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四十九章 喜帖变讣告

凌云宫 沐森淼 1796 2016-03-26 11:36:31

  验明正身,好好一桩喜事,因为云飞扬一句“兄妹之情难为眷侣之慕”而惨淡收场。

  自打儿子将小柔的尸首带回家后,就把自己关进屋没再出过门。

  云毅也无从追问,为何小柔会惨死在巫山断崖之下,不过想想也知道无疑只有两种可能:一、被奸人所害,但是小柔身怀武功,一般的贼人也近不得她身;二、为情所困,一时想不开跳崖自尽。这显然对上了茬,而且从尸首的腐坏程度看,在时间上也吻合。

  有夫人和儿子的一番指认,云毅也只得面对现实。

  他,有些像赌场里输净身家的赌徒,沮丧、无奈、失望透顶,甚至愤恨满怀!却独独提不起什么悲痛之情,单就小柔的生死而言对云毅来说并不重要,他现在最关心的莫过于,他即将被世人耻笑的颜面!

  云毅恨自己的儿子太耿直、太执拗!

  他更恨让上官清淼这类和自己不睦的人,白白瞧了笑话!

  他甚至连赵小柔都恨!要不是因为她的一时冲动,又怎会引出这一场风波?!

  但恨归恨,他还要装模作样地唱完这出戏的最后一场:风光大葬!

  凌云宫,钟灵毓秀

  “公子,肖老传书说,云家三日后出殡,送小柔姑娘的遗骸回云家祖坟下葬,对外则宣称是天花不愈而亡。”

  停灵三日,云毅才命人开丧送讣闻,这喜事变丧事本就晦气,他也是拣选了些有头脸的名门大派和知名官商送的讣闻,并没有像发喜帖那时几乎把全江湖都和腾起来。同上回一样,依然没有凌云宫的份!你凌云宫有能耐知晓天下事,我云毅还用通知你吗?!

  闻听飘雪来报,洛东霆双臂抱胸倚在窗边瞅着上官,食指擦着鼻梁打趣说:“呵呵,你这点子还真不赖!这回他这跟头可栽大了。”

  一连半个多月过去了,小柔体内的淤血业已清除的差不多了,也不似开始那般金针遍体,每日只需在几处要穴上施针,再加上有上官清淼为她运功调息,所以洛东霆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,他有更大的把握能治好小柔。

  刚给小柔渡过真气的上官,正扶着她的肩背欲放她平躺休息,听了飘雪禀报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,只问了句:“还有其他事么?”

  “有,肖老问您要不要行动?哦…他还问您何时去揽月楼,因为各处求事的帖子、商函又积了不少,还有各派前来拜访的也在揽月楼等您好几日了,肖老问您什么时候能见他们。”

  上官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抽出几日,回揽月楼处理商务,和各派请求凌云宫帮忙的种种事项,忙的时候就去的更勤了,除非出海或去外地经商,上官清淼几乎从未遗漏过揽月楼之约。

  但是这次他放下了所有事,他什么都不想管。

  生意可以不做,凌云宫的事可以不理,情书也不回了,就连他的云贵寒兰都不摆弄了,甚至连报仇的事都暂时被抛诸脑后了。

  好在,有人提醒了他。

  “这些天,若无要事就不用再回了,其余尽数交由肖老酌情处理,至于云家的事……肖老可知此次送葬的是谁?”

  “应该是云飞扬。”这所有的消息皆来自内应,所以飘雪才如此肯定。

  上官一听这个名字,从小柔后背抽出的手,在她肩头处稍稍一滞,漆黑深邃的双眸中划过一道凌厉精光,嘴角一沉,说道:“拿纸笔来,我要修书肖老。”

  ……

  小柔遭此一劫至今昏迷不醒,主要还是因为那厮。上官拂着小柔的秀发,薄唇紧抿,玉面苛肃,默默地在心里说:你不忍心做的事,就由我来搞定!

  云毅是上官的杀父仇人;云飞扬是抛弃小柔的负心汉,真是事事如棋局局新,莫名中小柔竟和上官成了同一战线的人,上官清淼将对云毅的一腔怒火,也蔓延至了云飞扬的身上。

  可怜这局中之人,即将陷入这一环套一环的天意、设计,偏又逃不出这宿世恩怨的漩涡,唯有沦陷!

  ……

  拂晓阴蒙,秋风凄凄。

  雷霆山庄府门洞开,高悬的门匾上挂着素白绫缎,府内的白纸灯笼亮如白昼,那灯笼上斗大的“奠”字漆黑、阴沉,向世人宣布着这云家儿媳的香消玉殒。

  大门两厢密密麻麻摆放着一水的白纸花圈,漆黑挽带之上,写满了各路英豪敬献的挽联。

  雷霆山庄坐落的整条街上,也都是前来奔丧吊唁的车辇,小厮们一个个披麻戴孝送往迎来着各路人马。

  自打发了讣告之后,这前来吊唁的人就越来越多,已经大大超出了发讣闻的家数,云毅也是纳罕,照管家云诚的解释“或许是人们私下奔走相告的原因,一传十,十传百,也是常事。”毕竟自己是武林盟主,那些赶来奔丧吊唁的想必也是因为他的地位,关着他的面子。

  过门是客,人家闻讯前来吊唁,又岂能拒之门外?自然得礼敬接待。

  今日“小柔”即将被送回云家祖坟下葬,她的棺椁已在雷霆山庄停了七日。现在灵堂前正请了一百单八众高僧诵地藏经、拜大悲忏,进行着最后一次超度。

  不用云飞扬请示,他爹也会以儿媳的身份厚葬小柔的,只因她是赵志刚的女儿,江湖上老一辈的都知道两家的关系,故此,云毅必须“送佛送上西”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