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凌云宫

四十二章 自爆经脉

凌云宫 沐森淼 1670 2016-03-18 19:18:14

  ——“你,有过…心痛的感觉么?”

  大雨倾盆,哗哗作响。小柔呆呆地盯着她掌心拂过的地方,她冰凉麻木的手又用力抵上上官的胸膛,她发现尽管那胸前的衣衫早已湿透,可那坚实的胸膛依旧温热如火。

  “这里,”——他的胸膛在快速地起伏;他的心正强有力地搏跳。

  “你的心还在跳,可我的呢?”

  她从上官手里抽回手臂,痴痴地拂上自己的胸腔,那里是一片空落、一腔冰凉……

  她现在和行尸走肉没什么分别。

  不!自己还有呼吸,但是却感觉不到心跳,觉察不出痛痒,更感受不到周遭的一切。

  当年被剖心的毕干,是不是也和自己现在的感觉一样?

  闻此一问,上官清淼恍然一愣,他抓住小柔的手缓缓落下。

  飞泻地雨顺着自己的耳垂、鼻尖滚落,犹如断线琼珠。长睫不断地被雨水冲刷难以挣眼,上官薄唇紧抿,半眯眼眸凝视着眼前这个柔弱的女孩,他不知道云飞扬究竟是如何说服小柔放弃回雷霆山庄的,恐怕也只有绝情摊牌,才能让她如此伤心欲绝。

  小柔背过身去又往前迈了两步,此时天色渐暗,涨潮的湖水已经没过了她的膝盖,狂风席卷着暴雨恶浪,打在小柔那副柔弱不堪的、失去灵魂的驱壳之上。

  雨中的她踉跄轻晃,低下头,呆呆望向那被暴风骤雨吹打得凌乱不堪的湖面,“你不是说,这里有獠牙横生会吃人的鱼么?我现在倒想尝尝那蚀骨的痛!”

  说着,她又向前迈了两步,张开双臂、仰头阖眸,任劲雨恶浪无情地拍击。

  泥泞的湖底粘去了小柔的鞋袜,她的脚暴露在水中,被水底的尖石砂砾刺破,血从伤口中丝丝渗出,浸染到水里,如同绛红的朱砂沉入染缸丝丝缕缕扩散蔓延。

  痛,就证明还活着。

  “我只怕你感受不到。”背后传来大魔头,那漠凉而又喑哑的话音。

  上官清淼眸色深沉,盯着眼前那个凄楚可怜的瘦消背影,他的目光中泄露出一丝疼惜,话音里夹杂着一分愧疚。

  眼前的这个女孩居然对自己的戏言信以为真,她是如此天真单纯,想骗过她是多么容易!难道她就从来不曾怀疑过任何人么?她为何会如此轻易的相信别人?

  他失去了上次救她时的沉着冷敛,他已陷入其中,再也无法冷眼旁观。

  小柔睁开眼,凉风彻骨,大雨如注,雨滴如断线的晶石珠子,从九霄云层重重地坠落在她的脸上、身上,以及她伸展开的双臂之上,但她却依旧什么感觉都没有!

  “他对你如此绝情狠心,你又何必执迷不悟,作贱自己!”上官猛然从身后搂住小柔的腰,把她整个人拖出水面。

  小柔双脚离地,奋力挣扎捶打,可任她如何厮打,上官却依然夹着她往岸上拖。

  “你放手!放手!”小柔扣着那死死搂住自己腰际的手臂,脚下还不住地蹬踢。

  “既然他如此绝情绝意,你就更应该好好活下去,有朝一日,以彼之道,还诸彼身!”

  “冤冤相报何时了?!我做不到!我成不了你说的那种人!”三道血痕跃然出现在上官清淼的手背之上,小柔的甲缝里还残留着丝丝血迹。

  “那你就只能任人宰割!”上官一生气松了手,将小柔狠狠丢抛在了岸边,“蠢笨如猪!你且在此自怨自艾罢,看这大雨能不能浇醒你!”

  狂风暴雨,上官吼出这两句话负气而去。

  他不明白赵小柔为何对云飞扬如此执着,为了那人,她竟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寻死。究竟为了什么?是因为云家对她的养育之恩?还是她真的很看重这段感情?

  她的心思如此单纯,可云飞扬却又那么狠绝无情。他何德何能值得这个女孩倾付芳心?

  小柔瘫坐在浅滩上,心如死灰、凄楚惆怅、悲怨满怀,这些词汇都难以形容她此时的心情。

  ‘任人宰割?是啊,父母双亡,又被爱人抛弃,这天大地大却毫无我容身之地,如此这般苟延残喘还有什么意思?!’

  小柔缓缓起身,目光空洞漠然,嘴角自嘲地勾起。她转过身去与上官背道而行,脑海中不由自主地窜出一个个画面,那些都是自己和云飞扬的过往点滴……

  倏然!赵小柔眸色里泛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冷戾决绝。

  她停下脚步,猛然间运功提气,回撤双臂两掌上下交叠,在胸前一个翻转!只一瞬,便将从丹田里凝聚的内力,悉数攻进周身的七经八脉!

  身后一声凄厉惨啸,令上官清淼顿感脊背发凉,后脑发麻。他寻声转头——她居然想自爆经脉而死!

  上官飞身上前即刻出手,先封住了赵小柔的心肾二脉,但仍未来及护她周全,小柔一口血喷将出来,摧功运气之下还在湖面上激起了两道水柱,风雨挟着水花和着鲜血,飞溅在二人的脸上、身上,上官抱起软瘫在怀的赵小柔朝凌云宫飞奔而去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