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五十三章 送她一记蝴蝶吻

凌云宫 沐森淼 2047 2016-04-01 11:38:19

  “当日回去后,她倒也哭闹过一番,好在凌云宫女孩子多,和她们一处倾诉愁肠、排遣郁闷,时间一长也就放下了。现在她吃的好,睡的安,云少大可放心,凌云宫是从来不会苛待客人的。”

  上官收留赵小柔是场交易来的,所以肖严绝不会将实情告诉云飞扬。倘若被他知道小柔的现状,万一他反悔了,这交易也就没办法继续进行了。赵小柔就是报复云家的一枚棋子,有她在手,必要时云家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一转眸,肖严又冷嗤道:“没想到,云少竟还如此关心你的下堂妻!”

  云飞扬一个寒颤,是啊,自己当日是以另结新欢的借口抛弃小柔的,此时若对小柔诸多关心,又恐会遭人怀疑。

  他眸色一沉,收敛了情绪,“既知小柔安然无恙,我便也无甚挂心。肖掌柜放心,凌云宫既已助我成事,云某也不会食言,待我返回狼州之际,定将东西奉上。”

  权衡利弊,云飞扬只得把赵小柔托付给凌云宫,凭那日自己和上官清淼的接触,以及前几日凌云宫配合自己完成这遭“瞒天过海”,令云飞扬觉得凌云宫还是可信的。

  而且小柔素日里性格随和,也不好喜发脾气,稚气未脱的她平时不管生再大的气,也是睡一觉醒来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倘若真如其所说,她在凌云宫有人相伴,又不曾受的委屈,或许时间就是她忘却被自己当日所伤的一剂良药,见不到自己时候一长说不定也就放下了。

  平常小打小闹,闹个别扭又岂能和被他抛弃,让小柔哀默心死相提并论?

  你自己尚且走不出这死胡同,她又怎会轻易放下?

  原来这云飞扬果真是个心思单纯的大少爷,不经世事,又岂知人心狡诈?他和赵小柔就是从小被雷霆山庄保护的太好了,与外界少有接触的他们,都太天真了,故而很容器就会轻信他人。好在,云飞扬这次瞎猫碰上死耗子,押对了宝。否则,他恐怕这辈子都要为他这进退两难的最终选择而抱憾终身。

  言罢,云飞扬又恐被人发现,遂就此辞别肖严,寻路登上自家方艄。

  瑟瑟秋风,天色曀阴。

  背后传来肖严的送别:“云少,看这天就快落雨了,路上小心呐!”

  ……

  小柔昏迷已经二十天出头了,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,上官还是每日按时到她房中报到。

  如今,他的作息比日出日落还要准时,白天给小柔灌输真气调节气血,守在她房里事无巨细督导亲为,晚上呢就回到卧房打坐练功,养精蓄锐。

  他现在就只一个心思——弥补过错,期望小柔早日苏醒,尽快痊愈。

  来到床边坐定,看着小柔兀自出神的他,问洛东霆:“你说她不会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吧?”

  洛东霆沉了沉答道:“你看她气色如何?”

  “似缓和多了。”上官望向小柔的面庞又如她初到凌云宫时,自己灯下打量她的那晚,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气色,气息也畅顺许多,樱唇上又见了些许血色。

  “除了肝脾两条经络外,其他受损的脏腑经脉都在恢复之中,只是一个,她几次寻死觅活,本身就情志不遂,这身体的伤我治得。可若她一心求死,我也就无能为力了,倘若能有办法激起她的求生意志,或许能助她早日转醒。”

  洛东霆说完话,留意了一下上官的表情,而后浅浅一笑带上门走出了房间。

  「刺激她的求生意志?」这是上官没想到的,他只顾每日给小柔运功调息,关注着她的伤势,但自己却从未想过这层。

  没错,心病还需心药医,说不定赵小柔就是因为这难以释怀的情伤,一心求死,所以才迟迟不愿醒来,洛东霆可谓一语中的。

  上官扶起小柔,仍旧和每日一样灌输着真气,帮她调息完后,将小柔放倒在自己怀里,他檀口轻启:“傻丫头,那日是我让云飞扬故意弃你而去的,目的就是不想让你再回云家,你听到没有?你要是想找我算账,就赶快醒过来,要杀要剐随你。”

  虽然当日主动抛弃小柔的是云飞扬,但他的所作所为也确实合了自己心意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上官清淼想由此入手激起小柔的求生意念。

  自从洛东霆提醒了上官清淼以后,他便又多了项任务……

  原本今日东霆说由他来为小柔运功调息的,但上官依然赖着不走。

  “这几天还是我来吧,都快一个月了,一直有你每日灌输真气给她,即便铁打的也吃不消,我让琥珀拿了补气的丹药放在你卧房了,你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洛东霆也是自小跟随上官鸿习练炽焰掌,他和上官算是师出同门,所以由他给小柔运功调息也是一样的。

  “不用”那人淡淡回了一句,视线依旧没离开小柔。

  洛东霆也不强求,帮她调息完就借故走开了。

  房里还是剩下他们两个,上官坐在床头,轻轻抽起小柔,扶着她的背,用指腹沿着脊椎骨两侧的夹脊穴推拿着,那是洛东霆教他的手法,一个为了帮小柔舒筋活络、调理脏腑气血;再一个,这久卧病床的人也该有适当的活动,否则时间一长肌肉都会僵死萎缩的。

  他的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,帮小柔点按完夹脊穴,又帮她按摩肩颈、疏动四肢。上官握着小柔的手,她的手软得很,也不似之前那般冰冷了。小柔在床上躺了这些时日,光补药就不知用了多少,膳食也是洛东霆亲自开的菜单,又从揽月楼请来了大师傅单开小灶。

  尽管她依旧没醒,可身体不仅好多了,而且小脸也红润光泽了,手上的皮肤细嫩的如同婴儿一般。

  上官婆娑着她的手,呆望着枕在自己臂弯中的秀色小人儿,呢喃开口,音色迷离:“傻丫头,你已经睡了好久了,你若再不醒,我就把你丢去湖里喂鱼!省的再浪费那些珍贵药材,辜负我对你的等待……”

  情不自禁,上官清淼将一个轻轻的吻,印在小柔久未睁开的眼睛上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