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五十七章 尝尝霹雳弹的厉害

凌云宫 沐森淼 1697 2016-04-08 12:36:03

    面对这伙心狠手辣的贼寇,云飞扬赫然联想到那个阴险卑鄙的家伙。

  若不是他恐吓威胁,自己又怎会推掉这大好姻缘,痛失所爱?

  若不是他死缠不放,自己又怎会狠心与小柔分离,让她独自一人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?

  若不是为了安葬小柔替身,他又怎会遇上这伙亡命狂徒?

  当下在云飞扬的眼里,这伙杀人劫财的亡命徒俨然成了神秘人的替身,令云飞扬对他们痛下狠心,杀意骤起!

拿锄头的那厮离云飞扬最近,一通打杀,他似也有些疲乏,鼻下呼着粗气,狰狞的目光中隐藏着一丝胆怯。一方打斗令其发现眼前这个青年并非这么好对付,他缓缓向身后的船舷退着步子,眼睛却紧盯着云飞扬,双手紧握耕锄做好了随时御敌的准备。

  这三脚猫的功夫又岂是云飞扬的对手。这些年他虽然很少在江湖露面,可他窝在家中每日就是习剑练武,不曾间断,别看不到二十岁,却已是武艺精湛,云家剑法也被他使得炉火纯青。

  不过几个回合,使出一招独门秘籍,来不及接招,不容他反应,云飞扬的剑已刺透那人胸膛。猛一拔剑,血光四溢,飞溅在云飞扬脸上,那人便如烂泥一般绝气倒地。紧接着不知打哪又杀上来两个壮汉,一人手持大环刀,一人持着长棍,左右开弓。

  脚下躲过向自己脚腕扫来的长棍,提剑上挑把长棍削成两截,顺势扬剑磕刀,未容大环刀出第二招,他快似闪电反手挥剑割破那持刀人的脖颈。

  玄铁剑,削铁如泥,何况人肉乎?!

  ——“啊…啊…”弃了刀的大汉,双手捂住脖颈呜咽两声,但却止不住喷涌如泉的血柱,他张着大嘴,眨巴几下眼,身子向后一栽,便再也没起来过,只剩殷红鲜血汩汩地流淌。

  云飞扬瞅都没瞅那家伙,他人未转身,一个反肘,剑已护住后心,挡开了背后偷袭的钉耙,此人正是方才打算用钉耙砍断自己腿的恶贼。正当那人被他如此敏捷的身手,吓得瞠目结舌之际,云飞扬猛一记回旋踢,将那人踢到在地。

  飞扬高大那人矮小,可他还偏要逞强,从地上迅速爬起举耙便朝飞扬面门招呼,云飞扬一闪身,那人扑空,正好就对上他猩红的眸子。

  眸中杀气腾腾,让这亡命徒都胆颤不已,错愕之际,云飞扬抬手挥剑,削飞了耙子头,还顺带着削掉了那人一块头皮,那贼一缩脖也不知是疼的,还是吓的,扔下耙子棍儿抱头鼠窜,最后被飞扬追上前去,三招毙命!

  玄铁剑沾满殷红鲜血,映着烁烁火光,挟着寒凛凛的杀意,剑到之处皆是声声惨叫,众贼寇被杀的四散奔逃、哭爹喊娘。

  云家其余的人见云飞扬这般,也纷纷鼓足了勇气,方才敌众我寡的局势已然扭转。

  一连气儿斩倒数人,云飞扬又对上了那持斧莽汉。当下,他二人脸上、身上皆沾满了血污,无疑杀伐所致。

  云飞扬的银衫也划破了几处,可是带血的地方不多,想必受伤不重。他面沉似水,漆黑的双眸中映着船上的熊熊烈焰,好似地狱之火充斥着无尽的杀气!这样的眼神从未在他眸中出现过。

  显然,他杀红了眼!

  面对神秘人的阴损威逼,云飞扬确实忍的很辛苦,他攥着的秘密迫使自己不能与其正面交锋,只得隐忍割爱,而今,他的满腔愁绪、满怀怨愤正好悉数发泄在这群鸟人身上。

  这群亡命徒刚好作了某人的替死鬼。

  二话不说,举剑指向那人心窝,莽汉慌忙躲避,随后虚晃一招,云飞扬扑了个空,险些栽进“噼啪”作响、烈焰高涨的火堆之中,浓烟刺鼻,正当云飞扬提剑向逃跑的莽汉追去之际,忽听身后有人喊道:“师兄!你的袍子!”

  难怪背后发烧,难怪有股浓烈的焦味儿,云飞扬扭回头一看,原来是自己的袍衫后摆被引着了,只是自己只顾追杀那人,根本没觉察到。

  扬剑挑断衣带,手一扯,褪去外袍,一抖手绞起带火的袍服,甩手向冲着自己举斧劈来的莽汉掷去。

  去而复返,那厮竟使了个回马枪!只不过,枪换成了斧头,便大大降低了杀伤力,成了一记拜招。

  迎面飞来一个火球,斧把粗短、板斧笨重,不如长枪长棍灵活能挑开那物什,火球已抛至面前,莽汉偏头躲过,可还是被燎飞了一撮儿张飞胡,他用手一抹,破口大骂:“啊!小畜生,看斧!”

  莽汉举斧冲向云飞扬,云飞扬自当不甘示弱,飞身迎敌,持剑刺向莽汉!

  嘈杂鼎沸的喊杀声中,传出一声刺耳暗哨,另一条船上的人朝这边喊道:“风紧,扯呼!”

  闻听暗哨,持斧莽汉心下一惊,脚下慌了步子,正要扬斧搪开云飞扬的剑,没想到却一屁股跌坐在甲板之上,眼看云飞扬剑到、人到!他从怀里掏出两个霹雳弹,作势朝云飞扬掷去。

  “孙子!尝尝爷爷给你做的大炮仗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