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四十五章 故人造访

凌云宫 沐森淼 1587 2016-03-22 11:05:47

  ——“呵,你放心吧,这可能是不幸中的万幸了,她自伤经脉武功已然全废,自然也就不用担心真气互逆的问题了。”

  洛东霆说的轻松,可上官却听的沉重,他知道武功全失,对一个习武之人是什么样的打击。

  他忽然萌生出一种鄙视自己的心态,虽然抛弃小柔的是云飞扬,但自己就真的可以一撇干净么?若不是为了报仇,这个无辜的女孩又怎会被牵连进来?

  其实这些年为报复云毅自己也利用过一些人,可那也算不上是利用,因为他们都得到了等价交换,无非是一场交易。可唯独这女孩确确实实是被蒙在鼓里,他甚至还卑鄙的把她当作棋子,想到这里心中难免更加愧疚。

  上官毅然决然地提出,由自己为小柔运功疗伤。八年前,他错过一次,无法挽回!这回,自己还有弥补的机会,那就不能再错过!

  一连五日,他每天都早早来到小柔房里,等飘雪施过针后,便为小柔灌输真气,虽然洛东霆说每日只需一炷香时间就可以了,但是上官每次都尽可能多输些真气给小柔,仿佛这样做能让他心里好过些……

  不过上官还不是最难过的。因为此刻,有个人的日子比上官清淼更不好过!

  “如何?有消息了么?”

  “回老爷,没……没有。”

  管家一脸苦相向云毅报完事后,就没敢再抬头看他。

  云毅一锁眉头,瘫坐在椅中。自小柔离家已然近十日搜寻不到下落,他每日就是在期盼——失落;再期盼——再失落,如是这般煎熬中度过的。

  “云诚,你先下去罢。”云夫人走过来命云诚退下,遂又抚着云毅的背,安慰道:“放心吧,总会找到的,柔儿素日再乖巧不过,她可能也是一时生飞扬的气,躲起来了,相信等她气消了、想明白了,说不定自己就回来了呢。”

  虽然云夫人嘴上如是说,但心中也难免捏一把汗,她知道这话也不过是给云毅宽宽心罢了。

  “唉……你说,咱们夫妻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,怎么摊上这么一对儿小冤家!哼!都怪飞扬,要不是这逆子……”

  云夫人见云毅又要发儿子牢骚,于是赶忙连哄再劝地扶云毅入卧房内堂休息去了。

  是夜,浮云敝月,浑浑月光透过窗绫洒在墨绿地毯上,余下斑驳清辉,影影绰绰。

  前几日的那场大雨,已然彻底浇熄了这秋老虎的气焰。虽是秋日夜凉,爽怀惬意,但是云毅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,久久难以入睡——

  本来云飞扬得了探花功名,然后再来个大登科加小登科双喜临门,没想到好好的喜事竟搞成如今这个样子!

  云毅心底越发焦躁不安,他就怕小柔一个闪失在外面出了事,若真有个三长两短,这婚事一再耽搁下去,恐怕自己的颜面也难以保全,江湖中人又会如何看待此事?还有尚都那边又不知该如何蜚短流长,嘲笑与他了。

  真真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!

  云毅如是思忖,唉声连连……

  清凉的夜风顺着门缝一丝一缕地钻进外堂屋,如一只无形的手,拂过红木圆桌上织锦桌布的流苏。

  惺眼微朦之际,一个男子的幽凄呼唤随风而至:

  “云——兄……”

  “云——兄……”

  云毅缓缓起身,揉揉惺忪睡眼,隔着堂前珠帘,虚眼打量着外间屋隐于暗处的男子,怎奈月光昏暗,灯烛早熄,难以辨的真切。

  “你是?”

  “是我啊!云兄,多年未见,怎么你连我都不认识了?真真教人心寒呐……”那幽怨颤音一出便随风飘散,余下的只有透骨的森寒。

  那人脚下生风,云毅尚未明白过味儿,就已经来到他眼前。

  “啊!你……你!”面前突然出现一张放大的人脸,毛骨悚然!那人面色青白,眼角口鼻都淌着血,披头散发狰狞地盯着云毅。

  “你…你…你是……赵贤弟?!”云毅不禁脊背发凉,头皮发乍!他想起身下地,又怎奈双腿已经不听使唤。

  “义父……”

  那男子身后又走出来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,蓬发遮面、衣衫褴褛,同样是一副厉鬼模样。

  云毅胆战心惊,嗓音喑哑,“柔、柔儿?!你是……柔儿么?”他愣怔怔望向那女孩,抖抖颤颤伸手过去欲拨开她的乱发,想看清楚那女孩的脸,但却怎么也碰不到她。

  忽然,那男子一把扼住云毅咽喉,凄惨厉音悉数传入他的耳畔:“云毅!我们一家被你害苦了!你还我柔儿……还我柔儿!”

  奈何云毅只有招架之功,却无还手之力,双手握住男子掐住自己脖颈的大掌,却使不出什么力气。

  那女孩也上前攀住他的手臂,“义父……救我……带我离开这!我不想呆在这!救救我……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