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四十一章 知痛意味还活着

凌云宫 沐森淼 1508 2016-03-17 18:18:28

  “哎呀,柔儿你可算醒了,让义母瞧瞧,嗯!烧也退了,谢天谢地……”

  “这是哪?你们是谁?”

  “这是雷霆山庄啊,小柔妹妹。”

  “小柔?我叫小柔?”

  “柔儿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了?”

  “小柔妹妹,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呃……没关系,我重新介绍你认识,这是我娘,也是你的义母。我是云飞扬,你就叫我云哥哥罢。”

  “义母……云哥哥……”

  “欸!柔儿,不记得也好,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。”

  ——大难不死忘前尘,重获新生为一人。

  “云哥哥,你还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
  “哪能不记得,今天是你的寿辰嘛!”

  “那怎么这一天都没见你人影?哼,你不说要陪我一起过的么?!”

  “呃……我去取东西了。”

  “取什么能取一天?拿来我看!”

  “这是送我的?好漂亮啊!”

  “喜欢么”

  “喜欢,云哥哥送的我都喜欢。”

  “爹说了,等明年我赶考回来,就给咱们择吉完婚。柔儿,过了年我就要上京赶考了,恐怕咱们得有三四个月见不着面,这镯子就当个念想吧,你想我了就拿出来看看。”

  “愿得卿心,白首不弃”

  ——当年盟誓结白头,如今反目竟成仇。

  ……

  一段段回忆闪现在梦境之中,分不清虚实。直到耳边又回响起那冽戾绝情的咆哮——

  “你最好现在就滚出狼州城!滚的越远越好,别再让雷霆山庄的人见到你!永远在江湖上销声匿迹!”

  小柔轻颤一下从梦中惊醒,没能第一时间睁开眼的她,朦胧间感觉自己双脚腾空。

  上官看着被自己抱在怀中的人儿,颗颗冷汗从她的额头和肩颈滑落下来,她面容憔悴、唇色发白,上官清淼随即加紧脚步向凌云宫赶去。

  缓缓睁眼,发现自己正被“大魔头”横抱着走在码头上,小柔不带一丝情感地喑哑开口:“放我下来”

  上官没有理会,继续朝前走着。

  东风劲吹,天色曀阴,已经开始有雨滴零散飘落……

  “放我下来!”她加重了语气,挣扎了几下,冷寂的目光对着上官清淼。

  上官停下脚步,服从了她的指令。

  落地的小柔朝四周痴痴望去,步履蹒跚,沿着码头迟步徐行。

  ‘没承想又回到了这里’——她在心中对自己说。

  早上离开时还在想,应该没机会再饱览这“世外桃源”。谁知自己临行前还能如愿,小柔悲凄一笑,呢喃自语:“上苍怜我”

  她阖眸嗤笑,嘴角挂着的讥讽笑纹印证了这自嘲诮语,自嘲她总有一个愿望得以实现。

  细雨纷纷,烟波岛上的景物氤氲在雨中,烟雾朦胧,这山色湖光被勾勒成一幅丹青水墨。可那隐隐青山、悠悠绿水在小柔眼里,无一不映晕着无限的惆怅与悲凉。

  只道是以心照物,以物寄情。

  脚下漫无目的,小柔沿着堤岸走到了前岛,身后依旧有上官尾随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她,他只是默默地跟着……

  狂风呼啸,风卷残云,几个闷雷在天边作响,空中的雨滴也越落越密,豆大的雨点打在他们二人的头上、身上,不一会就打湿了他们的发髻、衣袍。

  小柔依旧没有停下脚步,任由那冰冷的雨浇落在头上,顺着被打湿的发丝冲刷着她的面庞,那雨水代替了自己早已留干的泪,宣泄着她对云飞扬的哀怨情殤。

  ‘怎么会这样?为何会变成这样?今天不是我们成亲的日子么?为何会走到今时今日这般地步?’

  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

  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
  等闲变却故人心,

  却道故人心易变。”

  ……

  眼前是水天一线,没路了?

  她已走到了尽头!

  小柔依然固执前行,双脚已经踩进了水里。上官的手忽然从身后扯住她的臂肘,“要做什么?还要为他再去寻死么?!”

  不知是他用力过猛,还是自己脚软无力,小柔一个踉跄转身险些栽倒,她的手下意识地拂过上官胸口。

  风疾雨劲,二人衣袂翻飞,猎猎作响。

  小柔目光空洞,茫然望向上官。眼前水雾一片,她已看不清面前人的表情,她的手仍停留在他的胸口上,“你,有过…心痛的感觉么?”

  上官清淼似有一时恍惚,愣怔了一下,没有开口。

  雨水顺着小柔额前的碎发不断地滚落,打湿了她的翘睫和双颊,上官凝视着眼前这憔悴的面庞,他分辨不清那脸上簌簌滑落的究竟是雨,还是泪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