溅的火屑,跑到船舷,手扶围栏朝火光大盛的沉船,高声呼喊,在火海里、浓雾中,以及纷杂狼藉血污浑浊的河面上,搜寻着云飞扬的踪迹……

  远处,芦苇荡中的一艇打鱼小舟上坐着三人,这三人皆头顶斗笠,在夜色中注视着两艘方艄上发生的一切。

  “爷,咱们要不要出手?”

  为首的男子,听旁人问话,扬手一摆,“事出突然,先静观其变。”

  ……

  白雾皑皑,眼前掠过一男子背影,那人一袭白衣飘然悠远,如雾似幻,看他背影好像是云飞扬,又好像不是。

  他走在前方,忽近忽远,小柔很怕一个抓不住那人就消失在迷雾里。她紧跟上去,可不论自己走的多快,他始终和自己保持着一段距离。

  她不知自己跑了多远,追了多久。倏然,脚下好似被沙石粒隔了一下,似乎感觉有点疼,低头看看,自己正赤脚走上一片滩涂。再抬头望去那人马上就要消失在浓雾之中,顾不得旁的,她只想赶上去看看他到底是谁。

  就在穿过白雾的一刹那,小柔忽然只觉脚下踏空。

  赫然!自己竟坠入汪洋大海之中!再寻那人已消失不见,她伸出去本想抓住他的手却掌中空空,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抓不到,想呼救又发不出声,她就这般无助地倒卧在水中。背后空落落的,一种极不安全的感觉袭遍周身,也包括她的心。

  当脊背接触到水面的那一刻,她吓得灵魂出窍,猛然间睁开了眼……

  呼吸急促,耳边扑通扑通地响着心跳声,自己的前胸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。一时恍惚,小柔尚未觉察自己已然醒了过来,她瞪大眼睛凝视着床顶的真丝罗帐,一眨不眨。直到一只大手从眼前晃过,她才感觉到自己后背是温暖的床褥,而不是冷冰冰、空落落,让她一直往下坠沉的汪洋。

  大手在她视野上方左晃晃、右晃晃,小柔的视野逐渐清晰,落日余晖斜照进房间,卧房内的光线不甚明亮,反而刚好能让久未睁眼的小柔适应。她跟着那手错动着眼珠儿,顺着手上的袍袖看过去,刹那间,她眸光浮华,那一袭白衣正站在自己眼前!

  但下一瞬她的目光又暗淡下来,定睛一瞧,那身着白袍的原来是洛东霆。

  坐在床头的上官,瞅着小柔的一举一动,又顺着她的视线,瞧了瞧站在床前的洛东霆。

  他神色复杂。方才和洛东霆在院子里说话的他,当听到琥珀跑出来叫嚷着“姑娘醒啦”的时候,他喜上眉梢终是难掩兴奋之情。却也夹杂着些许失落,因为他曾不止一次幻想,小柔苏醒后第一个见到的应该是自己。

  可当琥珀和飘雪她们,在床边呼唤愣怔怔盯着床幔的小柔之时,他又有些不知所措和担心,因为她好像根本听不到他们说话。

  但是,当小柔对他们毫无感应,却偏偏对洛东霆有反应的时候,上官清淼睇向东霆的目光中就夹杂着几分诧异不解、几分怨念疑惑,甚至还有些许小嫉妒。

  好像内心在抱怨:‘怎么回事?她醒来不理任何人,却独独对他洛东霆有反应?这究竟为何??难不成傻丫头已知晓是东霆救了她?她难道不晓得这里也有我一份功劳?即便不算功劳也有苦劳呀,枉费我这一个多月费力费神地救你!’

  这个男人真有些不可理喻,无疑一个“情”字在作怪。

  他甚至遐想过她醒来的画面,她会说什么、做什么;他甚至还准备了一肚子宽慰她、向她认错的话,就想等她某日能苏醒过来对她讲。虽然让她难过,导致她再三寻死的是云飞扬,可毕竟,当日要不是自己冲动抛下狠话弃之不顾,她也不会遭此一劫。

  但是,某人似乎并未给他吐露真情的机会。 

  似是尚未走出梦魇的小柔,几乎听不到旁人呼唤。可终究还是醒了,她转过头看着床边的人,有飘雪和那个大眼睛的妹妹,好像叫琥珀,她记得她跳崖那次被上官所救,也是她们照顾自己。看她们在笑又好像在说什么,可自己为何听不到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