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五十五章 非礼勿视 趁火打劫

凌云宫 沐森淼 2241 2016-04-05 11:18:44

  原来从她站在门外的角度看,好似是上官在亲小柔,实则不然……

  前一日,钟灵毓秀

  躺在病榻上的人儿气息平稳似婴儿般沉沉昏睡。墨染般的秀发洒在软枕上触感微凉,油黑乌亮;凝脂肌肤如雪白皙;巴掌大的小脸光滑粉嫩;羽睫卷翘;娇唇欲滴。这怎么看也不像个病人,全赖洛东霆的精湛医术和某人的悉心照顾。

  上官清淼坐在床边用温湿的面巾,轻柔地擦拭着小柔的鲜葱玉手,隔着温暖的面巾上官揉捻着她的小手,附身伏在小柔耳边说:

  “傻丫头,已经快一个月了,你再这么睡下去就该变成小猪了。不过,到时要把你喂给那些食人鲳,他们应该能饱餐一顿。”

  话音未落,传来某人几不可闻的一声轻笑,上官扭头望向门外依旧侧耳倾听的身影。

  未动声色的他将面巾放回脸盆里,顺势翻手一弹,那门上窗棂糊的鲛纱又一次被打破,“啊!”一个操着奶气的声音由门外发出。

  许是自己太过专注,又许是这人轻功又长进了,居然都不知晓她何时站在门外的。

  可为何说又一次被打破,因为类似的情况已经不止一次了。

  自从上官每日把自己关在屋里陪小柔说话开始,卧房外就总有人或窥探或偷听,可能除了洛嬷嬷,其余都有作案嫌疑,因为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温情的凌云公子。

  上官清淼也多少有些无奈,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。自己当年为何偏偏选择探秘这一行啊?没成想这专门从事打探消息的主儿,居然也有被人盯梢的时候,搞得他自己也是哭笑不得。

  “进来”

  耳听屋内人淡淡一声传唤,欲逃跑的小人儿翻回身,硬着头皮推开房门,她也没看到上官飞的什么暗器,只觉得脸上一凉,用手擦了下好像是水。

  周身被裹挟在那人寒意凛凛的目光中,她小心翼翼地走向上官清淼,在距离他三步以外的地方站定,诺诺开口:“琥珀给公子请安。”

  行过礼便低下头,不敢再抬眼看他。别的不怕,琥珀就怕上官让她背《女诫》,这一个月来上官没顾上惩罚她的事,今日可巧她自己送上门了。

  俗话说,不打勤的,不打懒的,专打不长眼的。

  此次有恐在劫难逃。

  “非礼勿视,下一句是什么?”上官斜睨着琥珀。

  小妮子一蹙眉,重复着这四个字:“非礼勿视?非礼……勿视?”琥珀眼珠打转,负手在后,手指纠结在一起,仰起头琢磨着这词儿似曾在哪听过。

  可惜上官问的是下面一句是什么,她倒好,把注意力全然集中到这四个字上了。

  她瞪大双眼,忽然想到:“非礼、勿视!哎呀……公子”琥珀连忙伸手罩住自己骚红的小脸,转身一溜烟跑掉了。

  上官顿觉一头雾水!

  这丫头为何红着脸跑了?

  自己只想告诫她莫在偷听他和小柔讲话,她又联想到哪去啦?

  不过这回上官倒没发她脾气,反而觉得这小丫头有些可爱……

  爱情的力量很伟大,它可以拯救一个徘徊于生死边界的人;还可以挽回一颗几近冷漠疏离的心;它也可以令一个用情至真的人彻底颠覆!

  ……

  “嗖”——

  “嗖”、“嗖”……

  支支火弩似流星划过漆黑苍穹,钉在甲板之上。借着夜风,霎时间便燃起一条条火蛇,肆意蔓延。

  夜半时分,两艘方艄落锚敛帆停在运河之上,船上一众早已休息。

  “火!啊……着火啦!快,快救火!”

  最先被烟味呛醒的人一面系着衣带,一面打开舱门呼喝着舱里其他人一同救火。

  好在两艘方艄船体高大,火弩也仅能射到甲板和甲板上堆放的一些杂物。

  正当船上众人奋力扑火之际,只听得同伴中传来声声呼救——

  “啊!”、“啊!救我……”

  呼救之声此起彼伏。

  月黑风高杀人夜,离弦飞矢破风袭来,箭雨穿过朦胧河雾,朝两艘方艄一阵狂扫乱射。当你看清之时,箭矢已至眼前,若无矫捷的身手,实难全身而退!

  飞矢破皮入肉,身旁人一个个倒地,有的被利箭刺中要害当即毙命,有的被射穿胸背重伤不起。倒下的人越来越多,他们的一腔热血溅在甲板四散的火堆上,却浇不息那高蹿的火舌。

  中箭不可怕;

  中箭而亡,当场毙命,亦不可怕;

  最可怕的是,你身负重伤却躲闪不及一头栽进火坑!

  贪婪的烈焰摽在这些人身上,如豺狼般肆意啃咬,空气中都能嗅到一股焦肉的味道!声声哭嚎似地狱怨鬼,听到这些嚎叫声就知道这滋味比箭簇穿心,比刀剜锯剉还难受、还痛苦。

  烈火烧身,痛楚煎心!

  刹那间,两条大船皆是人仰马翻,剩下的人不知是先救火,还是先救人,亦或是先自救!

  “不好!有埋伏!”随着一声大喝,一道道铁爪已飞挂上了方艄,那些铁爪来自方艄下,趁乱围拢过来的五条陈旧的木船上,这些爪索将两艘方艄牢牢钳制住。

  待船上人拿来兵器欲砍断绳索之际,顺着那些铁爪绳索,眨眼间已窜上四十来条莽夫壮汉,分别登上这两艘方艄。

  不知是因为有夜色掩护,还是他们原本就是一群心黑手辣之徒,他们居然都没用黑巾掩面。

  “弟兄们,这回可抄了条大鱼!给我上!除了钱粮,其余,一概不留!”

  说着,这一众亡命徒手持凶器,趁乱向船上的人发起了致命攻击!

  这两艘方艄船只高大人数众多,可贼人亦是有备而来。自打他们进了五子郡的水域,便被这伙饿狼盯上了。一番缜密设计,这伙贼人才选定今夜下手,准备大干一票。

  “大胆贼寇!尔等可知你们劫的是谁家的船?!”后面那条方艄上,一名花白须髯的老者怒气冲冲地质问,手中挥舞着长剑与贼人战作一团。

  “你既知我等是贼寇,就该明白我等只认钱,不认人!爷爷管你是谁,少废话!识相的赶快把钱粮交出来!爷爷还能留你条全尸!”喊话之人言罢,扬刀便坎向老者。

  这众贼寇招招致命,根本不容你讨价还价,俨然杀人夺财!

  方艄上原比这一众人数要多,无奈方才一通折腾已死伤了三分之一。眼前,从人数上来看,明显是——敌众我寡!

  打头的方艄替后方的船挡去了一半的火弩,故此,这艘船的火势更难控制。

  火借风势愈烧愈大,船上人忙着御敌自然顾不上救火,肆虐的火蛇沿着桅杆逶迤而上,不一会便引燃了帆绳,那帆绳顿时化作一条火炮引信,待它焚烧殆尽之际,便是这艘方艄被这饕餮般的熊熊大火,吞没腹中之时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